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之暗黑全职者

作者:纯洁的牲口

    身体还有些不便地贝利亚尔和雅思贝尔自然不方便出去,池宁羽快步走了出来,却见萨米吉纳和瓦沙克都走了过来,池宁羽呵呵笑道:“好家伙,你们这两个家伙又跑过来,是好事还是坏事?首先声明,好事就只管说,如果说是坏事的话。嘿,最好就别说出来,我可不想听。”

    “三年了,你这个家伙,就没有一点手痒地感觉吗?”萨米吉纳有些悻悻然,苦笑道。“为什么只有你们这些家伙能够舒舒服服的生孩子享乐?我们这些老东西就只能到处东奔西跑?”

    “开什么玩笑?”池宁羽有些惊讶地问道,“萨米吉纳,你在说什么?战争结束了,冥王哈迪斯也死了,六系也没有再扩大战争的可能性,那么你现在还有什么东西值得你去东奔西跑的?拜托。千万不要跟我说,还有什么其他的为难事情。”

    “别理会萨米吉纳这个老东西!”瓦沙克毫不客气的拆穿了萨米吉纳的叫苦,呵呵笑道,“没什么,听说雅思贝尔生产地日期就在附近。所以我和萨米吉纳过来,瞧瞧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嗯,不过我们好像来晚了,孩子生出来了吧。”

    “没错!”池宁羽难以掩饰住自己脸上的得意神色。嘿嘿笑道,“要参观吗?”

    萨米吉纳探头朝紧闭的房门看了一眼,哈哈笑道:“算了,这个时候参观?我担心会被贝利亚尔打出来。”

    “贝利亚尔的孩子也生了,所以现在她这几天内大概没法跟你动手!”池宁羽嘿嘿笑道,“好吧,萨米吉纳,老实说,我们是不是该找个地方喝一杯?”

    “别看我,我可没说要离开!”安杜马里显然是被吉蒙莉偷袭了一下。疼得险些叫出声来,急忙分辩道,这个已经变成了受气包的惧内魔神地话不禁让见多识广的萨米吉纳和瓦沙克脸色古怪,瓦沙克迟疑了一下,用商量的口气说道:“我说吉蒙莉,不至于把安杜马里管得这么紧吧?要知道,现在已经没有战争了,你还担心什么?”

    “我可什么也没做!”在外人面前。吉蒙莉还是表现出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轻笑道,“安杜马里要做什么。我可没说什么坏话啊。”

    “嗯,我们打算邀请安杜马里和池一起去喝杯酒,有问题吗?”萨米吉纳笑嘻嘻的把脑袋凑了过来,看着吉蒙莉怀里地小婴儿,呵呵笑道,“好个小家伙,一出生就是先天的暗系元素体,瓦沙克,你也过来瞧瞧。”

    瓦沙克没有动,摇头道:“不用看了,这小家伙实力还远远不如安杜马里和吉蒙莉,弱的很,暂时还没有什么看头。”

    “废话!”吉蒙莉白了瓦沙克一眼,虽然瓦沙克在暗系魔神中的地位高过吉蒙莉,不过同为魔神,吉蒙莉倒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忌讳,“难道你刚出生三个月地时候就已经达到我和安杜马里的高度了吗?”

    “嗯,还没有!”瓦沙克呵呵笑道,伸手拉起安杜马里和池宁羽,“借用三个小时,不介意吧?”

    “随你们的便!”吉蒙莉皱了一下鼻子,若无其事的耸耸肩,抱着婴儿回身走回小屋,安杜马里早已经心痒难搔,打开了空间通道,众人鱼贯而入,消失得无影无踪。

    “直说吧,萨米吉纳,没有什么事情,你们是不会来找我的,更何况是和瓦沙克一起来?”吃得满嘴流油的池宁羽头都不抬,嘴里塞满了烤肉,含糊着说道。

    萨米吉纳和瓦沙克对视了一眼,迟疑半晌,还是萨米吉纳开口道:“池,说真的,还真的有点小事要你帮忙!”

    “我就知道没好事!”池宁羽没好气的开口道,“说罢,我现在心情还不错,不过有危险的事情最好就别来找我了,你们知道地,我刚刚多了两个儿子,所以,最好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别来找我了。”

    “放心好了,没有任何的危险,不过这件事情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了,所以只好来求助你,说不定你可以帮助我们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瓦沙克接口道,“你知道的,自从冥王死了之后,人类大陆中一直风平浪静,但是就在前一段时间,在所有的人类国家中,突然出现了很多神殿建筑,没有卫兵,没有神官,什么都没有,但是这件事情实在是太令人惊讶了,我们这段时间一直在追查,但是什么都没有查到。所以,我们只能来问问你,看你是否知道一点什么情况。”

    “神殿?”池宁羽停止了咀嚼,沉吟半晌,开口问道,“是什么样的神殿?”

    “这个…我们无法形容!”萨米吉纳苦笑道。“不过这个城市里就有一座,如果可以地话,想请你去看一看,说不定能够看出什么来。”

    金碧辉煌地神殿,完全是古希腊样式地神殿,矗立在平原上。看起来给人一种很是玄妙地感觉,池宁羽、安杜马里、萨米吉纳和瓦沙克站在神殿门外,看到空空如也的神殿,都有些不知该从何说起。

    “这些神殿,每个城市都有吗?”池宁羽沉吟着。开口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