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之柱

作者:绯炎

    永生蠕虫的抗议一出,四周鸦雀无声。工匠挑战赛上一般少有人作弊,但一旦有人作弊,工匠总会的处理往往也十分严格,小到积分处罚,大到逐出工匠行列皆有可能。

    不过由于工匠挑战赛本身对于装备没有什么限制,所以也很少有人会检查参赛选手的装备——本来就百无禁忌,自然也就毋须检查。

    但现在的情况有些特殊,方鸻那发条妖精的异常表现所有人有目共睹,与前半程的拙劣全然不同。

    就算隐藏实力,但那个匪夷所思的自旋改出也难以解释——那根本不是一个二阶战斗工匠通过‘自身实力’可以做到的事情。

    不过侏儒裁判们没想到自己的猜测已经八九不离十,还在围在一起窃窃私语地议论着:

    “会不会是场外代赛?”

    “没那个可能。”主裁判抚摸着自己尖尖的胡须,断然摇头:“发条妖精是我们提供的,核心水晶上的链接者只会是本人,你我都核查过,不可能出漏子。”

    “谎报等级呢?”另一个人尖声尖气地问道。

    “那更不会,你忘了今天晚上比较特殊吗?”

    “这么一说,也是呢,那些高个子还测过参赛者的等级,那就更不会出错儿了——”

    “可总得要有一个解释?”众侏儒皆皱起眉头。

    最后还是主裁判经验丰富,把手从胡须上放下来,说道:“那问问他本人的意见?”

    于是众侏儒一齐跑到桌边,七嘴八舌地向方鸻询问道:“D12号选手,B3号选手希望检查你的个人工具,你的意见呢?”

    这还用问——让其他人看到手套里面的情况那还得了?现在里面只剩下一条完好的银轨,虽然之前还有两条,但看热闹的人可不会管那么多。

    用一条银轨操纵两个发条妖精,这简直和天方夜谭差不多,一旦传出去,方鸻用脚趾头想也明白,自己今晚算是交代在这里了。

    所以他果断地摇了摇头。“不可以。”

    侏儒裁判们其实早预料到了这个回答,工匠挑战赛上没有检查炼金术士工具的先例,因为比赛本身就不限定战斗工匠们使用什么样的工具,说方鸻利用他的工具作弊这种说法其实站不住脚。

    然而这样的回答并不能平息众人心中的疑惑,也不足以堵住悠悠众口。

    于是众侏儒又回头来看主裁判。

    主裁判也犯了难,犹豫道:“虽说工匠挑战赛上没有检查炼金术士工具的先例,但D12号选手你总得解释一下之前的情况吧?”

    方鸻挠了挠头,他怎么解释?他自己都不知道原理,就算知道原理,和他的等级与面板也匹配不上。还是老老实实说自己是一个龙骑士?一个一阶的龙骑士?先不说别人信不信,那他还不如把手套老老实实交出去。

    场上一时气氛有些尴尬。

    这时一旁的永生蠕虫怪声怪气地说道:“既然D12号选手不愿解释,那我也不强求,但我要求D12号选手在与我同台竞技时更换操纵手套,这不过分罢?”

    众人听到这个提议一片哗然——这还不过分?

    连裁判组脸上也露出为难之色,大部分战斗工匠的操纵工具都是经过自己改造的,这也是为什么工匠比赛一般不检查炼金术士工具的原因,因为涉及技术保密。

    而用顺手了的工具,一旦更换毫无疑问会大幅影响参赛选手的实力。永生蠕虫这话险恶的用心,基本是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

    人们皆看向方鸻,想看这位少年作何选择。

    但方鸻与他们想象中不同,前者震惊地看着永生蠕虫,好像看一个弱智:“你真让我更换手套,你确定?”

    永生蠕虫见他神色,却自以为得计,讥讽道:“哈哈,失了最大的依仗害怕了?没关系,害怕的话,我给你一个弃权的机会,不用在台上丢人现眼。”

    “B3号选手,注意你的言行,”裁判连忙出声:“禁止威胁与恐吓参赛选手。”

    方鸻差点被这家伙气笑了。

    少年虽然有点懵懵懂懂,但也不是圣人。这死胖子三番两次的在他面前晃了晃去,总是莫名其妙地针对他,就算是泥人,也难免有三分火气。

    他摇了摇头,好言提醒:“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后悔。”

    “我?”永生蠕虫差点笑出声来:“后悔?”

    众人眼镜碎了一地,他们没想到这个少年竟然同意了——这还是太年轻了啊!纵使是之前最怀疑的人,也不由摇头,更不要说在一旁顿足捶胸的胡地了

    裁判组也是讶异,不禁反复确认道:“你真的确定吗,D12号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