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之柱

作者:绯炎

    “很简单,”通讯水晶中官员的声音答道:“你带一件东西带到赛场上,我们自然会帮你应付罗林。”

    “你们?超竞技联盟?”方鸻问道:“你们打算怎么对付他?”

    “这就是我们各自的秘密了,商业机密,你应该听过吧?”

    方鸻皱了一下眉头:“那么你们要我帮忙带什么东西?”

    “放心,只是一枚记录水晶而已。”

    方鸻本能感到有些不对。他是不太擅长与人打交道,但这不代表他是傻子,相反,他有些时候比常人更加冷静。一枚记录水晶,对方是想要捕捉什么证据?这样的事情倘若光明正大,超竞技联盟大可以直接与赛方合作,即便考虑到他们与南方联盟关系紧张,但让一个路人鬼鬼祟祟带一枚记录水晶到比赛场上,这怎么看也不是什么好事。

    倘若事情出了什么纰漏,一旦曝光这可是天大的丑闻,会极大破坏星门港与考林—伊休里安的关系。超竞技联盟不会不清楚这一点,方鸻不相信对方会寄希望于那虚无缥缈的可能性,除非有十成十的把握。

    是什么把握?撇清关系,这未免太拙劣了一些,艾尔芬多议会稍一介入调查,便可查出其中猫腻。除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那水晶之中另有什么玄机。方鸻想到这里,已觉出些陷阱的味道。

    不过他意外地感到自己十分平静,丝毫也没为此感到愤怒,或许是因为本来就没想过要相信对方的缘故,因此心中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

    不过对方为什么要对付罗林呢?

    是为了让暗影王座上位?

    这是不是意味着对方与拜龙教并无关联?

    他一时间还没想清楚这一点,因为在难以确认对方意图的情况下,也无法排除这是不是一个障眼法。不过即便如此,这番对话还是让他获益良多,掌握了不少关键性的信息。

    至少暗影王座参与这场比赛,果然有猫腻。

    他警觉了几分,但并未表现在外。对方还在通讯水晶那一头等待他的回答,但方鸻已经作出决定,只答道:“我还是相信我自己可以赢得比赛,不需要借助外力。”

    “年轻人对自己有信心是好事,”那边似乎有些意外,过了一会才答道:“不过我希望你考虑清楚了,对于一个选召者来说,与联盟保持友善的关系,对于未来的道路是有好处的。”

    这听起来是循循善诱,但其实是赤裸裸的威胁了,方鸻不由想到圣约山事件之中那支队伍的下场,大约也想得出联盟一般的做法是什么,无非是禁赛与各种约束。

    当时是有军方在背后介入,但眼下他在军方那里还挂了号没有销账,又要面对联盟的刁难的话,一时间还真有些迟疑。不过他很快定下心来,超竞技联盟再只手遮天,也不能拿自由冒险者有什么办法——他本来也没打算走专业选召者的路线,去参加什么大赛。

    “我明白了,”他平静地答道:“不过我已经想好了。”

    那边似乎打算再说什么,但方鸻已经掐断了通讯。

    ……

    房间内,中年人正一言不发地看着手中通讯水晶上逐渐黯淡下去的暗红光芒,余光也从他病态苍白的脸颊上渐渐消退,只最后映出其平静的神色,一副喜怒不形于色的样子。

    “不识好歹。”他嘀咕了一句,才推门而出。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普德拉-戈安正等待在外。

    这个鹰钩鼻,脸泛着淡金色光芒的药剂学大师,用铅灰色的目光看了他一眼,说道:“索南那老顽固还是不肯松口,但态度总算有些松动,他的意见其实也代表了议会那些人的想法,艾尔芬多总归是不愿与王室撕破脸。”

    “这也是那位公爵大人的意思吧?”中年人向窗外看了一眼,远方隐约可以看见一条淡淡起伏的山脊线,淡青色的山脉的北方,正是都伦所在的方向。时至今日凤凰家族依旧发挥着稳定南方局势至关重要的作用,才没让局势向一发不可收拾的境地发展。普德拉点了点头。

    “艾塔黎亚的贵族们一贯如此,怯懦又迂腐。但这老矮人摇摆的态度,正是我们行动的大好时机。”

    “的确如此,你那边如何了?”

    中年人摇了摇头:“目标很精明,没有上钩。”要是方鸻在这里,听了有人竟夸他‘精明’,只怕会得意得一蹦三丈高,然后兴冲冲去找丝卡佩小姐邀功去了。只可惜,他不在这里。

    普德拉也有点可惜:“可惜了,听说他与奥丁走得很近,与叶华也有联系……”

    “没什么好可惜的,”中年人答道:“洗手这个人卖情报向来留一手,也没那么值得信任,他并不是真正在我们一边的人。别忘了上次涮了我们一把的帐,早晚也要找他还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