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之柱

作者:绯炎

    唐馨还记得许多许多年之前的那一天的傍晚。

    那一天夕阳如血一样从走廊外照进来,外面有几个小孩正在打闹的声音。

    而她正有点好奇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小男孩,后者沉默不语地抓着自己母亲的手,只用黑漆漆的眼睛看着自己。

    “糖糖,小鸻以后就是你哥哥了……”

    “方叔叔和方阿姨他们出了事,去了很远的地方回不来了……”

    “你们好好相处,不许欺负小鸻……”

    ……

    唐馨回想着当时的情形,忍不住轻轻一翘嘴角:

    那时候其实还蛮可爱的。

    她端坐在书桌前,手中握着羽毛笔——这种落后的书写工具一度让她十分不习惯,但几个下月下来,总算也可以和当地人一样熟练写作了。只是她此刻已经维持这个姿势相当长一段时间了,只看着面前的几页纸发呆。

    艾小小有点好奇地看着这一幕,在一旁夜莺小姐的示意之下,才伸手在自己的好友面前晃了晃,拉长声音道:“糖糖——”

    唐馨微微一怔,这才反应过来,意外地看向后者。

    “你昨天的费用报告又写错了,”艾小小一旁站着爱丽莎,后者笑了一下道:“这里多写了一位,你又没发现。”

    唐馨不由有点脸红,向那里看去,心想大约是这些天太过忧心于表哥的事情了,虽然有时候觉得那只鸽子不见了才好——但这一次失踪了这么长时间,他会去什么地方呢?表哥虽然有些不靠谱,但也不会闷声不响失踪一个月。

    对了,除了上一次偷渡到这个地方来那一次。一想起对方胆大包天的行为,她就忍不住气不打一处来,对方从小到大,还是头一次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和自己商量。让她有些牙痒痒。

    她正思索之间,又走了神。

    而正是此时,门‘砰’一声被人撞开来。

    天蓝正上气不接下气地出现在那里,看着她们,结结巴巴道:

    “艾、艾德哥哥他回来了!”

    唐馨霍一下从自己位置上站了起来。

    爱丽莎也看向那个方向,问道:“团长他回来了,在什么地方?”

    “在、在外面大厅中。”

    后面的话唐馨也听不进去了,一下冲出了门去,只是才刚出门,她便感到一只手搭在了自己肩膀上。

    唐馨微微一怔,回头一看,却发现天蓝、艾小小与爱丽莎早已不在,四周只有漆黑一片。而将手搭在她肩膀上的人,正是方鸻,只是后者此刻一脸是血,心口竟然插着一把尖刀。汩汩的血从他嘴巴里,眼睛里流出来,嘴巴一张一合,竟发不出半点声音。

    唐馨大吃一惊,猛地睁开眼睛。

    ……

    是一个梦——

    冰凉的手正搭在自己额头上,那手的主人她也认识,是那个贵族小姐——而希尔薇德正低着头看着她,浅海一样颜色的眸子里,闪烁着平静的光芒。

    唐馨微微一怔,才感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她有些迷茫地看了看四周,仍旧是在那熟悉的房间之中。那张书桌就在不远处吗,上面的文件,墨水笔与羽毛笔也原封未动,之前她就是坐在那个地方……不对,她轻轻摇了一下头,才感到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

    是梦——

    “作噩梦了?”

    希尔薇德的声音仿佛有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

    唐馨怔怔地看着对方,若是平日里,她绝不会让对方挨自己这么近。但此刻她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身上半点也没有力气,只有心怦怦直跳,仿佛还没从之前那个梦境之中回过神来。

    “你生病了,怎么不告诉其他人?”希尔薇德静静地问着:“在担心艾德的事情么……记录的事情,其实可以交给我和天蓝呢。”

    她停了一下,看着唐馨的眼睛,像是可以看穿对方的想法一样。

    “与你无关。”

    唐馨只声音沙哑地说。

    不知道怎么的,她看着这个女人就感到气不打一处来。

    虽然对方的确优秀,也配得上自己的表哥——或者不如说,那只鸽子也不知交了什么好运气,才能交上这样的女朋友。要是在地球上,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一想起这件事,她心中就充满了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

    既欣慰,可又有一些酸楚——

    但希尔薇德只安静地看着她,眸子的边缘,映着午后静静流淌的阳光。贵族少女像是没有听到那句话一样,轻声开口道:“以太病,半年之前姬塔也得过,因为你们对于以太还不适应……你们中大多数,都会经历一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