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之佣兵系统

作者:初四兮

    双方没有出现换线的情况,卡牌对上剑魔,棺材板也对上了卡尔玛。

    刚刚开战之际,网络上对于的阵容也展开了热切的讨论。

    有人觉得Sac这套阵容好像没什么用,卡牌这个英雄如果将他放在中路的话,那么上下两条线都是能够支援到的。

    但把他放在上路,似乎显得有些鸡肋,除了可以飞中之外,距离下路太远,根本无法作为打开整体阵容局面的节奏点。

    也有人认为TSM的阵容选择有点膨胀了,他们居然让队内之前的孤儿院院长选择了这么一个偏向辅助类型的英雄。

    这种行为确定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场比赛从刚刚开始,导播几乎就将视角锁定在了上路。

    剑魔登上比赛舞台,还是蛮新鲜的,现场和网络上的观众们也都想看看剑魔这个英雄在比赛之中到底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这边李队长前期明显带了移速符文啊,剑魔想要通过E技能来消耗卡牌似乎有点困难。”

    娃娃看着李牧一个非常潇洒的走位躲避掉了剑魔的E技能剑气后,笑着说道。

    当前版本的剑魔Q技能还是突进技能,起跳再落下,会对目标敌人造成击飞效果。

    W技能可以切换两种形态,第一种是A三下,在第三下时造成额外的伤害,这是触发了W主动技能的效果。

    如果不开启W技能的话,剑魔W的第三下就是回血。

    E技能是释放出一道剑气,这道剑气由宽变窄,命中敌人会造成减速效果。

    虽然释放会消耗30点自己的生命值,但和W技能的回血效果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剑魔的R技能可以使得自己攻击距离变远,并且增加攻击速度。

    配合一些吸血和增加攻速的装备,剑魔在团战中的持久作战能力堪称恐怖。

    尤其是对手如果没有什么英雄可以瞬间秒掉他的情况下。

    这把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TSM的上单觉得,这把只要自己前期稳住发育,将装备更新起来的话,Sac这边撑死也就能稍稍限制一下他的输出频率了,想要击杀他是就不太现实的。

    哪怕消耗不到卡牌他也不会沮丧。

    至少卡牌在他面前也不敢太装。

    “这把好好的照顾一下他吧,我的兄弟。”

    TSM上单笑着说道:“他玩卡牌想秀的话就有些天真了。”

    “没有问题,我马上就到。”

    TSM的打野选手已经打完了自己的双buff,径自向上路走来。

    保险起见,他在Sac这边的蓝buff入口处留下了一枚假眼。

    为的就是侦测香锅在打完蓝后会不会也直接前往上路。

    “TSM的打野很谨慎啊,不过他不知道的是香锅打完蓝居然没有从这个入口去河道,而是绕了一圈,顺着靠近中路的野区入口顺势进入到了紫色方上半野区,看香锅的样子好像是在找酒桶啊。”

    “梦魇前期打酒桶的确是有先天性优势的,其实说实话,都说梦魇到了六级才能gank,但事实上梦魇这个英雄前期能做到的事情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多的多。”

    “没错,毕竟有个W技能可以抵挡对手一个技能,酒桶这个版本之所以强势,主要原因就在于他在六级之前的三个技能全都具有伤害能力的,对拼时自然而然就会占据上风,但面对到梦魇的话就不同了,梦魇如果不失误至少能抵挡掉酒桶的一个技能。”

    “护盾击破带给梦魇的攻速是非常可观的,酒桶1v1不可能打的赢梦魇。”

    “这边香锅在石头人位置插了个眼,没有发现酒桶的踪迹,他好像明白了,正在往上路靠,这边双方的话可能要遭遇了!”

    上路。

    “我准备开了,这一波他必死。”

    TSM的上单选手认真的说道。

    他先是A了两下平A,旋即开启W技能后陡然间闪现第三下平A落在了卡牌的身上。

    并且在A到的一瞬间贴脸甩出了E技能。

    E技能在贴脸的情况下几乎是不可能空掉的,李牧除非也跟闪躲避掉这个E,否则完全没有一丁点走位空间。

    但李牧很清楚,自己交闪躲E也是一样的结局。

    剑魔可是还捏着Q技能的,从这波剑魔的果断程度李牧几乎可以断定对手来人了。

    “我马上到,兄弟你别被秒。”

    香锅忙不迭的说道。

    无数观众在这一刻都为之紧张了起来。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失鞋?

    李队长混迹江湖多年,如今这总算是被安排上了?

    李牧打职业的时间不算特别长,满打满算也就两年多一点点。

    但这两年时间李牧的心境早已心如止水。

    危机时刻绝对不会慌,是李牧不依赖系统所锻炼出来的最佳能力,没有之一。

    看到酒桶出来,李牧不慌不忙的开始切牌。

    率先亮出来的是红色。

    这对李牧来说,算不得最好,但也算是比较不错的起手牌了。

    红下面就是黄。

    黄牌切出来后,李牧交闪向兵线内位移而去,同时甩出了黄牌。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剑魔被眩晕在原地一动不动。

    趁着剑魔被控制的时间,李牧尽可能的在向香锅的位置靠近。

    为了赶路,香锅甚至都用了自己的Q技能。

    “杀了他,他没闪了。”

    TSM上单舔了舔嘴唇,神色间满是兴奋。

    从S赛开赛到现在,李牧都没怎么死过。

    谁能破掉这个记录谁就会扬名立万啊!

    “他死定了。”

    酒桶也很淡定的说道。

    如果卡牌往蓝色方防御塔下闪现的话,那还有一丝跑的机会。

    但现在梦魇也没有出现,应该是放弃了卡牌。

    至于卡牌能顺着自家野区跑掉?

    呵呵。

    酒桶表示这不存在的。

    他还有闪现怎么可能让这个卡牌跑掉?

    TSM的上野选手压根就没有想过香锅的梦魇会出现在他们后方。

    待到卡牌走出兵线后,剑魔与酒桶齐齐迫近。

    酒桶看到自己眼前没有兵线了,当即毫不迟疑直接E闪挺着大肚皮向卡牌撞了过去!

    “他死了。”

    TSM打野选手的脸上露出笑容。

    这一下,必中。

    然而有句话说的好。

    当你觉得一切都已经万无一失的时候,意外,总会降临。

    伴随着一道金光闪烁,开着W技能的梦魇陡然间从那厚厚的墙壁后方出现,迎上了酒桶的撞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