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之柱

作者:绯炎

    大厅上方,灰石壁上的火把光芒微微晃动,拖长了影子变化着不同的形状。

    未燃尽的松油升起一缕轻烟,氤氲汇聚于大厅的穹顶之上,烟雾缭绕中,龙角正显得愈发神秘与狰狞,就好像它们仍活生生存在于那些古老的传说与故事之中一样。

    正赛赛场上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嘤嘤嗡嗡的低沉人声议论纷纷,又不时响起一阵惊叹,盖过其他一切声音。

    只有张天谬一个人仿佛与这里的一切格格不入。

    他垂着眉毛,低着头专心致志地用指尖抚平袖口,对周遭一切置若罔闻。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用锐利的目光警惕地扫视四周。

    他看到自己的副手带着一个高大、巍然如巨塔一般的男人走了过来,其实只需要听脚步声,他就能分辨出那是此地旅店的主人。

    对方也看到了他,并向他轻轻颔首。

    张天谬甚至没有回礼的意思。

    “找到你们想找的人了么?”马扎克这才开口问道。

    他说话很沉稳,声音很厚。

    张天谬轻轻摇摇头。“没有,只有几个游客而已,其实他不太可能出现在艾尔帕欣,我们只是有备无患而已——你就当是上面放我的假好了,不过纯粹是多此一举。”

    他放下手来,才又说道:“说起来,多谢你帮忙。”

    “举手之劳,”马扎克答道:“那么旅店里的其他客人?”

    “我们另会想办法。”

    “那就好。”

    张天谬抬起头看着这个自己的老朋友,他并不算矮,但也要仰头才能看到马扎克的头顶。埃西亚男人都是这么高大与魁梧,相传这一族人的祖先来自于伊斯塔尼亚的荒野之上,体内流淌着黑暗巨龙的血脉。

    但他们也是巨龙的死敌,屠龙者的后代。

    “听说你打算把这间旅店转托给银林之矛?”他忽然问了一件不相干的事。

    但马扎克也并未回避这个问你,点点头:“你怎么看?”

    张天谬摇了摇头。“我是军人,你知道我们有纪律的。”

    “纪律,是指不插手原住民之间的事务?”

    “差不多,在合法的前提下,我们的原则是不干涉内外事务,对于各大公会也是一样的。”

    “若是其他国家的公会呢?”

    张天谬冷笑:“他们可以来试试。”

    马扎克好奇地看了他一眼。“你知道考林—伊休里安也有军队,但他们并非如此。”

    前者扬了扬眉毛:“我们与他们自然是不一样的。”

    “很骄傲,”马扎克缓缓答道:“不过,我现在需要的只是一个朋友的忠告。”

    张天谬这才楞了一下。“怎么了?”

    马扎克看向旅店的穹顶,那支巨大的龙角好端端地悬挂在那儿,一动也不动。沉默了片刻,他才说道:“我要离开这个地方了。”

    “离开?”前者有些吃惊:“怎么了,难道你要回伊斯塔尼亚?”

    马扎克摇了摇头:“我有我必须去做的事情,就像你负有的神圣责任一样,张。”

    张天谬忽然明白了过来,问道:“这是你把金焰之环拿出来的原因?”

    马扎克目光移向不远处的石台之上,托盘之中放着那金炽之环,几名矮人环绕四周,孔武有力地拱卫着这件宝物。

    “金焰之环虽然只是我早年间的得意之作,但我一直把它留下来用作纪念。就像女儿之于父亲一样,但终有一日她也会离开我的羽翼之下,遇上那个自己中意的人。”

    “你的口气可不像是离开那么简单,简直像是在安排后事一样。”

    “那也差不了太多——”

    张天谬看着他。

    马扎克停了一会,才继续说道:“我要去的地方很危险,在那之前我必须安顿好一切。”

    他说这话时,前者看到他黑幽幽的眼睛里没有半点波动,就好像在说:“街口又开了一家新的咖啡馆,我去喝一杯咖啡。”这么简单的事情一样,只是没有去去就回的意思。

    他的意思很明确,这一去,可能就不会再回来。

    张天谬忽然说了一句:“我们认识了有五年了吧。”

    “差不多,我还记得你的前一任长官,我和他关系可不太好。”

    “那是我的老上级,他去年退役了,你在这里说他坏话可不会让我高兴。”

    马扎克微微一笑。

    张天谬罕见地有些认真:“那我给你一个忠告吧,你要明白我们为每一个公民背书,而不仅仅是大公会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