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之柱

作者:绯炎

    黑暗中穿行着一种空洞的声音,低沉厚重,隆隆作响。

    外面像是正在经历那场自上古以来的神话之中的战争,巨龙与巨龙,巨人与神祇之间的战争,只见一望无垠的平原之上璀璨的彗星拖着长长的绿焰,穿透了层层的黑云,火焰点亮了天空,破开了云层。

    在那里天穹的正中央,悬挂着一颗巨大而迫近的卫星,正散发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光芒。

    那犹如一只沉沉的瞳孔,注视着大地之上的一切。

    当德兰再一次从这梦境之中惊醒过来,仍旧是出了一身冷汗。

    似乎这个只存在于臆想之中的场景,十多年来并不能让他变得习惯或是麻木,脑子过了好一阵子仍沉浸在阴冷的恐惧感中,而耳边仍环绕着那隆隆巨响——但并非是那场上古大战的回响,而是风声,外面的沙尘暴似乎变得更大了——目光不远处,一块块相垒成墙的方石似乎正战栗着,流沙窣窣从墙缝之间滑下,堆积在墙角。

    地牢中维系着昏暗的灯光,铁质底座的影子或长或短,摇曳不定,在他看来好像是一只魔鬼奸诈的影子,正向自己逼近。

    酒桶打翻了,鲜红的酒液从开口处泊泊流出,犹如玫瑰色的血,渗入地砖之中,暗色的一大片。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甘醇醉人的味道,但僵硬的脑子似乎产生了幻觉,告诉他那酒香之中隐含着一丝血腥气。

    这或许就是它之所以得名的原因吧……贝因人将之视为引以为骄傲的瑰宝,而它虽然产自于最底层农夫的劳作,最终能得以一品的却并非是这些人。德兰回想起一段光鲜的日子,那时他还以能喝到这种酒为荣,自己深得王室信任,还有那位充满了智慧且坚定的王妃,昔日的一切犹如发旧纸张一样的颜色在他脑子里铺层开来。

    但最后皆归于沉寂。

    低沉的风声中,隐含着一种以特有频率发出的、低沉的嗡嗡声。

    这个声音像是唤醒了某种的记忆,德兰抬起头来,灰白的眉头逐渐聚拢,目光注视着地牢入口的方向。

    松脂火把摇曳的焰光中正爆出一团亮光来,让地上长长的影子为之一晃,那里是一级级通向地面的石阶,它向上跨过七级,然后一个转折,而再向上十级台阶之后,便是一扇虚掩着的大门。

    那嗡嗡声逐渐放大了,一道金色的光芒,从门缝之间射出,飞入了这地牢之中。它在半空中一个急停,转了半圈回到德兰面前,那是一只金色的小球,振动着两双羽翼,调转了朝向,用菱孔之中的水晶注视着他。

    黑沉沉的水晶中,倒映出一张苍老、灰白的面孔来。

    接下来牢门‘砰’一声被推开来,几个冒险者装扮的人鱼贯而入,“他在这里。”进来的人一眼看到他,高喊了一声。一片杂乱的脚步声,他们冲下了石阶,向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传来的声音让德兰看向这些人,他们身上统一穿着沙漠旅行者常见的灰布斗篷,风帽被揭开了,露出一张张年轻的面孔,两肩上,帽衣上,头发与眉毛之上,都沾满了尘土,这些人像是才从沙尘暴之中走出来。

    他们的来历也昭然若揭了。

    年轻的冒险者们并没有多少经验,他们快步来到他的牢房前,急切地向他表明身份:“我们总算找到您了,德兰先生。”

    “我们是南方同盟的人,艾尔芬多议会,您应该听过那个地方吧?”

    “我们来救您出去。”

    德兰罕见地没有开口。

    他抿紧了嘴巴,沉沉的目光,只是默默看着面前那只上下沉浮的发条妖精而已。

    年轻的冒险者们互相看了一眼,心有所感地后退一步,将一枚水晶放在地上,下一刻水晶上发出荧荧的光芒来,光芒形成一束,并将一段影像投射在众人面前。而出现在画面中的,是个神情严肃的中年人。

    非要形容的话,除了神情严肃这一点,中年人身上似乎再难找到什么特征,身上也只穿着一件再平常不过的蓝灰色大衣,唯一可以给人留下一点印象的,大约是此人将身上打理得有些过于一丝不苟。

    银灰色的头发一丝不乱,大衣上的每一个边角似乎都细心整过一遍,看不到一丝多余的褶皱,大衣的面料虽显旧,但也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他还带着一双白手套,是炼金术士除了加固手套之外少见的那一类。

    中年人甫一出现便开口道:

    “好久不见了,德兰。”

    “自从王妃离世之后,我们起码有十年没有见过了吧?”

    “你待在这个地方也够久了,你对王妃的承诺,差不多也已经实现了吧。”

    德兰沉默了好一阵子。

    但最终,他才淡淡地问道:“找到‘他’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