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之柱

作者:绯炎

    巨龙之影轰然落在金字塔之上,冲击力撞得方石碎裂,石屑横飞,一条条裂缝随之产生。泰纳瑞克向前一跃,避开托拉戈托斯的巨爪——这位安达索克的蜥人王子手中的光茧正孕育着萨鲁塔卡正在复苏的圣躯,一位神祇的物质存在几乎无法被摧毁,但只要不让它靠近其力量的本源——神性之火,这场复生仪式便注定不会完成。

    只可惜托拉戈托斯并不打算让他们如愿完成这一任务,自从光茧落在泰纳瑞克手上之后,对方便直接展开了攻击,泰纳瑞克几次想要靠近方鸻,但皆因托拉戈托斯的阻扰都无功而返。

    也多亏这头黑暗巨龙也只是托拉戈托斯的分身之影,它本体因为黑色圣城的迷锁结界无法进入,否则单凭一头传奇巨龙本身的实力,他们不要说完成任务,连能否幸存下来都是一种奢望。

    因为迷锁结界的原因,方鸻推断这个分身的等级不会超过十五级。

    但即便如此,它展示出的实力依旧惊人。

    其在半空之上产生的威压,展示出的力量与敏捷等各方面属性,都远超过各人常识之中十五级的BOSS,直逼一些次级的世界首领。这有些超出了方鸻的理解,但一想到旅者之憩的尼可波拉斯之影,他心中又不由释然。

    分身与拟像在艾塔黎亚是超凡领域,在五十级往上,空骑士与龙骑士各自被称之为凡世之圣,而再进一步,往往才是超凡。历史上这一领域选召者几无涉足,也只留下很少资料,大部分选召者无从了解,方鸻自然也是如此。

    不过艾塔黎亚的凡世之间流传着一些民间传说,比方说在上一个纪元,众神让自己的神使行走于地上,传播教义,它们的神使其实就是一种分身投影与力量折射。

    眼前的这头黑暗巨龙显然正是托拉戈托斯的一个投影,当然它还远未成神,因此分身也要弱小得多。

    托拉戈托斯一击不中,张开双翼便准备再次升空,但方鸻看准机会释放出了所有‘火巨灵’,一片金色的爆炸光芒在黑暗巨龙身后连续产生。

    不过爆炸并未伤害到托拉戈托斯,方鸻在系统之中看到的全是一片片被龙鳞抗性抵消的白色护甲伤害,最多不过十几二十点,与黑暗巨龙的身板来说,略等于无。

    但爆风扰乱了气流,压制住了托拉戈托斯升空的动作,它狂怒地尖啸一声,差一点失去平衡向后倒去,只能无可奈何地压低重心趴在金字塔上。

    借着这个机会,泰拉瑞克正飞快地向他靠拢,并举起手中的光茧,作势欲向他掷来。

    但正是这个时候,地面微微一晃,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地下穿行,让两人皆立足不稳。泰纳瑞克反应灵敏,向前一滚便重新稳住重心,方鸻则扶住一旁的祭坛建筑,他感到地下的动静,连忙提醒泰纳瑞克道:

    “跑过来,别把光茧丢出来!”

    虽然眼前他们的大敌正是托拉戈托斯,但方鸻警觉得很,他很清楚这里其实还潜伏着第三方,萨鲁塔卡固然与托拉戈托斯为敌,但此时敌人的敌人未必是朋友。

    说白了,这两者的目的其实是一样的,皆是要主导萨鲁塔卡本体的复生,他们的争端在于主动权在谁手上而已。而在这一点上,方鸻明白他们与自己的目的是完全相反的,他可不愿意这边破坏了托拉戈托斯的计划,却让萨鲁塔卡如愿以偿。

    他们之间的合作,从他抵达这片金字塔山谷那一刻起,其实就已经宣告结束了。

    泰纳瑞克虽未反应过来,但也明白方鸻不会乱作决定,它点点头,抱起光茧便向这个方向纵跃过来。

    直至此时,托拉戈格托斯才振翅升空。

    但场上此刻争夺光茧的并不只有托拉戈托斯一方而已,夜蜥人们似乎也反应了过来——或者说,由于光茧不再在托拉戈托斯手上,萨鲁塔卡终于无所忌惮,开始向它的信徒们发号施令。

    其中表现得最为狂热的便是那个科潘先知,它双目紧闭,奋力嘶叫着挥动手中的木杖。

    这头苍老的夜蜥人在之前与托拉戈托斯的冲突之中受伤不轻,眼下泊泊流出两行银色血泪,但它却显得毫无顾忌,状若疯狂,萨鲁塔卡似乎赋予了它一种特殊的预知能力,能让它始终可以在一片混乱之中捕捉到光茧在什么方向上。

    因为它发声指挥,夜蜥人总能先一步拦住泰纳瑞克的去路。

    方鸻被这家伙搞得头痛不已,回头去在夜蜥人之中寻找它的下落,但一时之间根本无从下手,直到他听到一声清脆的枪声传来,才看到一个方向上佝偻的身影一头栽到在地上。

    失去了指挥的夜蜥人顿时一片的大乱。

    方鸻心中一动,明白是希尔薇德重新找到了射击的位置,并开枪击倒了那头夜蜥人先知,他心中不由庆幸把对方带出来的决定之正确,但也有一些担忧对方的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