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之柱

作者:绯炎

    霍斯汀斯地牢之下——

    “小心!”帕帕拉尔人忽然大叫一声,原来趁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在少女身上时,那为首的拜龙教徒不知什么时候摸到了迪克特一侧,靠近少女不远的地方,伸手摸向插在腰际的匕首。

    帕克眼尖,最先看到此人的举动,心中大叫不妙的同时举起十字弓就向那人射出一箭。

    而那人眼见败露,情急之下扬手将匕首向少女一丢,只见镰形的匕首化为一道黑光直刺向少女胸口。

    “小心,那是诅咒!”

    迪克特低喊了一声。

    但希丝哪来得及反应,她才刚刚转身,便瞪大眼睛看着匕首穿过自己透明的身体,顷刻之间消失于无形。

    “希丝!”胡地见状哪还顾得手边的剑,一个转身就向少女冲去。

    而与此同时,帕克的箭才射到,那拜龙教徒等级虽高,也不得不侧身一避,让这一箭与自己错身而过,不过带走些许闪避值。

    但这个避让的动作,已足以让他身形一顿。他虽引开户胡地,但一道身影已经后发先至,越过了他。

    那是迪克特。

    年长的骑士距离希丝太远,没能力出手拦下他之前那一击,但他至始至终就明白拜龙教徒的目标不可能只是那少女而已。

    “阴魂不散的家伙!”那拜龙教徒低声咒骂了一声,他自然不甘心自己一番努力为他人做嫁衣,伸手向前一指,口中念出一长串晦涩至极的咒文。

    其他拜龙教徒有人手中举着火把,火光本来将众人的影子在这地下大厅之中拖得老长,但大厅之中回荡起咒语的声音,这些影子不合常理地扭曲起来,以那人为中心纷纷向他汇聚过去。

    他用手向前一握,汇聚起来的影子竟离地而起,仿佛有若实质一般像触手一样卷向骑士身后。

    “又是黑暗巨龙的堕落魔力,三十年之后你们还是只会这些东西,好好的人不当,要当没有思想的傀儡。”迪克特冷哼一声,作为玛尔兰的骑士他与这些人打交道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不等影之触手靠近,手握长剑反手一斩,一道弧光便将这触手在半空中一分为二。

    但那拜龙教徒显然没他轻松,他浑身直抖,脸色苍白地控制着这影之触手。只见触手被斩断之后,在他控制之下又一分为二,再一次卷向年长的骑士。

    迪克特见状这才凝重起来,这影之触手不算多么厉害的堕落魔法,但对方一心要缠住他却也绰绰有余。

    拜龙教徒却不止对方一个人而已。

    他事实上已经看到其他的拜龙教徒绕过他,向那祭坛冲了过去。

    “帕克!”年长的骑士回头大喊了一声,随即有些无语地看到这家伙居然抱着自己的十字弓跑出去老远。

    这家伙虽然还不至于落荒而逃,但也只躲在角落抽冷子射击。他是给拜龙教徒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却阻止不了拜龙教徒拿到那把剑。

    “你在干什么!”迪特克气得大喊一声。

    “迪克特先生,”帕帕拉尔人委屈地大叫道:“这不关我的事,你总不能指望我拿这些虎狼之徒有什么办法吧,我只是一个区区十四级还不到的可怜的弩手而已——你知道我其实更喜欢当个安安静静的制图员来着。”

    “你这混账!”

    迪克特无语,但也知道这小矮子是靠不住了。他正准备另想它法,但正是此刻,一直被众人遗忘在一旁的龙之金曈动了。

    她其实本来就比所有人都要靠近那把剑,只是拜龙教徒抢先出手,而年长的骑士又被这些人缠住,两方争斗之一下,竟一时忘了这地下大厅之中的这个正主的存在。

    因此正当两方打得不可开交之时,一道阴影缓缓靠近了祭坛边的那把剑。

    那是一条长长的尾巴。

    龙之金曈不知什么时候身后生出了双翼与布满鳞片的尾巴,额头上也生出鳞状的角的来,眼睛里像是燃烧着两团金色的火焰。

    她不动声色地地靠近那把宝剑,忽然之间用尾巴一卷,卷起宝剑。只见她眼中闪过一道炽热至极的光芒来,冲所有人尖笑起来:

    “哈哈,你们这些蠢货,现在这把剑又重新归我了!”

    所有人都是一愣,似乎完全没料到这个变故,不由自主地回过头去看向那个方向。

    但龙之金曈话还没说完,只见宝剑之上金光一闪,像是烙铁一样烫得她尖叫一声,她尾巴一松,竟然将剑丢飞了出去。

    然后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那剑划过一条抛物线,不偏不倚正巧正落在胡地身边。

    但后者正失魂落魄地跪在希丝身边,徒劳无功地想要握住少女的手,可是无济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