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之柱

作者:绯炎

    “一年一次的任务,还有呢?”艾缇拉翻看合约——那些是天蓝通过观光客的系统,发送过去的一页页光页——并一边头也不抬地问道。

    方鸻十分不好意思:“还得帮忙制作魔导器。”

    远离了差分机齿轮巨大的声源,队伍来到冒险者公会大厅另一侧,这里显得幽静不少。在也向洛羽与姬塔道贺之后,艾缇拉才在天蓝帮助之下开始检查合约。

    方鸻自知心虚,像是一只鹌鹑似的跟在精灵小姐身后。

    “制作魔导器?”

    “抵扣租借费用——”

    “租借?”

    “这种租借关系在公会之间很常见,艾缇拉姐姐,”天蓝插了一句,但好奇地问道:“只是租借的期限为何,所属关系是怎么样的,艾德哥哥你没在这上面犯傻吧?”

    方鸻摇摇头,他虽然吃了一个闷亏,但在大方向上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毕竟租借关系上最重要的是两人所属的问题,他自己也明白这一点。

    由于这方面尤古朵拉专门向他保证过,合约上也有专项条款约束与指明,洛羽与姬塔在冒险团时实际视为冒险团成员,两人的公会身份只是一种潜在身份。

    只是方鸻清楚,那位‘灰女士’提出这样的交易的方式自然不是为了让他占便宜,而是为了让冒险团与塔波利斯产生联系。

    这也是红叶在多里芬时,与他说过的事情。

    这种互有你我的同盟,让他在一些时候不得不考虑偏向于塔波利斯,正如尤古朵拉所言,橡木骑士团毕竟是姬塔与洛羽的‘娘家’——

    他这才明白,对方是这一层意思。

    没人会吃了个暗亏还很高兴,方鸻自然也是明白过来这一点之后,才会懊恼不已。他其实不是没有警惕,但也明白这其实是拿不到谈判主导的原因,毕竟自身与冒险团实力还不够强大,缺乏讨价还价的底牌。

    而洛羽与姬塔的去留,最终决定还是在对方手上,训练生与公会的关系,方鸻自然明白。

    “对不起。”

    方鸻向其他人小声道了一个歉,脸上也有些发烫——他一路走来其实没少吃过亏,当初丝卡佩小姐就给他玩了一出包吃包住的好戏。但那时不同今日,今天他是一个团队的领头者,现在他不仅仅要为自己,同时他的决定也要为其他人负责了。

    “没关系啦,”天蓝大大咧咧地摆摆手:“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合约我们也还能想一些办法——”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精灵小姐给瞪了一眼,把后半句话给瞪了回去。天蓝吓得吐了吐舌头,只能向方鸻使了一个眼色,表示自己已经尽力了。

    艾缇拉看了方鸻一眼,才说:“道歉就不用了,毕竟我们大家都希望姬塔与洛羽能留下,只是下一次作决定的时候,记住不要这么草率。”

    方鸻点了点头,他已经深刻的明白这一点,艾缇拉小姐、天蓝与希尔薇德,下一次与谈判的时候,千万要记住带上其中任意一人。

    大约是在龙之试炼之中与苏菲小姐成功的讨价还价之后,自己有些过于膨胀了,现在想来,苏菲小姐真是一个正直的好人。

    而他自己压根就不是这个料——

    他也知道为什么艾缇拉小姐忽然十分认真,或许是因为想到了基德的缘故,他们或许真的很像,一模一样的莽撞——正如表妹对他的评价,野蛮人。

    他叹了一口气,才刚想起舰务官小姐,这些事情本来应该由对方处理的——他回过头去,才看到希尔薇德正站在一旁,只歪歪头对他微微一笑。

    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好像正表示自己并不介意。

    但才怪——

    方鸻已经渐渐开始有些熟悉这位贵族小姐的性子了,她表示不介意的时候,其实多半十分介意,并且已经准备好要与自己打冷战了。

    他忍不住一头冷汗。

    相比之下,其他人倒是直来直往得多。

    ‘帕帕莫女士’小声抱怨了两句对方狡猾,并一度让洛羽与姬塔十分尴尬,但旋即被艾缇拉与天蓝共同训了一顿,从此当起了鸵鸟不敢再开口了。

    箱子倒是一副老样子,开口就是要帮队长讨回公道,仿佛生怕方鸻丢脸不够多,好说歹说才被其他人劝下来,挽回了后者作为队长最后一点尊严。

    而艾缇拉两人一人赏了一个白眼,然后才继续问起其他问题:“制作魔导器是谁材料,要求是多少?”

    “自然是他们出材料了,我们哪来什么材料?”方鸻理所当然地答道。

    他显得有点无奈:“要求也不高,一个季度二十件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