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之柱

作者:绯炎

    “大使先生,目标已经找到了。”

    “事发之时有敌对方打算劫持目标,我方不得已出手,现已全歼对手,目前目标并无损伤,我方略有轻微伤亡,但暂不清楚敌对方来自哪一方面,只似乎并非是选召者,我方坐标位于……”

    听着通讯频道内忽然传来的汇报,正坐在沙发之上的廖大使一下子坐直了身体,把手中资料往面前的合金矮几上一放,他神色倏然之间变得严肃起来,答道:“干得不错,保护好那位女士,并请她进入通讯频道——马上转芬里斯地下。”

    黑暗的地下,方鸻、帕帕拉尔人与蜥蜴人王子正在穿过那座孤零零的长桥。

    熔岩漫流的金火被身后巨大的金字塔所隔绝,只在这个方向留下一些微光,沙沙的步伐正行于这座立于黑暗之中的孤桥之上,仔细看去,它的桥面并非由辛萨斯蛇人们所钟爱的黑曜石修筑——那是一种灰色的石材,它在帕克手中松明水晶光芒下显得一片苍白,宛若钙化的骨头。

    或许是蛇人们认为黑曜石是珍贵之物,它在芬里斯地表很难见到,只有在地心深处才能开采出来,只有圣殿与古王陵寝才能用它来修筑,而在这个等阶森严的社会之中,这些普通的建筑并不配用上珍贵的‘圣石’。

    但灰色的桥还是有些格外与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

    加之雾气弥漫,下面深渊深不见底,孤桥像是悬于半空,不时有石子因为震颤从桥上坠下,没入黑暗,犹如被张开的巨口吞没,深邃之中催生出未知,而未知往往令人恐惧。

    这时帕克手中的水晶闪烁了一下,光芒变得暗淡了许多。

    他使劲摇晃了一下水晶,才让光芒重新亮起来一点,但犹如透支了其生命力,不过片刻,水晶的光又闪烁了几次之后便彻底暗了下去,变回了一块普普通通的人造水晶。

    帕克才在黑暗之中开口抱怨道:“魔力用完了。”

    松明水晶是炼金术最基础的造物之一,又称之为照明水晶,这种人造水晶通过其内含量较低的以太魔力来产生光源,这是一种十分安全的冷光源。

    但简单的构造决定了它无法回充,一般来说也用不上回充,因为它在地表世界比比皆是,用完了换一块就是了。

    “补给中不是有松明水晶吗?”方鸻问道:“怎么不多拿一些。”

    “在银色维斯兰的人手上,这一块是我自己的。”帕帕拉尔人将这东西往黑暗中一丢,拍了拍小胖手答道。

    方鸻看着这一幕,过了好一会,水晶碎裂的声响才从黑暗之中传来,它像是撞上了桥下什么坚固的东西,碎开一地。

    “算了,”他这才摇摇头:“如果待会考林—伊休里安工匠总会的补给能投准的话,我们再拿一些好了。”

    “还有时间给他们投送补给吗?”

    帕克对此表示怀疑。

    而方鸻心中其实也没底。

    但两人这时却看到泰纳瑞克在后面停了下来,正低头看着下方的黑暗之中,仿佛那里有什么东西,值得它专心致志地投以关注的目光。

    这个举动让方鸻隐隐感到有点不太对劲,于是他也停下来问道:“怎么了?”

    “下面有东西。”

    泰纳瑞克低沉的声音,一如既往地言简意赅——

    蜥蜴人王子一动不动地低着头,棱形的瞳孔似乎可以穿透黑暗,一窥桥下的环境,只是那里的雾气太深,它一样也看不太清楚,只低声描述道:“它很大,我不清楚它是否还活着,但我刚才好像看到它动了一下——”

    方鸻微微一愣,黑暗之下巨大的存在——他不由想起了位于努美林森林的南方,阿-苏卡的血之祭殿之中的古老传说,那里的深渊之下有一座巨大的羽蛇圣像,而有很多人看到过巨大的羽蛇从黑暗之中升起的景象。

    这里同样是古老的辛萨斯遗址,甚至两个地方都如此一致——深渊,祭殿与太阳众神的神力之所。

    这个古老帝国留下的未解之谜实在是太多了。

    强大的太阳众神与欧林神系不太一样,据说他们是现世之神,行走于地上,留下了数不尽的奇迹与传说。

    而这个念头正闪过脑海,方鸻忽然听到一阵高频的咝咝声,抬起头来,才发现泰纳瑞克正一脸紧张地对自己喊道:“快离开这个地方!”

    这还是方鸻第一次在对方脸上看到这样的神色。

    而下一刻,三人都感到脚下的孤桥微微一晃,它与之前的震颤并不太相同,更像是左右摇晃了一下,帕克差点一个跟头翻到桥下,但泰纳瑞克手疾眼快,扑过来一把将帕帕拉尔人从外面拽了回来。

    这时方鸻也反应过来,眼下根本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不管下面是什么东西,它苏醒过来恐怕都不会对他们这些擅闯禁地的‘外来者’太过友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