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亡命天涯

作者:大漠小鸟

    63.海边悟道(下)

    终于想开了的我现在是彻底的放开干了,每天早上我都是第一个起来,坐在一凤和飞煦的中间,展开想象的翅膀,在体内的经脉中不停的翱翔,全力以赴的编织我内力的神话!

    然而好梦难求,好景难圆,我生命中的有史以来最大的遗憾终于在三天之后发生了。

    那夜,月圆,无风!

    是月亮和地球当月距离最近的一刻,也是女性每月最容易动情的一天。

    细沙,碧水,夜泳!

    回来的我们躺在别墅二楼宽大的床上,一番**燃烧之后,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体内丹田之处升起了一丝的清凉,这感觉来的是那么的突然和让人兴奋。

    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之阴终于来了,苦苦寻觅,多少次清晨练功都无果的清凉之气终于的出来了,从飞煦的双峰上拿下我的手,在她们诧异的眼神之中,我盘膝而坐。

    气沉丹田,我感受到了,那是一种爽到了极点的清凉之气,和我体内原有的真气不停的开始融合,真气的性质也开始发生了转变,平和而清净,压抑住心里的喜悦,我运功行走了三周天。

    缓慢的我睁开了双眼,对飞煦和一凤呵呵一笑,“老公刚才感受到你们的元阴了!”

    飞煦和一凤听了之后顿时面色一变,心里十分的害怕,难道老公又练习了传说中的采阴补阳神功?

    “不是吧,老公,你还练有那种邪功?”飞煦怯生的答道。

    “呵呵,以前我在网上看过这方面的秘笈,嘿嘿!”嘿嘿一笑,我说道。

    立刻她们盘膝坐下,运功半天之后却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内力减少,心里疑惑的她们没有继续发问,反而都呵呵的笑了起来,笑我神经。

    “你们不信,来,我们继续的采阴补阳!”哈哈一笑,我朝她们扑了上去。

    … …

    “老公,你去哪里啊?”飞煦睁开迷醉的双眼,对正朝门外走去的我说道。

    心里冰凉,我摇摇头,转过身,月光明亮,我**的身躯显的非常的高大,苦笑一声,我弯腰打开了地上的箱子,从里面取出游戏头盔走了出去。

    飞煦想要起来把我拉回去,被一凤制止了,“唉,还是让他单独的待回好了!”

    走了出去,我孤单的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看着自己的下面,采阴补阳,清凉如此,我心里的清凉比丹田的还要冰上几分。

    “啊~~”

    我发出一声长长的怒吼,虽然月光明媚,但是这声音却显得是那么的凄凉!

    “老公练功到了第五层了!”一凤紧咬着双唇,从牙缝里蹦出了这句话。敢于睁开眼睛享受的她看到了我的垂头丧气,但任凭她用尽了方法,它却还是那个半死不活的样子。

    呆呆的看着手里的游戏头盔,突然之间我有了一种想砍人的冲动,虽然自己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是当这一刻到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坚强。

    右手紧攥,手上的青筋暴露,我死死的盯着自己的下面,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众多的江湖好汉选择了挥刀,或许只有在那一刻,他们的心里才能体会到一种彻底解脱的快感!

    突然我想到了在别墅影院房间里放着的各种光盘,于是,我猛的站了起来,冲到了那屋。

    手里掐着烟,地上全是烟头,屋子里烟雾弥绕,我双眼通红!

    平躺在地上,听着耳边响着的淫声浪语,我双眼空洞的看着屋顶,脑海里是无数把血淋淋的刀。

    脚步声响了起来,是飞煦的,她的声音我最熟悉了,缓慢而轻柔,以前总是怕打扰了我的睡眠,我最是喜欢的她的温柔可人。

    而现在我却突然讨厌起这轻轻的脚步声了,一股暴孽猛的从心里升起,和丹田的清凉之气格格不入,“出去!”我大声的吼道。

    脚步声到了我的跟前,一个毛巾被轻轻的覆盖到了我**的身体上,然后脚步声逐渐的走远。

    感觉自己的眼睛有点花,我伸出右手,重重的擦了一下,是水,放到舌头上舔了一下,咸咸的,我不希望那是我的泪水。

    心灵再次的悸动,我闭上了一直睁着的双眼,睡觉吧,我还是睡觉好了,或许我将在梦里得到永生!

    脚步声再次的响了起来,是一凤的,轻快而急促,她的性格好强,“别烦我,出去,我想休息一会!”我麻木的说道。

    脚步声到了我的跟前,一张纸轻轻的飘落到了我的脸上,然后脚步声逐渐的走远。

    左手一摸,我拿走了纸条,睁开眼,我看了一眼纸上的字。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力透纸背!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说来容易,坐起来难啊!

    掀起飞煦给我拉着的毛巾被,我把纸条放到了嘴里,直接咽下肚子,盘膝而坐!

    “老公振作起来,继续练功了!”飞煦拍着手快乐的叫了起来,眼里都是泪水。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体内的清凉之气缓缓的走过我的大小经脉,无欲无求,如同母亲一样滋养我,感受着它一点一滴的走行,我逐渐的收功!

    “呵呵,走,今天老公带你们去拜见大人物去!”看着站在我眼前的飞煦和一凤,我笑着的说道,仿佛昨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好啊,我也想去和那个小妹妹说声对不起!”飞煦接口道,眼睛里面是无限的温柔。

    “来,尝尝我作的早餐!”一凤破天荒的给我坐了早餐。

    一切都回复了平静!

    ******

    “喂,是刘司令吗?”按照名片上的电话我给他打了过去。

    “恩,我是,你是?”

    “呵呵,我是丰宇,还记得吗,那天非常的抱歉,今天你们有时间吗,我想过去看看若男!”我说道。

    “啊,真是太好了,若男正和我说要去你那里玩呢!”

    “对了,刘司令,你们住在什么地方?”我问道。

    “18号别墅,从你那里往东走3000米左右,你直接过来就可以了,我在家等着!”

    “恩,一会儿我们就过去!”放下了电话,我对一凤笑笑,“走吧,若男估计比你小时候还野呢!”

    “讨厌了!”

    ******

    海边的别墅风格各异,有欧洲古典风味的,也有中国传统特色的,18号楼就是一个具有中国明清特色的阁楼,外面围着栅栏,参差不齐,里面种着柳树,在海风的袭击下,纵是人工保养的好,却也显得非常瘦弱。

    钱敏正带着若男站在别墅的门口等候着我们,可能接到我的电话以后她们就在那里等候着,我对若男的救命之恩在善良母亲的心里那是最重之情了。

    远远的看到我,若男就冲出了母亲的手,对着我跑了过来,不过眼睛看着飞煦和一凤却是带有一丝的戒备。

    “来,叔叔抱抱!”我张开了双手把若男抱了起来,对着远处的母亲点点头。

    若男趴在我的怀里,眼角瞅着一凤,那天就她的眼神最厉害了,不过吗,今天,眼神温柔了许多,冲一凤吐了吐舌头,若男又把眼睛看向了飞煦,她的眼神更温柔,看来那天是自己倒霉,撞到枪口上了,若男心里想到。

    “老刘,丰宇他们过来了!”母亲对着大门喊道。

    刘司令和那个老爷子一起走了出来,远远的就对我们摆了摆手。

    在刘司令的别墅里我们言谈甚欢,孙厚人给我的印象非常的深刻,和领导一样,一脸的慈祥,老谋深算。

    交谈中我也得知了他们一家是在这里度假,别墅是国家财产,并非他们私人之物,刘司令镇守边疆,十分的辛苦,若男和他的母亲一起生活,在大连生活,他三年才得以回家一次,也是长期的两地分居,而他口中所说的西域风情更是动人。

    对于我和飞煦还有一凤他们是表示足够欣赏,对我的才能刘司令更是赞不绝口,更说我如果打算大学毕业后参军为国效力的话,他会帮我办理好所有的手续。

    我和飞煦还有一凤听了之后是相视一笑,我早就是特警了,只是估计他还不能接触到这个机密中机密。

    看到我们相视一笑后,刘司令也笑了,知道自己唐突了,凭借他们的家世,如何走参军的这个路呢?

    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刘司令的执着和坚持,他在言语和表情中无不流露出一种男人的执着,对孩子若男的教育虽然时间很短,但却是非常严厉,从孩子的名字上就可以看出来,若男,或许他想要的更想是一个男孩,一个可以接替他事业的一个男孩。

    一凤也非常的喜欢这个孩子,从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

    几天交往下来,一凤在请示了族长的同意之后,收下若男为记名弟子,传授了家里的外门武功,刘司令和她的母亲对此都感谢非常。

    那夜之后,我和飞煦一凤就开始分床而睡,现在我的根本没有什么心思继续辉煌了,每到夜里,我就开始思考我的练功方案,希望自己能够尽快的回复男人的雄风!

    大海更是我的练功地点,我是海水的深处得到突破的,每当清晨的时候,我就选择了海底练习吐纳,效果显著,内力的提高非常快!

    两周之后,刘司令结束了休假,我也从这个严重的打击中回复了生气,终于也开始准备继续我的辉煌事业,自己能够活多长时间不知道,还是趁着现在有生财之道,为飞煦和一凤多积累些金钱,就当是我的另外一种补充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