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之柱

作者:绯炎

    血之盟誓与听雨者之间的战斗在一座浮空金字塔下方基座上展开,绚烂的魔法之光不时划破黑暗,点亮地上黑曜石光可鉴人的表面。

    双方的战斗正陷入僵持,各色魔法在各自护盾师张开的结界之上撞得粉碎,并无任何效果,不过是五光十色的烟花。地面之上,也是你来我往,虽然听雨者一方的大剑士配备更多,具有超强的突击力量;但血之盟誓的铁卫士针锋相对,谁也无法真正打开另一方的防线。

    在试炼之地外,眼下的听雨者显然不是血之盟誓的对手,但在这里,双方皆是十五级的人员,谁也并不逊色于谁,方鸻看到这一幕不由心想:或许这正是格兰特的底气所在。

    不过他也明白,眼下的局面只是暂时的,血之盟誓的人还带进了大量八、九级的人员,现在正以小队的形式分散在整个第五层,一旦这些人会合过来,战争的天平就会随之倾斜。

    但听雨者也不是毫无机会。

    他们的机会在于那座战场中央的巨像,这座辛萨斯的古代神兵此刻正在双方犬牙交错的阵线之间左右摇摆,它有时被卷入血之盟誓的攻势之中,有时又陷入听雨者一方的包围。

    它像是一头被蚂蚁围攻的巨兽,虽然体型庞大,但却飘摇得像是暴风雨中的一叶孤舟。若是这巨像有感应能力,也不知会不会为此感到愤怒与无奈。

    血之盟誓的人射出爪钩,然后试图利用人海战术将库库尔坎之骸拽倒在地上,但巨像忽然发出一声火车头般的呜咽,将手往后一拉,爆发出的巨大力量拽着十多个人齐齐飞上半空。

    它再举起手中的黑曜石巨剑,一剑斩下,中剑的三个铁卫连人带盾一起化为白光。剑向下重重击中地面,轰然一声掀起一层黑曜石海浪,浪花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血之盟誓顷刻倒下一片人。

    另一边听雨者抓住机会,几名身手矫健的夜莺冲到巨像脚下,像是蚂蚁一样攀缘而上,他们的目标是巨像胸口处一枚闪耀的核心水晶。

    但这些人还没爬到一半,血之盟誓的魔导士团忽然高声吟诵咒语,举起手中的魔导杖,一波法术暴风骤雨般袭来,将这些人打了个七零八落。

    剩下的人也被巨像一爪一个,抓起来丢回人群之中,于是双方又回到起点,泄愤似地向巨像丢了一轮法术,但在这些法术触及巨像之前,就皆尽被一个忽然浮现的棱光光罩挡下来。

    而战场外围——

    方鸻几人鬼鬼祟祟地潜伏到附近一座方尖塔后面,借着双方打得火热,竟没人发现他们。他们藏好身之后探出头来,刚好看到战场之上的这一幕,除泰纳瑞克之外,三人皆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那巨像好像有基本的智慧,血之盟誓的人刚才用法术攻击它身上听雨者的夜莺时,那个光罩并没出现,除非那个防护罩具有识别主目标的能力,否则一定是它有意为之。”箱子压低声音评价了一句。

    方鸻点了点头,显然这也是他的看法。

    泰纳瑞克一旁满是敬畏地看着这一幕,咝咝地开口:“库库尔坎之骸是辛萨斯遗留下的神战兵器,强大至极,在安达索克它们是最核心的圣物之一,这些巨像具有一定程度的思考能力,虽然这一具只托拉戈托斯大人的复刻弱化版本,但应当也具有其原本的一些特征。”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先干掉那些血之盟誓的人?”帕克从背后取下重弩往地上一丢,用帕帕拉尔人的小短腿踩着弓臂,吃力地拉开弓弦,一边问道。

    方鸻摇摇头。

    双方都是半个团的十五级选召者,正好是试炼之地对于满级选召者的最大限制数量,他们这大猫小猫三两只加入战局,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改善听雨者的局面,但并有把握在对方的后备成员赶来会和之前结束战斗。

    如果把局面拖到那个时候,战斗的胜负就不好说了。

    他们得速战速决——

    他回过头看向蜥蜴人王子:“听雨者的夜莺的目标是那巨像胸口处的水晶——那是库库尔坎圣骸的弱点?”

    泰纳瑞克点点头。“那是太阳宝石,和我手上的一样,它本身既强大又脆弱,那是驱动圣骸的神圣引擎,但很容易在物理攻击下破坏。但远程攻击没有作用,棱光圣盾免疫一切远程物理攻击,只有近战才能对它造成威胁。”

    它停了一下:“通常来说太阳宝石还有一层神力加护,即使是近战也没那么容易破开它的防御,至少也要圣战士的水平才行,但我想在这里托拉戈托斯大人应该削弱了这一点。”

    “圣战士?”方鸻问了一句。

    “那是安达索克最强大的战士,不过它们并不在这个世界,类似于你们的空骑士。”泰纳瑞克答道。

    方鸻恍然,这东西显然防护力不可能这么变态,否则这里根本不会有人是它的对手,托拉戈托斯设置试炼是为了筛选战士,当然不会设置没有意义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