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之柱

作者:绯炎

    方站在原地默默思考了片刻,但还是没有什么头绪,却听到白葭在一旁质问什么人。这时希尔薇德在旁边轻轻推了推他,让他抬起头来。

    “请问你找谁?”

    “我想见见艾德先生。”

    “那么你认识他吗?”

    “我和他一同比赛过。”

    方看着不远处的年轻人,还有其身后的一行人,才认识出那是那支来自于伊斯的队伍,他当时还送过对方一个全能插件。

    “是你们?”

    他不由楞了一下,本以为对方已经回旅店去了,不曾想还留在广场上。但还好没回去,梵里克的旅店多集中在港口与中央广场之间的下城地区,回去的多半已经凶多吉少,损失星辉复活了。

    那年轻人见到他,连忙回道:“艾德先生,我听说你在找人。”

    方一听,马上问道:“是的,你们见过那人?”

    白葭见方确实认识这些人,才放下手来,让他们通过。

    那年轻人点了点头:“艾德先生,如果你们找的是当时你的对手的话,我们看到他带着一些人往博物馆的方向去了。”

    方不由自主往东看去,那座高大的建筑的拱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隔着几条街区之外也能看得清楚。那是梵里克炼金术博物馆,它的历史并不久远,始建于地球人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距离今天也就十七年历史而已,相对于这座城市来说,甚至可以说还很年轻。

    可对方去博物馆干什么,这类炼金术博物馆的意图,旨在展示一地炼金术发展的历史,里面的东西,也大多是与炼金术技术变迁的脉络息息相关。简而言之,皆是一些老古董,里面哪会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不过全是一些本土化的炼金术工具与作品而已。

    有些人或许会说努美林的古代遗物,可先不说大部分古代遗物都华而不实,要不就是技术落后,或者与现今技术格局格格不入。而且就算有努美林的古代遗物,也不会放在这样的博物馆里面,多半被艾尔芬多议会的炼金术士们藏在艾尔芬多尖塔最深处。

    这个念头从他心中一闪而过,不过电光火石的刹那而已。想及此,他才回头问道:“他和什么人一起过去的,那些人有什么特征么?”

    “那些人穿着灰色的长袍,身上没什么显眼的徽记。不过当时广场上正在战斗,他们有一人穿过城卫军的时候,外袍无意当中被掀了起来,我恰好看到那人外袍下面的装束,似乎是暗影王座的人,”年轻人想了下,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不是暗影王座的参赛选手,我之前看到暗影王座的参赛选手似乎还留在广场上。”

    听说罗林与暗影王座的人在一起,方心中咯噔一声,第一反应是自己的预感应验,先前不安的感觉仿佛再一次升了起来。他先让自己冷静下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涂鸦,这是我的id。”

    “那么涂鸦,你能为你说的话负责么?”方问道。

    涂鸦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点点头:“我不能完全确定,对了,那些人手上似乎都带着戒指,而且在同一个位置,但隔得太远了,我没能看清楚。”他看向其他人:“他们都可以作证。”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

    听到戒指,方不由自主想到了在多里芬所见到过的拜龙教的徽记的形式。

    一般来说,拜龙教证明自己身份的方式有三种,第一种就是他们最早从黑山羊商会手上拿到的那类胸针。

    不过他们也是后来才弄清楚,那胸针便是拜龙教最直接的身份证明,每个胸针皆由拜龙教内上级‘导师’赠予,其中一个徽记对应一个信徒,绝不会出现身份重复的情况。

    而信徒的忠诚往往由引他们入教的‘导师’全权负责,一个‘导师’负责三个信徒,这种近乎单线的收人方式,又让拜龙教内部结构异常严密。除非是揪出一个地区的总负责人,否则抓一两个拜龙教下级信徒,对其组织本身根本无伤痛痒。

    至于第二种拜龙教证明自己身份的方式,那就是穿着印有拜龙教印记的斗篷。不过这样的斗篷他们只会在集会场合,与公开活动时才会穿戴,以方便辨明敌我。

    最直接的例子,便是在多里芬一战时,那时几乎所有的拜龙教信徒皆穿着这样的斗篷。

    最后一类,则是戒指。

    因为戒指最隐秘,又方便佩戴,所以往往用在隐秘活动与接头之中,以互相验证身份。而方一听到对方说戒指的事情,几乎是立刻便联想到了这一点上。

    他进一步推测,这些人应该是在军方与城卫军交上手的时候,趁乱离开了广场。

    不过他们究竟是去博物馆的方向干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