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尽头

作者:青衫取醉

    刘志林有些坐卧不宁。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的敲门声。助理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刘总,隶山科技的陈总到了。”

    刘志林赶忙站起身来说道:“快让他进来!”

    刘志林有很多问题要问陈涉。

    对于这次超梦的问题,刘志林想到了三种解决办法:第1种是找网络监察去揪出问题的源头,切断传播途径;第2种是让dcpd找到研发黑超梦的小作坊。

    但是这两种办法都不一定能够成功,毕竟现在很多人用影评的方式把信息广泛地传播开来。抓也抓不过来,无法切断传播途径,完全无助于事态的解决。

    而想要找到研发这款黑超梦的小作坊也不一定能够成功,毕竟这个小作坊能够在之前的很多次严打里面幸存下来,足以说明这个黑超梦的制作人隐蔽意识很强。

    更何况黑超梦本身就是错综复杂的地下渠道,这些黑超梦的贩子消息都非常灵通,说不定在dcpd内部还有不少的内应。抓一些小毛贼,他们往往是地下渠道的下线,抓了也不知道太多事情,而一些真正掌握事情的根本抓不到。

    所以刘志林思前想后,现在的事情还真的很难解决,唯一能抓住的也就是隶山科技和陈涉。

    对于这次的事情,刘志林当然是有些迁怒隶山科技和陈涉的。

    原因很简单,原版超梦就是隶山科技开发的,现在起到了这么不好的效果,隶山科技当然难辞其咎。

    陈涉这个制作人当时拍着胸脯保证这款超梦是为了宣传银星建设计划的,刘志林也给了最大程度的支持,不论是资金、宣传渠道还是银星建筑的内部资料,可是最后却搞成了反向宣传。

    刘志林能不把锅算在陈涉头上吗?

    所以刘志林打算先兴师问罪一番,让陈涉意识到这件问题的严重性,逼着陈涉想办法去解决。

    然而刘志林还没来得及开口,陈涉已经先一步说道:“刘总,您可得为我做主啊!”

    陈涉这委屈巴巴的表情,让刘志林愣住了,他本来是想兴师问罪的,但是很多话卡在喉咙里没能说得出口。

    他还没转过弯来想到如何回应,陈涉又说道:“刘总,现在市面上的黑超梦实在太猖獗了!”

    “之前黑超梦就很猖獗,我也在议会上提议过要整治黑超梦的情况,dcpd派出了这么多的人力清剿黑超梦,可到最后黑超梦却越剿越多!”

    “现在的情况愈演愈烈,网上有很多人说黑超梦才是这款超梦的完美版本,而我们的原版超梦根本就不值一提。还说这个黑超梦的制作者才是真正的天才,我们只不过是一家普通的超梦开发公司。”

    “您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我们明明费尽心思研发了这款超梦,可是那些制作黑超梦的只要改动里面的几个点子,在口碑和营收上就立刻盖过了我们,这公平吗?”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对于我们隶山科技来说,虽然损失了很多的利润和口碑,但我们的损失还不是最大的。”

    “最严重的问题在于,这款黑超梦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挑衅!是对黎明市议会、对您、对  dcpd的严重挑衅!”

    “这个黑超梦的制作者完全是顶风作案,我认为这种情况必须要严惩!”

    “关键是他还完全曲解了我的想法。”

    “我本来是想通过这款超梦,唤起大家对银星建设计划的支持,可是他进行了可耻的修改,在黑超梦中植入了很多的负面情绪。再加上别有用心的人一解读,我费尽心血研发的超梦,完全被歪曲了。”

    “作为超梦的制作者,每一款超梦都是我的孩子,看到我的孩子被别有用心的人曲解和误读,我心痛啊刘总!”

    陈涉的这番话情真意切,痛惜之情溢于言表。

    刘志林本来想责怪他为什么搞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但是陈涉的这一番发言,让刘志林也无话可说了。

    是啊,闹成现在这个样子,隶山科技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啊。

    陈涉研发的原版超梦确实是宣传和赞扬银星建设计划的超梦这一点没有太大的问题。毕竟刘志林自己也玩过,感受到了那种昂扬向上的精神和建造过程中给人带来的快乐。

    网上很多人的无脑差评和谩骂也证明了这一点。这相当于是陈涉用这款超梦奉上了投名状,把隶山科技的名声和银星建设计划,以及这些大财团给牢牢地捆绑在了一起。

    出现现在这种情况,最大的得利者是真理广播那群散播坏思想的家伙以及借此通过黑超梦达成敛财以及其他不可告人目的的黑超梦作坊。

    这个时候,陈涉无疑是站在刘志林这边的。两个人都是受害者,此时再互相攻击,把锅甩在对方身上也没有什么意义,除了加剧内部矛盾之外,根本无益于问题的解决。

    想到这里,刘志林也只好说道:“陈总稍安勿躁,我这次找你来就是研究解决方法的。”

    “这次我们都是受害者,都有利益损失。你放心,那些藏身在暗处的小人,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把他们揪出来,跟我们做对的人从来都不会有好下场!”

    “不过这些人毕竟很狡猾,网络监察不一定能找得到他们,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商讨短期的对策,如何能够消除影响。”

    “我觉得可以考虑暂停这款超梦的所有宣传,暂时禁止网上所有人讨论这一话题。防止事态进一步恶化,你觉得呢?”

    陈涉摇了摇头,“我觉得不妥。”

    刘志林愣了一下,“为什么?”

    陈涉语重心长地解释道:“刘总,这款超梦现在出了一点小问题,但还不致命。可如果暂停了这款超梦的所有宣传,禁止所有人讨论这一话题,不仅没有防止事态进一步恶化,反而还会让小问题变成大问题,所以千万不能这么做!”

    刘志林更加费解了,“这是何意?”

    陈涉继续说道:“刘总你想啊,如果暂停了这款超梦的所有宣传,禁止所有人讨论这一话题,岂不等于是不打自招了吗?”

    “银星建设计划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的计划?当然是。因为银星是所有人的梦想之地,是旧土和银星上的所有人类集中力量为未来百年所建设的新家园。能够参与银星建设计划,对于所有人而言都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情。”

    “如果仅仅是因为几个卑鄙小人的诋毁就不敢再对这件好事大规模宣传,这岂不是正中了对方的圈套吗?”

    “虽然可以从网络上堵住人们讨论的渠道,可是在私下里,在其他一些无法监控的渠道,人们反而会讨论地愈演愈烈。而且这一封等于是坐实了真理广播那群跳梁小丑的猜测。”

    “等于是承认了银星建设计划,不是为全人类服务的,只是为了从旧土上掠夺资源,供少数权贵在银星上享受的这种说法。”

    “这怎么能行呢?原则问题绝对不能马虎!”

    “而且我们所面对的也不只是普通的网友,其他的大财团甚至更高级别的大人物们也都在看着我们。这时候如果我们反应过激或者表现出过度退让的态度,影响的可是整个银星建设计划的形象。”

    “到时候,这个责任我们可是承担不起的。”

    陈涉这一番话,把刘志林给说懵了。

    他脸上浮现出迷茫的神色,而后陷入了沉思。

    陈涉提出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那就是即使从网络上完全禁止这些内容的讨论也于事无补,反而会造成更加恶劣的影响。

    到时候等于是官方承认了银星建设计划,就是如同真理广播所说的一样。之前的那些全都是虚假宣传,真实目的就是搜刮旧土上的资源,为权贵们在银星上建立一个安全的天堂。

    等于是不打自招了。

    虽然现在也有很多人怀疑,但是怀疑和官方认证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刘志林考虑片刻之后说道:“那陈总,你的意思是我们不能掀桌子,而是要继续保持对这个舆论阵地的争夺?”

    陈涉点了点头,“没错。”

    “不得不说,对方实在太狡猾了。我们在这种被动的情况下,只能选择一个损失相对比较小的方案。”

    “重要的不是网友们在讨论什么,而是上面的人看到了什么。”

    刘志林感觉自己的思路正在被陈涉一点一点的带着跑,突然觉得陈涉说的很有道理。

    这件事情归根结底是因为真理广播的人太狡猾了,他们故意曲解了这款超梦的意思,还通过游戏评测和影评的方式,对这些蛊惑人心的观点进行了大范围传播。

    想要禁止网上讨论相关话题,虽然不难做到,但是做起来会有些麻烦。而且动静肯定会很大,毕竟这么热的话题一夜之间完全消失,傻子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如此一来,不仅类似的讨论在私下里会愈演愈烈,而且实际上也是一种掩耳盗铃。

    对于刘志林来说,普通的网友和底层人如何讨论其实并不是最关键的问题。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银星联邦的大人物和其他的议员以及那些大财团会如何看待这件事情。

    普通人的讨论顶多也就是制造一时的热度,对刘志林不会有什么根本上的影响。可是如果银星联邦的大人物因此对刘志林产生了不好的印象,那么刘志林以后的前途也就会变得相当黯淡。

    站在那些大人物的视角,本身刘志林通过这款超梦宣传银星建设计划是有一定功劳的。真理广播突然出现打乱了计划,这是个意外。

    可如果刘志林突然反应过激地把所有关于这款超梦的宣传全都撤掉,禁制了相关讨论,那么一来就是否定了自己制作这款超梦的功劳,另一方面也因为过激的反应加剧了负面影响,会留下办事不力的印象。

    反过来说,如果刘志林能够大大方方地继续宣传这款超梦,同时又以一定的手法来抢夺舆论阵地,那么至少表面上会比较过得去。

    也就是说,为了不进一步产生负面影响,刘志林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推广这款超梦,而不能直接来一个180度的大转弯,把过去做的那些事情全都否定掉。

    刘志林有些进退两难,他考虑了片刻之后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我再考虑考虑,对超梦的宣传还是先不变。”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