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之柱

作者:绯炎

    方鸻的办法是先找到赛舍尔。

    这位守誓人一族的老族长的府邸位于一处朴素的庄园之中。

    事实上不止是此处庄园,包括外面整个街区,皆生活着为数不少的守誓人一族。庄园之内的仆人,守卫甚至是外面的看门人,大多也是同样,他们中大多数是这二十年间成长起来的第二代或者第三代,剩下的才是三十多年前迁至伊斯塔尼亚的老一辈。

    大约是因为赛舍尔的原因,这些守誓人对他的态度都还算不错,不过其中老一辈要更亲切一些,而新生代就要淡薄一些了。但总体来说,还算是友善的。

    “你想要见努尔曼伯爵?”

    老人听了方鸻描述来意,第一句话便如此问道。

    方鸻点了点头。

    先前希尔薇德的话帮他理清了头绪——与其胡乱猜测,他不如主动出击,找叶华问一下,南境同盟究竟打算干什么。通讯虽没恢复,但叶华既然与努尔曼伯爵同盟,那么说不定这位贝因总督会有联络前者的办法。

    庆典过去之后才没多久,努尔曼伯爵看样子是要留在王都一段时间。只是他并不清楚这位贝因总督住在什么地方,因此不得不求助于自己在奎斯塔克唯三的熟人——守誓人一族的老族长——至于另外两位,一是阿勒夫,一是大公主殿下。

    前者庆典之后便不能轻易离开卡珊宫了,毕竟是未来的王储;而后者,更不会帮他去见这位总督大人的。

    赛舍尔略一沉吟,便明白了他的意思,点了点头道:“好吧,我找一个人带你过去。”

    ‘’

    但方鸻并没有直接打算离开的意思,转而问道:“说来族长先生,关于这件事是怎么看的呢?”

    老人面对这个问题,思索了一下,然后才答道:“守誓人一族因为特殊的身份,并未参与其中。不过我们与塞尼曼这样的人算是世仇,陛下的意思,是让我掣肘此人。我想他既然清楚认识到这一点,内心中或许还是有清楚的认识——”

    “可他们毕竟是邪教徒……”

    “我明白你的意思。”

    赛舍尔身体微微前倾,伸出双手,轻轻按了一下他的肩膀:“艾德,你是马扎克选中的人,在对抗黑暗信徒这件事上,我们是盟友。但陛下不一样,他有自己的想法,同时守誓人一族也是伊斯塔尼亚的臣民,你明白么?”

    方鸻微微一怔,随即轻轻颔首。

    看来这位老族长对于巴巴尔坦的影响力也有限。

    或者那位沙之王怀着相当的决心,甚至到了一意孤行的程度,想想也是,对方连自己深得宠爱的长女也软禁了。

    但究竟是什么原因致使这位王者如此呢?方鸻想一切的缘由,可能还是要从十年之前那场袭击之中去找。不过这并不是他眼下要关心的重点,还是得先找到南境同盟的人,对方才是最有可能透露他背后信息的人。

    赛舍尔找来一个年轻人,又借了一辆马车给他们,送他们去找努尔曼。

    ……

    按照赛舍尔的说法,努曼尔伯爵落脚于奎斯塔克西北面一片贵族区中。那里实际是一处幽静的别墅,而在别墅的庭院之中,方鸻再一次遇上了那位伯爵千金——拉瓦莉-伊格-艾默伊本。

    对方手中拎着一只剪子,正在一丛沙漠蔷薇丛后面修剪花枝,抬起头看到他时,水蓝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氤氲的不满。“怎么又是你?”拉瓦莉冷冷地看着他,冷淡地反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你怎么知道我父亲在这里的?”

    对于对方冷冰冰的语气,方鸻只能报以苦笑——并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见我父亲?”

    拉瓦莉有点狐疑地看着他。

    她微微拨弄了一下金色的卷发,沉吟了片刻,但最终还是点了一下头。

    倒不是因为格外开恩,而是因为努尔曼伯爵专门和她提过,自己要见的几个客人当中,便有面前这个年轻人。虽然她也不明白,自己父亲究竟是看上对方哪一点,想着想着,便不由自主想起了那一夜庆典上所发生的事情。

    连陛下也对这个家伙另眼相看,他何德何能可以第一个受祝福?一想到这件事,她心中不由更加烦闷,只皱了一下眉头冷冷道:

    “跟我来吧,记得别东张西望的。”

    方鸻赶忙一言不发地跟上。

    他当然察觉出这位伯爵千金对自己是相当不待见。

    不过也可以理解,换作是他自己只怕也是一样。

    两人穿过寂静的庭院,翠绿的灌木丛,与颜色鲜艳的沙漠蔷薇墙。送他来的守誓人一族的年轻人并未跟上来,只是留在花园外面,在那里守着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