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进化

作者:卷土

    然,面具人从身后拔出了两把银色的长长刺剑,就是欧洲王室间相互决斗所用的细剑!只是上面的寒光却是锐利刺目,显然极其锋利,他仿佛一只鸟展开了翅膀一般直接张臂,然后在身前交叉相击,出“诤”的一声轻响!

    方林大口喘息着,艰难的爬起身来,歪斜站立,望着眼前的这个神秘的黑袍敌人。他虽然连站都站不大稳,但是身上的那股凶悍倔强之意,依然是锋芒毕露!

    银色的刺剑在空中刺割出两道绚丽的轨迹,呼的一声交叉切割,这神秘黑袍面具人只是一个滑步,便到达了方林的身前,两把细剑似毒蛇吐信,对剪着刺向方林的咽喉!

    方林一翻腕,贝雷塔手枪已在手,人倒翻而出,冷静的扣动扳机,弹壳不住抛飞,一粒粒子弹连射而出,神秘面具人手中的银色细剑却在空中安静优雅的划出一道道细线,每一粒射向他的子弹都仿佛被直接吸附了过去,然后被轻易弹飞!

    这还是方林在现实世界里第一次开枪失手!

    两人一进一退,双剑在空中划出道道冷酷的死亡轨迹,方林深吸了一口气,忽然反身扑上,拿身体抵向了锐利的剑尖,这时候他再次启动了顽固技能,但是对手竟似知道他有此一着似的,以左足为轴心,轻盈的一个旋身就避了开去,然后后撤一小步,始终保持着与方林之间的两米最佳攻击距离。

    方林地顽固技能只能持续三秒。竟是被这面具人硬生生的左移右摆,磨了过去,三秒时间一道,那两把细长的银色刺剑就一左一右,直似毒蛇的蛇信一般反刺了过来!他竟似完全了解方林技能的特性!

    这两刺之意并不在于伤人,而是在逼,一步一步的稳扎稳打,将方林由目前的劣势逼到绝境上,这是极高明的做法。就像是高手对弈。持白先行的一方始终能将自己地胜势拿捏住,不慌不忙,稳扎稳打,对于秉性就喜欢出奇兵制敌。不按常理出牌的方林来说,这正是最令他头疼的战法!

    这时候天国神族血液的效果越强烈,那把锋利地离谱的双刃剑更加强悍了,纵未伤敌。也须自伤!方林眼球中的毛细血管都出现了轻微的破裂,以至于在他地眼里,整个世界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血色。而面对刺来的银色细剑,他竟是直接伸手出去。拿手掌硬生生的抵了上去!

    尖锐地剑头轻易的刺破皮肤,直接穿刺进肌肉,冰冷的感觉和血肉相触。然后直接渗透入骨髓里!这一剑长驱直入。势如破绣地刺进方林迎面抓来地手臂。带来地巨痛可想而知!但是方林竟然面不改色,五指一屈。捏住剑身,轰的燃烧出了一团紫色地火焰,直接向面具人的脸上抓去!

    这一击眼见得是自伤己身,反击强敌的妙着,眼见得那面具人避无可避,被他这一抓抓正的话,浑身上下都要被紫炎所灼烧覆盖。但是斜刺里陡然又传来一股巨力!直接将他的身体都生生打飞了起来!

    方林眼前一黑,终于在半空中就失去了意识,他的最后一个念头是:

    “***,原来狙击枪不止两把!居然还有第三个狙击手!”

    被一枪击中的方林在空中被打得横飞了出去整整三米,然后才落地,翻滚了几圈后停住,血从他的身下汨汨流淌而出,那面具黑斗篷人走到他的身前,冷冷站定,开始方林那一抓虽然没有触到他的脸,但余势未衰的火到底还是沾染到了斗篷的下摆,紫焰立即延伸向上,烧毁了下半截斗篷,露出了一条修长丰盈的大腿。腿上还套有深黑色的细网型(鱼网)的透明光滑丝袜,给人的感觉不仅是肉感,更有一种逼人心魄的性感!

    而周围未完成建筑的制高点上,6续有着面无表情的黑色墨镜男人现身,手上不约而同都持着一把美国的贝瑞塔(BaRReTT)m82a1重型狙击枪!大略一估计,至少在十人以上!

    原来竟然有如此之多的狙击手!

    这个局……布得竟然如此精密!

    ……………

    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在茫茫的怒海中浮沉,而精神则化作熊熊的紫色火焰炽热燃烧,最后的结局就像是灿烂的烟火,在最璀璨的时候,就是结束的尽头!

    不知是过了几秒钟又或是几个世纪!

    仿佛浑身上下都将由内至外都即将焚烧起来的时候,有人扶起他的头,猛灌了几口清凉的液体进去,所过之处若冰线滑入喉咙当中,灼热顿消,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舒泰与冰爽。方林"shen yin"了一声,睁开。

    他收到的第一个信息就是来自梦魇印记的:

    特殊惩罚任务(已解除)

    这是一处并不宽敞的房间,除掉床和一个精致的书柜以外,便只得两个红木小凳。阳光从窗口安静的投射了进来,洒下点点班驳的树影,分外显得周围窗明几净。方林大声的喘了几口气,甩了甩头,张了张口,才觉得自己的嗓子已经哑了,要很吃力的才能出声音。门口站着一个高挑的婀娜身影,正在小声的打着电话。

    从方林的角度,是看不到这个身影的脸的,不过单看背影,就十分赏心悦目,这女人穿的是浅棕色和浅绿色相衬的纯羊毛欧式短裙,还穿着一对长及小腿的小牛黑色长靴,长皮靴和短裙之间露出一截小腿和大腿,可以看出裙子里面穿着一对带有深黑色的细网型(鱼网)的透明光滑丝袜,不但能展现着她那对**的嫩滑,而且这种今天时髦的鱼网式丝袜更悄悄地渗透一些野性的味道,非常撩人。她外面套上一件长长呢质黑色外袍,外袍的长度刚好比短裙高一些,没有遮住她那对性感得十分肉感的的大腿。反而有一种遮掩的诱惑。

    “你……林的眼神里流露出一种相当奇怪的意味,他很吃力同时又很坚决的道:“格林!”

    这女人挂断电话,转头望了过来,她的双眸又大又明亮,而且深邃灵透,瞳孔泛着淡淡的浅绿,是典型的混血征兆。

    “果然被你猜出来了,不愧为isdom先生(智慧先生,方林在第一次见到格林的时候,就这样介绍自己)。”

    方林冷笑道:

    “我要不是自身出了点问题,早在厂房的时候就应该推断出来是你了。”

    他此时终于明白自己的自觉为什么一直对格林有所排斥了,这是因为阮明远这个同样是女扮男装的同伴带给他的心理障碍!虽然格林掩饰得非常出色,甚至远远比那个阮明远更好,但是方林身体里的本能已经直觉的感受到了格林所散出来的雌性荷尔蒙的信息片段,在努力的排斥,拒绝她,同时直觉也不停的向着身体示警!

    格林面对方林的冷言冷语也不动气,直接走到方林身上,弯下腰与很暧昧的与方林脸脸相对,轻笑道:

    “那又怎样,你现在还不是落在了我的手上!方林方先生。你可以叫我妮可(nico1e),我的中文名字是林吟袖。”

    哪怕弯下腰来说话,格林的头部也是呈现挺直的角度,显示出这女人的倔强,独立性格,两人靠得如许之近,方林可以清晰的分辨出她红唇清晰的色泽,而眉毛像短短的柳叶,皮肤颜色较深,却透出健康的感觉。黑瀑般的直垂到背上,浓厚光亮,在最末端处才烫成绻曲的卷。丛边处,耳下的细细长长的三角状金属耳环闪闪亮。

    方林轻微的移动了一下,使自己的脸同得林吟袖离得远了一点,有恃无恐的道:

    “那又怎样?你想杀我的话早就动手了,之所以让我活下来,只怕是有求于我才是。”

    林吟袖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看来你的苦头还没有吃够?”

    方林望着她的眼睛冷冷道:

    “你敢把我怎样?我没有任何值得你要挟的东西。”

    “你!!”林吟袖恼怒道

    十章神秘礼物送上。各位读者巨巨感觉如何?

    呵呵,阿土的感觉是手指都麻木了,浑身都在酸痛。

    在这十章出之前就有朋友说,你这样干很吃亏,还是任务吧,而且现在是月底,正是求月票的关键时刻。

    阿土想了想,还是先了。不为什么,只是想很诚恳的回馈一下各位一直都在忠诚支持我的读者们,同时让没有享受过十更快感的同志门体会一下这种畅快的阅读感觉,没有你们,我爬不到现在月票的位置上,没有你们,我也不会有动力将这本初衷是玩票性质的书写到这个地步!

    我很真诚的感谢你们——

    我并不喜欢用过多的语言来表达这——

    所以将之付诸了行动,鞠躬行礼,

    最后,还是老生常谈的求一求月票。如果你觉得阿土的书还能入目,如果你觉得阿土的人品还行,如果你觉得阿土还够勤奋,就请在这月末的最紧张的时候,推阿土一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