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之柱

作者:绯炎

    两人沿着赤灰色的岩壁前进,碾着碎石,在身后留下一串沙沙的脚步声。

    孤白之野说道:“我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七年前,他和我一样转过几次会,最后去了一个叫NS的小型冒险团。那之后我们便再也没彼此的消息,我最后听到有关于他的消息,是他好像的当上了领队。”

    方鸻知道,艾塔黎亚虽然有水晶通讯器,但通讯距离是有限制的。人与人之间联系一般是通过社区,只要在社区上有ID,就可以通过两界通讯联系上对方。

    因此他问道:“你们没有对方的社区ID吗?”

    “他以前在社区中并不是用的艾塔黎亚的身份,在那之后他可能换过一个社区ID,我没想到他会用回自己的本名。我自己也换过几次通讯器,那些早先认识的人,现在恐怕也没几个还记得住我了。”

    说到这里,他不由看了方鸻一眼。自己的身份竟然会被一个素未谋面过的陌生少年认出来,他心中既有意外,也有一丝安慰,虽说或许自己早已被大多数人遗忘,但总还有人认得出他来。

    这或许就是他还留在这个地方的唯一原因,他发现自己心中对于选召者的梦想并没有完全熄灭,至少还留有一丝期望。

    但这期望并不能促使他做出太多的改变,因为太迟了。

    他总归已经不再年少——

    而方鸻低着头,心中在想着另外的事情。

    社区中其实是可以重名的,真正区分身份的方法是辉光物通讯器的数字编号。但一旦通讯器损坏或遗失,新申请的身份并不会继承前面的信息。

    除非是手动添加,但孤白之野所说的那种情况也是有可能发生的。失去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之后,原本相识的人渐行渐远,各自寻找自己的出路。

    日复一日,直至相忘于江湖。

    让他不由唏嘘。

    飞马桥一战时,那是犹如天才一般的闪光,不屈不挠的热血,给他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十年一过,原本的主角而今竞相籍籍,仿佛彼此犹如陌路,交错而过,互也不识。

    方鸻看向孤白之野,年近三十的后者其实也说不上太大,但在艾塔黎亚,这已经是选召者最后的光景。与他同时代甚至比他还小的KUN,而今也已半退役。

    才不过区区十个年头,只足以让他从孩提成长为少年时光,但对于超竞技的选召者来说,已经是一个生命周期的漫长。

    但十年后的他,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会和KUN一样站到这个世界的顶端?

    还是和另一个并不认识的少年一起,如此刻一样回首漫步,记忆中满是泛黄纸片一样的色彩。过去的精彩,犹如存在于一本陌生书上的文字。

    方鸻忽然发现自己心中竟没有一点迷茫,就如大猫人所说,他来到这里,一切都直指本心。成功还是失败,那只是最后的结果,但他相信自己不会做出令人后悔的决定。

    那是他最基本的信心。

    孤白之野继续说道:“我听你提起R,才有些回忆起这件事。他当年事我们当中年纪最小的成员。但他的天赋非常出色,我一度以为——”

    他忽然闭上嘴,像是回忆起了过往种种,眉头轻轻一皱。

    方鸻也不由回想起十年前的那一战,的确,在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队之中,除了孤白之野,也就只有那个ID名为R的少年给他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

    他的等级是队伍之中最低的一个,但表现却是最好的一个,甚至远超此刻在他面前的孤白之野。孤白之野在那一战中可圈可点,但最后的犹豫毁灭了一切可能,他最对不起的其实仅有R一个。

    可R在社区私信之中却告诉他,他能理解对方的选择。虽然就是那个选择,决定了两人之后的道路,仿佛一条截然不同的分界线。

    让他们站在转折点的两端,一边是暗淡无光,将他们与那片最耀眼的星空相隔开来。

    孤白之野停了一下,才继续答道:“我认识R是一个很机缘巧合的场合,我看他在社区之中发帖,正好那时我们队伍中需要一个战斗工匠。.M才刚刚解散不久,我们的队伍不过是一帮志同道合的少年的狂想,既没经费,也没名气,能有一个战斗工匠青睐已是不易,因此我发信件问他是否愿意加入,才得知他并不是选召者——”

    方鸻抬起头来。

    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与他与R的相遇几乎如出一辙。不知道是历史的偶然,还是对方有意为之,也或许是出于对于过去的追忆,让这个机缘巧合落到了自己身上。

    孤白之野继续说下去:“经过几次交流,我发现R是一个真正的天才,至少是理论天才。因此我借由原本公会还存留的一些老关系,帮他弄了一个选召者的身份——当然那时候超竞技联盟的规则还没现在这么完善,合法选召者的身份也没今天这么金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