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之柱

作者:绯炎

    方鸻不断切换着视野之中的画面,黑暗中雨水与树叶扑面而来,由于不具备夜视能力,他让发条妖精飞得很低。而很快,他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画面。

    一道刺眼的闪电正从遥远的天穹降下,上连云霄,下接森林,令整个世界一片雪亮。

    纷纷扬扬的雨幕中,几张惊慌失措的面孔映入他的眼帘——二三十人,正一边向前逃窜,一边不住地向后看去。他们在滂沱大雨之中向前越过灌木,然后光芒逝去,万物又陷入沉寂之中,于是黑暗中只剩下雨水稀里哗啦的声音。

    方鸻微微一愣,他看到的这些人手无寸铁,身上的装束看起来似也不像是冒险者,倒更像是当地的原住民。这些人与其说是冲自己一行来的,倒不如说是在害怕与逃避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情况?”

    他心中微微一动,让其中一个发条妖精悬停,另外三个妖精骤然加速,掠过这些人的头顶向他们身后飞去。

    振翼机提速时发出一声细微而尖锐的机械蜂鸣声,分开的四羽扫过雨幕,带起一条薄薄的水线。

    地上众人当中,一个年轻人有些疑惑地抬起头来,在原地停下。他身后一只铁护手伸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Eior。”

    方鸻楞了一下,才意识到这是一句苏芬诺语,高地人们独特的鼻音腔调。这句话的意思是‘快走——’,这些人果然是原住民,而且是居住在塔伦的少数民族。

    系统自动调整了他的语言系统,让他听懂了下面的交谈。

    开口的人是这群人当中唯一一个带武器的人,一个年长而刚毅的骑士,斜背着一把双手剑,一头黑发间杂银丝,目光沉稳。他推了一把年轻人,片状的肩甲折射着淡淡的水光。

    “护民长大人,我刚才听到什么声音。”

    “是松鼠。”

    “那绝对不是松鼠的声音,大人,它在上面,我听到了。”年轻人有点激动地说道。

    “好了,不管那是什么,走吧,那些东西要追上来了。”骑士抬起头看了一眼黑沉沉的树冠,雨水落在他脸上,汇聚成溪流灌入盔甲之中。

    忽然之间,后面有人尖叫了一声。

    “它们来了!”

    那声音凄厉如同报丧的乌鸦。

    骑士一把将年轻人推开,年轻人跌跌撞撞向前跑出几步,回过头来。看到瓢泼大雨之中,森林另一头已经出现了一点点绿色的荧光,它们汇聚成海洋,从后面围了上来。

    是亡灵——

    方鸻看清了,那绿色的光斑竟是骸骨眼眶之中空洞的幽光。

    他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森林中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亡灵,以至于无数的幽光浮动在一起,形成绵延不绝的光海。白骨森森,彼此紧邻,像是刚刚从泥土之中爬出来。穿着破烂的盔甲,手持生锈的刀剑与长弓。

    缓慢而整齐地,在滂沱大雨之中一步步越过林地。

    怎么会有这么多亡灵?方鸻一言不发,举起右手五指一张,只发条妖精各自散开,飞入森林深处。他俯瞰整片森林,只看到无以计数的骸骨,正如一道无声的洪流。

    “迪克特先生!”年轻人着急地喊了一声。

    “带大家离开这个地方。”骑士沉稳地答道,他看了年轻人一眼。“快走,我答应你父亲带你出去。”

    年轻人犹豫了一下,但也明白自己留下没什么意义,他看看后面,一咬牙转身便走。

    黑暗中飞来一支羽箭。

    骑士伸手一击,便将那箭矢打飞出去。几个平民慌慌张张地正从他身边跑过,而远处森林的那一头,此刻整整齐齐出现了一排手持长弓的骷髅。

    “不好——”

    方鸻见状心中暗道不妙,急忙让发条妖精降低高度,试图去干扰那些亡灵射手。

    但晚了一点。

    骷髅长弓手走出森林之后齐齐止步,歪着脑袋抬起头,空洞的眼眶之中荧光闪动,犹如一团幽火。它们发出咯咯的响声,然后举起手中的长弓——

    一片开弓令人牙酸的尖利声响。

    年轻人回过头,看到这一幕不禁骇然,大喊道:“小心,迪克特先生。”

    骑士侧过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身,举起右手伸向背后,手指刚好触及自己修长的剑柄,他抬起头,沉稳地看着那些亡灵。

    骷髅长弓手齐齐松开了弓弦,它们受负能量加持的长弓可以不受恶劣天候的影响,弓弦高速振动发出的颤鸣在一刹那之间甚至压过了密集的雨声。

    刷一声轻响,一片残缺不全的羽箭挣开雨水的束缚,犹如一道正在升起的墙,带着点点水光,铺天盖地地压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