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之柱

作者:绯炎

    “贝季小姐,你怎么会在这儿?”

    方鸻略有些意外地问了一句,同时后退一步,手下意识按在了工作台的抽屉上——那里面装着一支手銃。虽然他不觉得一个平民少女会对自己有什么威胁,但总之还是小心无大错。

    贝季眼神微微显得有点犹豫,像是不安中又带着什么目的,她的目光在方鸻身后的工作台上寻找着什么,最后直勾勾落在浸泡在反应釜中的土源晶上:

    “……我知道有个地方有很多这样的水晶。”

    “什么?”

    方鸻忍不住问道。

    但贝季说完这句话之后,便一言也不发了,只闭着嘴巴看着他,棕色的眸子里显出一股子坚定来。

    方鸻忍不住有点一头雾水,他还从没见过这样的情况,不过手至少从抽屉边松开了,因为意识到对方并不是探子也不是什么间谍。但他想这位小姐你也未免胆子太大了一点吧,一个人偷偷跑到别人的炼金术工坊里面来,被发现了还仿若无事地说这样不着边际的话?要换个脾气不好的,恐怕已经叫人进来抓人了。

    他忽然想起这些天早发现这个少女在暗中观察自己如何使用这些土源晶,再联系到对方之前那句没头没尾的话,忽然之间意识到了对方要表达的意思。

    “贝季小姐,你是说,你知道艺术之争公会是从哪里得到这些土源晶的?”

    但少女用棕色的眸子静静看着他,抿着嘴巴,一言也不发。方鸻有点不太明白对方这奇怪的性格是从何而来的,只差点以为自己遇上了一个女版的箱子,他不太擅长猜哑谜,但怔了一下之后还是反应过来:

    “贝季小姐,你的意思是,你告诉我们那个地方在哪里,换我们去救你父亲出来?”

    但他摇了摇头,“恐怕不行,贝季小姐,土源晶对我来说固然重要,但还不值得冒这个风险返回奥伦泽。关于你父亲的事情我们也很遗憾,不过也只能说无能为力。”

    贝季听了他的话,沉默了好一阵子。正当方鸻以为她已经不会再开口了,打算找个理由送对方出去的时候,这个沉默寡言的少女却忽然说话了:

    “我不想去凯兰奥。”

    “你说什么?”

    贝季抿了一下嘴,声音不高但肯定地重复了一遍:

    “我不想去凯兰奥,我想去戈蓝德。”

    ……

    “问清楚了,”希尔薇德含着笑将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放在他面前,“她有一个兄长,是个炼金术士,离开奥伦泽前往戈蓝德任职已经好几年了,但一直和他们保持着书信联系。我想骤逢大难的情况下,第一反应想到找自己的哥哥帮忙,也算是人之常情。”

    方鸻捧起茶杯。

    巴金斯、大猫人还有艾缇拉小姐都聚集到了船长室里,罗昊正反手从外面关上门也走了进来,由于不打算把这件事公开出去,因此方鸻并没有惊动太多人。

    “她是怎么进入炼金实验室的?”

    巴金斯问。

    “走的船员舱走道向通讯室的紧急出口,那个地方的梯子下面堆满了杂物,天知道她是怎么爬进去的?”罗昊一边走过来一边说,一边忍不住摇了摇头。

    狮人圣骑士爪子里拿着一把锉刀在修指甲,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姑娘。”

    “瑞德先生亏你还笑得出来。”

    “小事一桩而已,放轻松点,罗昊。”

    “这我可轻松不起来,我看这相当可疑。”罗昊大摇其头,“就算她真想要去戈蓝德,也有的是更好的机会可以提出来,难道几百公斤土源晶还不够去北边儿的船票,十个来回都绰绰有余。”

    “退一万步说,她难道不知道炼金术工坊这种地方是禁止外人出入的,那之后的说辞完全可以看做欲盖弥彰。”

    方鸻听得一愣一愣的,他怀疑地看着这个阴谋论患者,话说这家伙平时就表现得不太正常,和他们熟悉之后经常宣扬星门港背后是个天大的阴谋。

    当然,自从加入星门港卫队之后,对方倒是没把层层叠叠的尸体那个话题拿出来说了。

    他过去是BBK的铁杆粉丝,现在则完全改换了阵营,把圣约山阴谋论当作是故事与天蓝、艾小小讲了一遍又一遍。

    当然,这件事他倒没有说错什么。

    “没那么夸张吧,”方鸻摇摇头,“她知道炼金术实验室里有人。”

    “那就是对船长你图谋不轨。”

    “说人话。”

    “艾德,小心无大错。”

    “好吧,那你说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