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之柱

作者:绯炎

    握在手中的球体,铁壳表面的纹理曲张着,像是一只皱巴巴的橘子,有些份量,微微下沉。

    方鸻深褐色的目光注视着这被包裹在手套织物中的小物什,暗自揣摩,它应该是什么?壳体用的最轻的一号量级,比发条妖精还薄一个标准,它的主核晶也只有一个能级——即只能储存在非战斗功耗下使用一个塔尼亚刻——四分钟的魔力。

    它内置了一套只可以重复使用五十次的铰链驱动装置,用以带动一对功耗不高的‘盖伊’妖精扑翼。

    这也是发条妖精的翅膀,只是发条妖精是两对,也比它牢固耐用得多。

    除此之外,没有视觉联系水晶,没有散热,没有减震,只预留了狭小的空间,只有十四克的可载余重。乍一看去,似乎是个畸形版的发条妖精。

    但方鸻并没有失败的沮丧,任何事物都要经历从无到有的阶段。

    他托起手掌来,注视着球体上打开了一道缝隙,从中伸出一对薄翼,翼膜映着阳光,犹如闪过一道狭长的金芒。它轻轻一振,带动着球体从他手心中浮了起来,在这个过程中球体略微有一些左右摇晃,但总体还算平稳,它越飞越高,并逐渐越过房顶的高度。

    然后它倾斜着向前飞去,并在这个过程中发出一声啸叫,犹如一声尖利的口哨,并向前射去,仿若一支利箭。当这支利箭到达尽头,球体在方鸻的视野当中像是拉长了,从脆弱的前盖开始,外壳崩裂掀开,翅膀飞散而出,里面的零件与铰链一个接一个弹跳了出来,最后整个儿四分五裂开来,化作一片金灿灿的雨点,‘叮叮当当’散落了一地。

    二十五米左右,方鸻计算着最后的距离,最后的冲击已经达到了一个能级应有的水平,即两点力量,六点攻击力。

    他走过去,弯腰从地上捡起一片外壳,并将它捏在拇指与食指厚厚的手套之间。

    在目光注视下,灰白卷曲的外壳上布满了细细密密的裂痕,它像是一片玻璃的尖角,接下来如同一页脆弱的砂岩一样向后弯曲因自重而断裂下去。

    剩下握在他手中的部分,也如沙砾一般一点点风化了。

    方鸻能感到四散于空气中的元素,带着一丝焰火余烬的味道,那是最富集的火元素。

    他翻过手来,搓了搓手指,一颗心好像奔驰在一片平坦的原野之上:壳体最后的四分五裂,是因为元素构成的物质结构还太过脆弱、并不稳定导致的。

    一千年前,努美林精灵们有遇到这个问题么?

    还是因为自己的技艺不够纯熟导致的?

    抑或输出的魔力太少的缘故?

    他回头看了一眼,魔导炉的铜质计量表上,红色的指针停留在第三刻度的位置。这意味着他在之前的施法当中,输出了大约二十分之一的法力值。

    这是主水晶的魔力,二十分之一已是天量了。

    这时希尔薇德走了过来。贵族千金带着一只白纱的镂空的手套,轻轻放在他那只手上,浅蓝色如湖水一样的眼睛噙着一丝浅笑,注视着他,问道:

    “它叫什么?”

    “它叫什么?”

    方鸻不由沉吟了一下。

    “灰白。”

    “它就叫灰白。”

    ……

    方鸻记得几天前上一次到‘沙之旅舍’时,还没看到土黄色的石墙上悬挂着这些翠绿欲滴的藤萝类植物。

    它们被盛放在一个瓦红的石盆中,柔软浅红的藤蔓像是张开臂膀欢迎宾客一样,从石盆边缘自然地垂下来,上面生着一片密密叠叠的叶片。

    就和所有生长在这一地区的植物一样,叶片上覆了一层蜡。

    看起来阿贝德是在几天之内把‘沙之旅舍’装点一新。

    旅舍大厅内一片幽静,除了正步入此地的他们之外没有一个额外的客人,上次还有几个客人独酌的吧台区,这会儿只有一只懒洋洋的黄猫趴在那个地方。

    提到猫,方鸻就不由想到了黛丽丝女士。可惜自从离开依督斯之后,他们就再没见过那只美丽的猫女士,据说其他人还留下来寻找过它,但也一无所获。

    唐德私底下也问过关于‘克丽丝’的事情,可他并不能确定两者有关系。

    方鸻东张西望,并没有第一时间看到阿贝德安静地立在那个原本应在的老地方,反倒是在一丛茂密的沙椤树后,看到了一个预想之外的人。

    爱尔娜女士那张严肃认真的脸上,英气勃勃的眉头逐渐聚拢起来,好像两片乌云汇拢在一起,翠绿的眼睛正好将目光放在他身上。

    可方鸻此刻最不愿意就是看到这张脸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