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之柱

作者:绯炎

    走出房间的那一刻,方鸻心中的紧张同样也达到了顶点。外面贝因的骑士们在努尔曼吩咐下已经为他们让开一条路来,但在这狭窄的通道中,双方注定不会相距太远,这里仍旧是对方动手的最佳时机。

    众人目光警惕地注视着四周每一个人手上的动作,而方鸻也将剑架在阿菲法的脖子上,他让对方排成一排,并不允许让人遮着人,以防他们在背后搞什么小动作。对方也依言而行,而那位总督大人就站在这个队列的最后一个位置上,并默默地看着他们经过。

    这还是方鸻第一次真正与这位贝因的主人打照面,而不是通过发条妖精来观察,对方沉着肃然的目光,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但队伍缓缓挪动向前,最终顺利地通过了狭窄的通道,对方并没有选择出手,这让方鸻稍稍松了一口气。

    “通往天台的路在这个方向,”努尔曼伯爵面无表情,用手握住胸前长袍上的垂饰,那是一只金翠鸟,艾默伊本家族的族徽,开口道:“我可以找一个人带你们过去。”

    方鸻的目光自然而然为对方手上的动作吸引,并冷静地指出这一点:“请把手放下去。”

    努尔曼伯爵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神情之间不置可否,默不作声,但依言而行把手放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方鸻也不管自己是不是紧张得有些过敏了,但这时过敏一些也是情有可原的,他想起对方的提议,才意识到他们中的确没有一个人知道应该怎么去天台的,阿菲法也只是这里的客人而已。

    虽然可能有诈,但还是得应下来。不过方鸻也不会全盘应下来,心念一转便答道:“可以,但人选须得由我们来定。”

    努尔曼伯爵眼皮也不抬一下。“可以。”

    方鸻思索了一下,觉得自己想到了一个万全的办法,答道:“那就您的女儿吧,让拉瓦莉小姐来好了。”

    他一早就得知对方只是一个标准的千金小姐而已,战斗力恐怕还不如阿菲法,就算对方有什么安排,也很难让这么一个人来实施。

    而且这也是一种变相的人质,他就是要让这位总督大人投鼠忌器。

    努尔曼伯爵眉头轻轻一扬,但一旁的秘术士们立刻急切地看了过来,让他重新阖下眼皮,只点了点头。他声音不高:“去找然德女士和拉瓦莉来吧。”

    贝因的骑士连忙依言而行。

    在等待的时间里,姬塔忽然回过头来,低声说了一句:“艾德哥哥。”

    方鸻警惕地向四周看去,然后才答道:“怎么了?”

    “刚才我感到一丝细微的以太扰动。”

    原来在离开房间之前,方鸻就叮嘱她、箱子与洛羽三人,注意使用探查魔力来观察四周。这是所有施法者共有的能力,在如今这个恶劣的天候下虽然受外面沙尘暴严重的扰动与扭曲,但有所准备总比对周遭一无所知好。

    没想到竟然真的奏效,并让姬塔察觉出一丝异常来。

    “什么时候?”

    “就在刚才那个总督大人手上有动作时。”

    “你是说他胸前的垂饰是一个魔法饰物?”

    方鸻心中警兆顿生。

    但姬塔却摇摇头:“不是这样的,艾德哥哥,以太扰动并不来自于那位总督大人身上。”

    “什么?”方鸻一怔,声音不由再低了几分:“那在什么人身上?”

    姬塔再一次摇头:“我也没看清楚,当时你让那位总督大人放下手,我们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以太扰动是从另一个方向来的,但我向那个方向看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动静了。”

    方鸻这才感到棘手。

    对方果然有小动作,但这也是在他预料之中,可现在让人感到有点不安的是,他并不知道对方的小动作究竟是什么。

    至于这个细微的以太扰动只被姬塔所察觉,而洛羽与箱子毫无反应,这其实也在情理之中。元素使、魔导士和博物学者之中,后两者是对于以太变化最为敏感的职业,但箱子只是一个半调子,而博物学者又特别擅长于解析咒文。

    事实上塔塔小姐也有察觉,但后者只是作为龙魂对于以太的敏感而已,所掌握的信息还不如博物学者小姐来得详细。

    方鸻抬头向贝因人的方向看了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疑神疑鬼的原因,他越看越可疑,总觉得对方有些阴谋诡计。似乎总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他仔细看去,贝因的骑士们分左右两边靠在墙上,整整齐齐,一个不少,也一动不动。

    而且此刻两者之间相距甚远,差不多有十来米距离,分列于走廊两头,对方怎么看都不像是可以对他们造成威胁的样子,除非对方完全不在意人质的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