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影本纪

作者:邪影

    “天帝千秋万载,永享天福!”

    金鉴殿之内,所有文武百官、使者代表全部长揖到地,高声称颂。

    片刻之后,从金鉴殿蔓延开来,激昂之声犹如海浪般一波高过一波。犹如风暴般席卷全城,震荡全城!

    看着激动莫名,长揖在地的文武百官、各个势力使者;

    闻者回荡耳际,响彻天地的颂德之声;

    邪影痴了,麻木了!

    身穿锦衣的平民奔走武城之内,生命森林中绿光漫起,城内钟声凭空而鸣,万千雨露从天而降,河水开始奔流,万物蓬勃生长,邪武帝国举国欢呼。

    战争似乎在呼声中掩埋在了昨日,经历铁血沐浴的邪武帝国,似乎终于繁荣安定下来,各个种族之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

    钟鼓悠扬,烟波浩淼,生机嫣然,处处一幅祥和宁静,繁荣昌盛之状。

    “大秦帝国使者赵高,特奉我主秦始皇之命,恭贺邪武帝国吞并魔法王朝与所罗门王朝,成为真正的第一势力!恭祝天帝千秋万载。永享天福!”

    呐吼平息,一个秀气阴柔的身影率先出列,拜倒金鉴殿下,尖声尖气地扯着嗓子嚷道!

    “…”

    秦始皇近侍赵高,能步入金鉴殿者,并不陌生,听闻赵高之言,众人不由一阵哗然。

    随后一阵落针可闻的寂静!

    连昨日的第一强国大秦帝国,都派遣使者,借机表示对邪武帝国实力和势力的肯定,那天地间。还有谁能与邪武帝国相抗衡?

    “西楚帝国使者

    “阿西尔部落使者”

    “婆罗门天国使者”

    “铁血帝国使者柳蝶衣

    “欧美联邦使者,””

    “无天帝国使者,”

    ,正泣比北

    紧随反应最快的赵高之后,各个势力使者争先恐后般纷纷出列恭贺,内容大同小异,紧随着大秦帝国明言邪武帝国乃如今第一势力之后。其余势力使者,也纷纷加上了这么一句!

    这是邪武帝国在所罗门战争之后,大封群臣的典礼,请他们来,主要是做个见证。如今一见。怎么反而成了对如今势力最大的邪武帝国是否是第一势力的承认典礼?

    金鉴宝座之上,为了保持威严。邪影不得不努力让自己的面孔毫无表情……

    俯瞰激动自豪的邪武百官,俯视拜倒殿下,纷纷称颂的各个势力使者。

    邪影迷失了……

    回望前尘,这就是自己所要的吗?

    或许各个势力使者有拍马屁的嫌疑,但不得不承认,除非邪武大帝暴毙而亡,否则统一天下,不过是早晚之事。

    百米平方的纯金打造的金鉴宝座,数里方圆的金碧辉煌的金鉴殿,离邪影最近者,也隔着数十米……

    高坐金鉴宝座之上,感受着身下黄金宝座,邪影忽然感觉到一阵寒冷”

    没有傲视天下的唯我独尊,没有傲视群雄的万丈豪情,甚至看不出一点点昔日枪神的嚣张气焰,

    彷佛一个疲惫不堪,佝偻着腰,孤零零缩在黄金宝座的老人,僵硬的神情和身躯,犹如冰冻的死尸”

    任由殿下众臣呼喊,任由世间眼光凛冽,任由红尘毁谤赞颂参杂……

    那是一种形影相吊。孤寂落宾的萧索意味”

    那种感觉,叫迷茫,叫索然无味!

    “退朝!”

    还未回应各个势力使寿的称颂,邪影猛然站起,大手一挥,身形一闪。直接消失在金光璀璨的黄金宝座……

    留下金鉴殿众人面面相觑,不由得自我沉思,难道是夸得太过分了?可别蔫怒邪武大帝才是,如今各个势力都自身难保,如何招架得住邪武大帝的报复!

    武城后殿,花园亭谢……

    邪影挥退紧随的侍卫、随从,独自站立亭榭中,静静地看着本能来往游戈的鱼儿,”

    “你迷茫了?失去斗志了?”

    一阵感慨温柔的声音起,邪影没回头也知道是谁,能无声无息靠近自己,敢跟自己这么说话的人,除了拉结尔,没别人了!

    “嗯!”对于拉结尔,邪影倒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了当便承认了!

    “没记错的话!当初你不就是为了让自己,让身边的人安全、安逸、无忧无虑活着吗?现在你做到了,至少此时此刻,你做到了!为何迷茫?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拉结尔莲步轻移,直到邪影眼前澄清的池塘倒映着一个浑身洁白,气质优雅高贵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