主神绘卷

作者:青衫取醉

    姜城表现出一副对此兴致缺缺的样子,然而实际上他也在竖起耳朵听着。

    从边际世界开始,邪神、表世界以及各种危险就一直如影随形,这次里世界发生的这些离奇的事件更是让姜城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神谷凉真和“蜉蝣”的战斗让姜城见识到了这个世界顶尖的战力到底是什么样的,而对于这一切的好奇心也前所未有地高涨。

    毕竟在这个世界中,掌握了情报,就等于获得了更多的生机。

    “船长”听完了周坤的情报,考虑片刻之后开始分析。

    “我猜,这一切应该是‘蜉蝣’的主使,包括那名逆种主神,也是被‘蜉蝣’给利用了。”

    周坤:“嗯?此话怎讲。”

    “船长”人偶的纤细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话语流畅,思路清晰。

    “逆种主神闯入里世界,最终被生擒,这怎么看都不合理。即使是临京市,也有大量的高阶主神和轮回者,还有神谷凉真这样掌握着主神格的强者,他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不仅如此,他还一路上留下痕迹,不断杀死无辜的受害者,显然是为了引起注意。”

    “也就是说,他的目的并不单纯是为了逃走,更是为了引开人类中的强者。这样一来,‘蜉蝣’在主神学院中对神谷悠平动手时,没有人能及时赶回去——除了拥有主神格、对空间法则感悟极深的神谷凉真。”

    “也就是说,逆种主神以这种自杀式的行为引起人类强者的注意,就只有一个目的:为‘蜉蝣’和神谷凉真创造一对一战斗的机会。”

    “恐怕对‘蜉蝣’而言,借此机会重创神谷凉真,才是他的最终目的。”

    周坤的人偶,表情充满着疑惑:“但是,动机呢?‘蜉蝣’凭什么能让这名逆种主神这样为他效力?”

    如果按照“船长”所说,逆种主神几乎等于是牺牲自己,为“蜉蝣”创造机会,这并不合理。

    毕竟逆种主神唯一听命的只有邪神,“蜉蝣”是人类,没道理能把一名逆种主神控制到这种程度。

    “船长”胸有成竹,说道:“一是利诱,二是欺骗。”

    “之前,‘蜉蝣’曾经求购过黑暗猎人的心脏。”

    “黑暗猎人是被邪神全面改造过的造物,它身体的每一寸都蕴藏着邪神的意志,根本无法像一般的虚空生物材料一样炼制成药剂。”

    “目前人类猜测,黑暗猎人的心脏唯一的作用,就是供逆种主神获得提升。”

    “显然,‘蜉蝣’用这颗黑暗猎人的心脏与逆种主神做交易,让他为自己引开人类的强者,这是利诱;”

    “另一方面,按照你的情报,这名逆种主神莫名地从一个身材高大的男性变成了身形瘦弱的女性,再配合着大量的行尸,差一点就浑水摸鱼逃掉了。”

    “这说明,逆种主神达到一定的序列之后,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身体的形态,这应该就是原本的逃脱之法。”

    “‘蜉蝣’为逆种主神安排好了逃脱的方式,事实上,这名逆种主神也确实差一点就要逃走了……幸亏神谷凉真在场。”

    周坤愕然:“你是说,这名逆种主神是被利用了?”

    “船长”点点头:“没错。‘蜉蝣’知道神谷凉真多半在场,这名逆种主神即使有改变外形的能力也无法逃脱,但他却故意隐瞒这一点,让逆种主神觉得自己能够顺利逃脱,所以他们的交易才得以顺利达成。”

    “‘蜉蝣’用一颗黑暗猎人的心脏帮助逆种主神晋升,并以此为筹码,让逆种主神强行逃脱,为他创造和神谷凉真一对一的机会。”

    众人都默默地消化着这些信息量。

    姜城回忆着之前的细节,觉得“船长”的判断可能性很大。

    在聚会上,“蜉蝣”和逆种主神第一次碰面。

    之后不久,“蜉蝣”就派一个小杂鱼出售虚拟世界方案,以此换购黑暗猎人的心脏。

    再之后,就是逆种主神强行冲出地下世界,在里世界引发轩然大波,让临京市几乎所有人类强者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显然,“蜉蝣”也正是趁此机会混入里世界。

    至于姜城发现的那个规律,也不是偶然。

    逆种主神故意朝着主神学院的反方向前进,就是为了尽可能地把所有人类强者慢慢地引到离主神学院足够远的区域。

    而在最终暴露时,“蜉蝣”也在主神学院中出现,对神谷悠平动手,这样一来,只有精通空间法则的神谷凉真能够在短时间内察觉并赶回,不得已和“蜉蝣”一对一战斗。

    周坤想到一个问题:“等一下,还有一个疑点。七大家族明明在黑暗猎人的心脏上做了手脚,那名逆种主神为什么却没有受到影响?”

    姜城也想问这个问题。

    七大家族给的黑暗猎人心脏是动过手脚的,一旦吸收之后,个人意志和邪神意志之间脆弱的平衡就会被彻底破坏,让逆种主神变成一个完全不可控的怪物。

    但,这一切并没有发生,逆种主神不仅没有发狂,反而始终保持着理智,把众人耍得团团转。

    “船长”沉默片刻:“我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但这种可能性……非常不乐观。”

    周坤看了看“骑士”。

    “骑士”沉默片刻说道:“那么它一定非常接近真相了。”

    “船长”犹豫片刻说道:“这只是一种猜测,而且我不能说得太细。”

    “七大家族在心脏上做手脚,多半是通过‘策略’的方式。”

    “梅尔家族是擅长策略的家族,现任的族长在运用策略的方面,在我之上。”

    “但,他的策略并没有奏效。”

    “最大的可能性是……一个更强的人解开了策略,或者将策略扭曲了。”

    周坤一愣:“但是你刚才说梅尔家对策略的运用甚至在你之上,那恐怕整个里世界也不会有人对策略的掌握更高了吧?”

    “船长”摇头:“还有一种例外。如果那个人拥有策略神格的主神格……那就不好说了。”

    “他可以将黑暗猎人心脏上的策略扭曲,或者变成自己的策略,再交给逆种主神。”

    “这样一来,逆种主神的体内就相当于被他植入了一颗定时zhà dàn,当然要予取予求、听命于他。”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