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之柱

作者:绯炎

    在黑暗之中,方鸻听到蜥蜴人爪子叩击地面逐渐远离的声音,银色维斯兰的撤退似乎比他想象之中要顺利,夜蜥人并没造成太大的麻烦。不过身边这只突然冒出来的‘女王冥’还是有些令人在意,但对方摆明了不会回答他的问题,苏菲在一旁也只耸耸肩不作解释,方鸻也无可奈何。

    好在他有一个习惯,想不通的事情暂且放在一边。

    夜蜥人已经离开,但并不代表它们放松了警惕,这是一支长期在地下活动狩猎的种群,在幽暗之中行猎的习惯让它们习惯了时时刻刻保持小心与谨慎。

    “准备出发咯,在这里发呆可不是什么好办法。”冥沙沙的,有些挑逗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她见方鸻还不动,不由问:“怎么?第一次单打独斗,感到害怕了吗?”

    方鸻摇了摇头。

    “那就对了,别害怕,大姐姐和你在一起。”

    冥口花花地说道,好像真当他是一个小孩子,但苏菲在一旁看天,方鸻也是微微一笑,两人皆清楚这位女王大人的风格,而开始的紧张与兴奋过去之后,他反而开始感到有些熟悉起来。

    那就像一段漫长的时光。

    他在孩提时代,第一次听说那星门之后的广阔。

    那之后他用尽一切办法去靠近它,去了解它,后来他一天天长大,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名字,又犹如那繁星点缀的夜空,浩瀚的星海,吸引人类永无止尽探索的好奇心,也趋势着他一步步走上这条道路。

    他小心翼翼地靠近那如华的星辉,并与它们并列在一起。

    那是一段新奇的,但充满了单纯与无忧无虑的时光——

    而这个沙沙的、有些低沉的声音,就是那时诸多记忆之中的一个,陪伴了他许许多多个日子,流下的汗水与失败的眼泪,以及成功与喜悦的欣慰。

    复杂而糅合感情,仿佛彼此重叠在一起。

    他听着,这位女王陛下用熟悉的口气教导道:

    “战斗工匠早晚要学会独立战斗,而十年以来人们曾为了更多的进攻还是防守争论不休,但事实上等你到了一定高度之后,你就会发现主宰一场战斗的第一要素始终是势态感知能力——”

    “首先要发现敌人,才能进攻敌人——而先发现则先进攻,后发现则受进攻。”

    “战场之上的隐藏与发现,则是战斗工匠首先要学习的第一课,所谓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而你的敌人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作为战斗工匠应当时刻谨记自己在力量、敏捷与感知系敌人面前的弱势。”

    “只有明白了这种弱势,你才会懂得如何利用自己延伸出去的‘视觉’来弥补自己的缺陷,以及战斗工匠所谓的灵活,来自于我们强悍的计算能力与头脑。”

    “只会多控,那是下下之道。”

    方鸻几乎可以想象出这位妖精一样的女王大人冲他眨了一下眼睛的样子,并说道:“这可是大姐姐我的独门经验喔,就算在教导我那些笨蛋后辈们、也未必会告诉他们的超——秘籍,你可要听清楚了!”

    如果一般人不清楚这位女王大人的身份,或许会对她的大话嗤之以鼻,但了解的人则会明白,她口中所谓的‘笨蛋后辈’,今天也是活跃在第二世界的顶尖战斗工匠。

    因为她是冥,构装女王,迅捷战术的发明者,十五岁在全国高校联赛上一举成名,十七岁便前往第二世界,三年之后成为弑神者最顶尖的战斗工匠,中流砥柱,一代王朝的建立者。

    她不是弑神者的会长,只是因为她无心与行政管理,一心只投入到战斗工匠的实力开发与研究之中,弑神者一多半的工匠大师与伪龙骑士都由她一手教导而出。

    银狐飞鸟,神圣九月,持剑人黑王冠,哪个不是国内独当一面的顶尖战斗工匠?

    就连Loofah都与她有过一段师生之缘。

    而今这位女王陛下不过才二十八岁的年华,但已经可以凭借资历稳坐国内战斗工匠第一人的交椅,有人说她与灰之王FOX不相上下,但两人遗憾的是并未直接交过手。

    至于Loofah,作为战斗工匠两大王冠的持有者(第二大陆联赛与战斗工匠邀请赛总冠军),而今凭借年龄的优势,或许在操作上已可以稳压她一头,但作为学生,所有人都明白前者与冥相比,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只是她可能与自己的老师,走上了与当年不同的道路。

    简单的说,这位女王陛下而今可能已不是国内第一的战斗工匠,但绝对是第一的战斗工匠导师。当然了,方鸻也很清楚对方跳脱的性子,因此至于最后那句话,只听听就好。

    要是真信了,那人才多半是真傻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