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之柱

作者:绯炎

    “发光?”方鸻略楞了一下,小声反问。

    尘土弥漫背后八只暗红色的眼睛,在缓缓移动,一对对刃足插入坚硬的石壁内,那庞然大物轰鸣着张牙舞爪地了爬上了那个缺口。

    但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直到它停了下来。

    方鸻小心翼翼地看着那构装巨虫,奇怪地发现对方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趴在那缺口上定定‘看’着自己。他不知道那叫不叫看,但心中总有这么一种感觉。

    “它好像在看你?”连那个银之翳的女游荡者也发现了这一点,好奇地问:“你背包里究竟有什么东西?”因为她和方鸻并列,并不能看到丝卡佩的视角。

    方恒吞咽了一下,目不斜视地对身后说道:“丝卡佩小姐,帮我把背包拿下来一下。”他一边紧盯着构装巨虫,一点点平举起双手,生怕因动作过大刺激到那鬼东西。

    随他的话,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丝卡佩身上。

    纵使老练如丝卡佩这时也不由额头见汗,她轻轻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暗骂了一句臭小子。才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一边注视着缺口上那庞然大物,看到它一动不动,才抓住了方鸻背包的肩带。

    巨虫忽然发出一声汽笛的尖啸,向前蠕动了一节。

    魁洛德下意识举起巨剑,向前一步。

    这吓得所有人尖叫起来,花样百出地各自寻找掩护。“都给我站住!”丝卡佩气得大喊一声,同时一下将背包从方鸻身上拽了下来,丢到前面地上。

    构装巨虫内部发出一声低鸣,果然一下子停了下来,金属构成的躯体之下所有液压传动装置都在下沉,油液淅淅沥沥地流了出来。

    它的目光第一次脱离了方鸻,落在那个背包上。

    丝卡佩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好似虚脱。这个简单的动作就让她出了一身冷汗。

    背包真的在发光,像是在下面垫了一支手电,厚实的帆布也遮不住隐隐的微光,青蓝色光芒将帆布细密交织的纹路映得纤毫毕现。

    方鸻看到这光一怔:“这是……?”他忽然想起什么,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急切地冲过去打开自己的背包。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不由为他捏了一把冷汗,丝卡佩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上面——好在那构裝巨物像是睡着了一样一动不动,只用暗红色的目光注视着方鸻的动作。

    方鸻满手血痂,动作笨拙,丝卡佩摇了摇头走上去帮了他一把,“谢了,丝卡佩小姐。”方鸻掀开背包的布盖子,光一下变得明亮了起来,他愣了片刻,才用双手将那东西捧了起来。

    淡蓝色的光辉骤然明亮,方鸻像是从背包里取出了一团小太阳,光将他的脸映得雪白,刺目的光辉甚至让四周都变得幽暗了下去。在光芒的中心是一把水晶匕首,青蓝而湛,华美的银饰雕琢出它的护手与剑柄,展翼的天使与鸣唱的鸟雀,环绕着光辉四射的女神,光芒用一条条亮银色的纹路表现,展现出制作者精湛的手艺。

    匕首呈星状,水晶刀刃中隐有笔直纹路,构成了炼金公式的法阵。这是一种非常高端的设计思路,通常只用在那些需要动用大量魔力的战具之上。只是水晶上布满了狰狞可怖的伤痕,其中一道裂缝甚至还从内部破坏了它的结构。

    光就从裂缝中毫无理由地放射了出来,渗入每一寸它可以进入的角落,泥土、植被与遗迹石板之间的缝隙。

    方鸻眼底深处映着这团璀璨的光,不禁呆住了——这不是弥雅给他的匕首吗?

    他心中忽然生出一个古怪的想法,虽然一个声音一边极力告诉自己这只是巧合,一边却也忍不住胡思乱想。“艾德?”丝卡佩叫了他一声。

    但方鸻恍若未闻。

    正在这时,那构裝巨虫忽然之间发出一声低沉的呜咽声,咔嚓咔嚓站了起来,众人吓得都齐齐后退了一步,只有丝卡佩一把抓住方鸻想要拖开他,魁洛德也站到了他的另一边。

    方鸻还在发呆。

    那构裝巨虫像是一条黑沉沉的长龙一般顺着墙壁爬了过来,坚硬的墙面像面粉一样在它刃足下崩裂,众人这才第一次看到它的全貌——长得令人窒息,它快得惊人,硕大的头颅转眼之间已经来到了年轻的炼金术士面前,长长的躯干横贯整个墙面——另一端的尾巴还在缺口下面,根本看不到头。

    巨虫停了下来,四对眼睛居高临下一动不动地盯着眼皮子底下这个渺小的少年,它与方鸻之间的距离还不足十尺。

    方鸻几乎能闻到空气中弥漫的蒸汽的味道。

    但温度反而在下降。

    银之翳的那个女人冷得打战,微不可闻地说了一句:“它的核心水晶是冰长石,古代炼金术可以让它吸收热量转化成魔力……还有,它不只是你们看到的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