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之柱

作者:绯炎

    流星拖着湛青的尾迹,熠熠生辉,犹如天际的分野,洞穿云层,一线孤垂而下,直坠向绿龙山脉深处。

    而地底之下,深渊裂口内涌动的熔岩,犹若金红之火,映在方鸻深蓝的呢绒风衣下摆之上,令后者仿佛置身于炽焰之中,而在他身后,深渊厚实的岩层之上,一道磅礴的以太力量正在迅速靠近。

    他高举右手,只由上向下笔直一划——以他指尖为界,黑暗之中忽然闪耀出一片连续不断的青耀光辉,上百个十二芒星阵同时以弧面展开,而法阵的中心,仿若一个人造的天体,无限的光汇聚于一点,宛如一颗超新星的诞生。

    刺眼的光吞没了一切。

    那年轻人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在大喊着什么,但以太的振动代替了声音在空气之中传播,世界在那一刻万籁俱静,仿佛一出无声哑剧,只把时间的刻度映入每一个人的眼底深处。

    那时间的指针正是光流逝的速度。

    巨大的光之穹顶之上,法阵如齿轮一般精准地一齿一齿对准刻度,青光向前延伸,光浪吞没了一切,犹如一把巨大的扫帚,从后向前将遗迹左近的亡灵扫入深渊之下。

    光海所过之处,黑暗生灵皆尽气化成灰。

    而片刻之前还成百上千的亡灵,下一刻便只剩下一地余灰。

    但法术并未就此结束,它继续向前,犹如一道浩浩荡荡的光流,在将所有视野之中可见的亡灵清扫一空之后,忽然在遗迹的尽头拔高,形成一条漂亮的弧线。

    它飞向深渊之中,越过数百米的距离,连向那个方向的另一座岩柱上的遗迹,在两座孤零零的遗迹之间形成一座青辉闪耀的长拱。

    才不过片刻,黑暗之中的弧线再一次飞跃,又连向更远处的岩柱,它连续划出一道道青色拱线,直至将深渊之中的每一根岩柱都联系在一起。

    然后最终形成一道宏伟至极的、纵贯深渊之上的光之桥。

    那仿佛正是传说之中战争与英勇女士的骑士们,冲锋时所乘的虹光之桥——光所至之处,英勇的骑士们如履坦途,所向披靡,而它也正是这个顶尖战役级法术的名称的来由。

    玛尔兰的权杖,战争之桥。

    而那些幸存者们看着这一幕,则像是中了一个石化魔法。

    虽然A类——战役级法术一线公会几乎皆有能力制备,但《星门宣言》上严厉禁止公会与公会之间的战争中使用这一类法术,事实上不止是选召者,地球各国与原住民之间也签署过一份关于《星门宣言》的补充条文。

    类似于地球上的《核不扩散条约》,大陆各国对于战役法术的使用都有严格的限制——在非战争、非灾难与非紧急情况之下,原则上各国皆不允许轻易动用A类法术。

    更不用说是更上一层的A2类法术。

    而这些人自然也不是傻子,当然明白一旦有A类法术出现,定然是有大事发生。

    他们虽不明白这些银色维斯兰的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以此产生一些不大好的联想,再加上之前那天崩地裂一般的场面,事实上早已让他们感到有些不对劲了。

    那明显不是一般的大地震可以描述的。

    光海过后,那个明显是原住民的年轻人才终于有机会大声问道:“请问各位,这究竟是怎么了……?”

    但方鸻根本没工夫理这些人。

    军方的战役法术主旨并不是攻击——再说这下面的亡灵根本就是杀之不尽的,攻击只是那个法术一小部分职能,儿那法术甚至还未能肃清这一小片区域。

    黑暗之中很快就重新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黑暗力量正在阴影之中聚拢,形成一批新生的不死生物,方鸻甚至能看到它们鬼鬼祟祟的目光,正在废墟之中汇聚起来。

    不用多久,它们就会再一次发起攻击。

    那些幸存者显然也留意到这一点,皆显得有些不安。

    这时Virus也在频道之中提醒了一句:“小心,那女人侦查到亡灵正在你们左右两翼汇聚,数量已经超过了危险范围,你们必须马上离开这个地方。顺便说一句,亡灵的强度已经超过十五级了,之前对方有观察到一些溺毙尸——”

    方鸻点了点头,他明白那个女人说的是冥,Virus与冥关系不大好的事情也是人尽皆知的。

    不过对方说的这些,他自然也注意到了。

    这时那些幸存者此刻正低着头在社区之上寻找答案,忽然之间有人惊叫一声,只见除了那原住民之外,所有人脸色都变得有些不大好看。方鸻看这些人样子,就知道他们已经看到了军方在社区之上公布的消息。

    他这才开口问道:“觉得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