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之柱

作者:绯炎

    在艾塔黎亚,灰树人是27级的大型生物,但就像人类一样,等级说的是生物个体拥有的知识、经验,掌握的能力与后天的成长,但不同的生物的天赋与身体禀性当然是有差别的。正如同20级的岩鲨可以把好几个20级左右的团队赶得满地乱窜一样,1级的人类当然也不是1级的巨人或龙的对手。

    当然了,巨人与龙作为特殊的生物,强悍的血脉赋予了它们许多天生的知识与能力,它们的幼年体即便是刚刚一出生,也很少只有1级的。

    不过生物之间是存在差异的,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除了少数例外之外,大体型生物在力量、防护与生命力各方面都要优于人类,而即使是以灰树人稍次一级的敏捷性,但那也是相对于接受过专门训练的战士而言的——它们同样也要优于普通人,与不怎么近身作战的施法者们。

    选召者将艾塔黎亚的生物按危险程度大致划分为五个等级,普通生物,大型生物(譬如灰树人、各类巨兽),传奇生物(龙,巨人),伪神级与神级生物,当然最后那一级,就真正是用来指代神祇一级的力量的。

    而在这些类别之上,还有诸如精英、领主与首领个体等等区别,这些划分出自于选召者之手,当然不一定权威与准确,但也大致囊括了艾塔黎亚大大小小数以千万计的生物种类的实力水平,可以足供选召者们参考——

    因此灰树人的27级,当然不是人类的27级可以衡量的,得往上加个3级左右大约才刚刚好。短须作为树人之中的精英战士,更是佼佼者,它也就是所谓的精英个体,而且等级还比一般的成年灰树人更高,达到了30级。

    它发起怒来,自然不可小觑,自然的力量从高大的灰树人每一根枯枝上焕发了出来,渗入四周的泥土之中,犹如一道肉眼可见的绿色波纹。以它为中心,半径百米内所有的植物几乎都在疯长,手臂粗细的藤蔓与荆棘破土而出,并伸向附近每一个人类。

    短须并没有区分目标,连圣白之石公会的人也在它的攻击范围之内,圣白之石公会等级较低的成员立刻遭了殃,被缠住手脚,一下被从地上拖拽着倒吊起来,悬在半空中。

    圣白之石的团长手疾眼快,一剑斩断一段缠住自己一个手下的荆棘。他抬头看去,那两头年轻的树人并未将他们放在眼中,直接迈开着步子跨过他们,向着暮色公会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但它们真正的对手——可不比圣白之石公会的这些人,暮色派来的人手明显是公会之中的精英,甚至说不定有旅团成员,等级至少也在二十五级以上——虽然仍比不得灰树人,但他们人多,足足有二十人左右。

    那个元素使便先张开五指,从指尖喷出火焰来——这是一个在五环位上的法术,同样的三环以下的火系根本连皮毛都伤不着这些藤蔓——但这个法术就不一样了,在翻卷的火焰之下荆棘很快枯萎化为飞灰。

    接着暮色公会又分出七八个大剑士与铁卫士冲了下来,缠住了两头年轻的树人。

    游侠在后面换了箭矢,装上了火系结晶的箭簇,物理攻击对树人作用不大,可元素伤害就不一定了。树人干燥坚硬的皮肤挡得住刀剑与箭矢,但在火焰面前脆弱易燃。

    两头年轻的树人卫士像是赶苍蝇一样驱赶着暮色公会的剑士与铁卫士,不过它们用力挥舞着长长的手臂,也才击飞了一两个人。游侠们这时举起长弓,松开弓弦,箭矢在地底之下留下几道金红色的尾迹,其中几支准确地命中了高大的树人。

    火焰升腾而起,树人卫士收回枝爪来拍打自己身上的火焰,而剑士与铁卫士们又一拥而上,不给它们机会。

    短须在后面见状,收起了并无什么作用的法术,怒吼一声也加入了战局。但暮色公会那边,领头的男人身边一左一右两个等级较高的选召者,此刻下场来拦在了它的面前。

    战斗一时陷入了僵局,但短须一方并不能改变人数劣势的局面。两头年轻的树人卫士在连续击倒了几个铁卫士之后,身上火光几乎明亮得像是一支巨大的火炬。

    熊熊燃烧的烈焰不仅仅烧焦了它们的皮肤,也如同跗骨之蛆一样贪婪地吞噬着它们的生命力——

    一个树人卫士一把抓住一个大剑士手中巨剑,在对方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将他从地面上抡了起来,用力砸在泥土之中。但这一击似乎也用完了它最后的力气,燃烧着的长臂竟‘咔嚓’一声从中断裂,它失去了支撑重重倒在地上,再也没能爬起来。

    只如同一段身上不住跳动着火焰的木炭。

    而另一个树人卫士也在熊熊火焰之中发了疯,它张开双臂如同一个火人一样冲向人群,但暮色公会的人纷纷后退,并不给它任何机会。

    短须看到这一幕长叹一声,木然的眼中露出决绝之色,它仿佛对这些人类彻底失望——举起手臂一下挥开那两个挡在自己面前的人,然后将双臂插入泥土之中。翠绿色的光芒从老树人的胸膛之中涌现,顷刻之间,四周那些疯长出的荆棘纷纷枯萎,上面悬挂着的圣白之石公会的人也一个个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