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亡命天涯

作者:大漠小鸟

    16.迷茫

    清晨,心里的悸动让我从睡梦中醒来,去哪里练功呢?小树林已经不适合我了,想来想去,最后我还是决定去楼顶,换上运动服,拿上一本教科书,爬上顶楼,四处一看,果然空无一人,寻了个角落,书放地上,我盘膝而坐,内力运行的瞬间,我感觉到自己的丹田一片清凉,隐约中,我竟然的感到自己周围的情情景景,心里一喜,我忙加快了运功的路线,果然,我的感知程度喝以前相比有了大幅度的提高。

    第五层,这个就是第五层内功的效果吗?看着自己手里的课本,我的心里想的却是刚才闭目感受到的自己周围方圆百米之内的情形。

    “啊,那个不是丰宇吗,他竟然这么早的在这里学习!”旁系的一个书痴嘴里轻声的嘀咕传入我的耳朵。

    缓缓站起,盯着双手中捧着的书本,我目不斜视的走下楼顶,嘴角带着一丝轻笑,刚露头的太阳将我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白天无大事,打扫卫生,领取新课本,下午自由活动,看着这里的同学,看着飞煦关心的目光,我选择了逃避,干完了自己应该作的事情以后我就回到了宿舍。

    宿舍里空无一人,老二他们都在班里忙着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躺在床上,我把自己从步入刑场以后发生的所有事情又从头到尾的整理了一番,结果发现自己还不是一般的幸运,虽说离不开自己的努力,但是有些事情却又冥冥中似乎自有天意。

    不过,现在我的噩梦终于来了,内功,我所修炼的内功,现在已经进入了第五层,下面没有任何的反应已经有不少的时间了,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够突破的五层的限制,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可是这一关实在是难熬啊,过了这关,还有下关,真不知道我自己的有生之年能否过去!

    越想我是头越痛,看着窗外的太阳逐渐下山,我摇摇充满了矛盾的脑袋,从床边拿起游戏头盔,已经到了和老大约好的时间了,还是先进去好了。

    老大如约的出现在我的眼前,看到我的脸色不是太好看,老大问我道:“老弟,怎么了,看你的气色不是很好,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轻轻的点点头,又摇摇头,我还真是不知道怎么和老大说这件事。

    “老弟,如果不开心的话说出来,憋在心里不好!”

    “唉!”我长长的叹了口气,张口欲言,可最后又闭上了嘴。

    “走,通缉个玩家我们爽一下去!”老大看我还是无精打采的,提出了建议。

    “呵呵!”我苦笑两声,终于问道:“老大,是这样的,有一件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事情,可是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完成他,现在非常的痛苦,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我委婉的说了出来。

    “那你用自己的全部身心去作这件事了吗?”老大反问我道。

    我摇摇头,全身心的投入到练内功中去,我现在作的差远了。

    “老弟,全身心的投入一次吧,你那么聪明,肯定可以成功的!”老大的眼神中充满了对我的鼓励。

    全身心的投入一次,唉,我还在求学中,如何才能全身心投入呢?还有辉煌,难道要让我放弃辉煌?

    “老弟,人生百年,岂能空留遗憾?即使失败了,你也不会后悔的!”老大的声音再次的在我耳边响起。

    失败了,唉,要是失败了的话,我后悔也没有用了,或许那时自己唯一的希望就是做个变性手术!

    随便的挂了一个通缉榜上的玩家,一夜都是迷迷糊糊的,不知所为,老大也看出来我的不对了,在他的建议下我们零点就下了。

    此后的几天,我在脑海里反复的思考着这个问题,全身心的投入一次,如果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练习内功中的话,那么qh这个学业肯定是要暂时放弃的,至于说放弃多长时间全是一个未知数,辉煌我也是要放弃的,放弃多少时间我也不知道。

    “老大,老大!”老三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哦,什么事儿啊?”我睁开闭上的双眼,伸了一个懒腰,问他道。

    “嘿嘿,好事,刚才下课的时候,飞煦问我你现在怎么样,看她的意思好像是想你了,晚上,嘿嘿!”

    看着老三一脸的淫笑,我就知道他的脑袋里肯定想的都是些龌鹾东西。

    “是啊,老大,都出来四天了,晚上你也该回去了!”老二在那里理所当然的点头附和着。

    “老大,这个人参还用不用?”老四从床底下摸出了一个人参对我说道。

    靠,心里骂了他们一句,我哈哈大笑着说道:“好了,好了,本来想多陪陪你们的,省得你们说我重色轻友,晚上我就过去,不陪你们了,现在就走,晚饭你们自己吃!”

    说完,我从床上爬起来,看看那个游戏头盔,实在是显眼,还是算了,拿起钥匙、钱包和手机,在老三他们嗷嗷的叫声中我离开了宿舍。

    给飞煦打了个电话,问候了一下,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简单的说了几句,我就挂断了电话,走出了qh的校门,一路彷徨,最后我进了一个僻静的小饭店,叫了几瓶二锅头和小菜,我就开始了独斟独饮。

    只是心里的郁闷实在是无人可说,头越来越沉了,月上枝头,接了帐,一摇三晃的,我也不知道现在自己应该去哪里。

    家,我在外面还有一个家呢,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没有想到哥们我现在又回到那已经放弃了多年的家。

    门,灰尘很多,重重的推开,还是老样子,一切都和以前没有任何的变化,随手关上门,我往地板上一躺,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屋顶,良久我站了起来,坐在了雅丽的照片前,伸手抓过镶着她照片的框架,搂在怀里,往床上一躺,终于我沉沉的睡去了,眼角挂着一滴泪水。

    ******

    看着窗外的北京夜景,雅丽的心里充满了迷茫,自己回来了,2年了,自己而今终于回来了,和父母之间约定的时间到了,自己回来了,可是昔日的那份爱情还在吗?

    车,缓缓的停在了qhxxxx小区的门口,看着这个曾经给自己带来无比快乐的地方,雅丽的心里忐忑不安。

    门,轻轻的打开了,屋子里面竟然开着灯,雅丽的心里顿时警戒起来,眼睛一扫,地上灰尘中有一个大大的人形,一串脚印通往卧室,关好门,雅丽走到了卧室的门口。

    顿时她的眼睛充满了雾水,因为她看到了我,沉睡中的我,在我的手上,雅丽看到了自己留下的照片,咣当一下,她手里拿着的手提包掉在了地上,眼泪脱眶而出,在阿宇的心里还是最爱着自己的。

    心里一悸,我听到了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睁开眼,我看到了一个美丽女子的脸,曾经是那么的熟悉!

    “雅丽!”我开口说道。

    “阿宇!”雅丽轻轻的吐出了这两字,然后倒入我的怀里,感受着她不停抽搐的身躯,我双手抱住了她。

    热吻,我熟练的和她接着吻,可下面清凉依旧,我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在做梦,可是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又该如何的对她说呢?

    良久,雅丽的双颊充满了红晕,2年的禁欲生活让她这时变得更容易动情,可是我的下面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你,难道不想我吗?”在我的耳边,雅丽轻轻的说道。

    叹了口气,推开了雅丽,看着更加成熟和艳丽的她,我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2年了,唉,2年了!”

    “我知道你心里是最爱我的,阿宇!”雅丽拿起自己的照片,肯定的说道。

    看看她美丽的脸庞,感受着自己的下面,我伸出了右手,轻轻的拍在了她的睡穴上,还是休息一下吧,一觉醒来你会发现刚才的事情只是黄粱一梦,我心里说道。

    翻过了围墙,我走在qh的小树林里,心里是愈发的迷乱起来,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