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亡命天涯

作者:大漠小鸟

    43.暗杀

    “圣勇老弟,不是兄弟我说你,你怎么能如此的颓废?”张宏伟右手晃着酒杯,淡红色的葡萄酒在高角杯的薄壁波荡出一层浅红色的黏附,在昏暗的灯光下,透过酒杯看他的脸竟然血红一片。

    “唉,别光说我了,你不是也一样吗?哈~”南宫圣勇想要嘲笑张宏伟,可是这笑声却是如何的也发不出口。

    “看着那个丰宇就生气,也算他有自知之明,辉煌中的姓名竟然保密到没有人知道,要是我知道了,哼!”张宏伟狠狠的说道,“不过圣勇啊,他那么嚣张,难道现实中就没有找他的麻烦吗?”话锋一转,张宏伟挑逗南宫圣勇道。

    心里的猛的一沉,现实里找他的麻烦,你是不知道他什么来头,唉,我也不知道,就知道老爸先后几次告诉自己,有事没事都别惹他,何况飞煦和一凤的家里现在也都知道了那个鸟人的存在,从老爸那里得到的消息,好像她们两个世家竟然对他一脚踩两只船都没有什么明显的反对,只说小孩子的事情她们自己看着办,靠,没有反对就是同意了,南宫圣勇是越想越伤心,心里不由生出即生喻何生亮的感觉,脸上更是凄苦万分。

    看到南宫的脸色越发的难看,张宏伟也不禁纳闷起来,看他怎么也不像是一个受了委屈往肚子里咽的主啊,“来,陪哥们喝一杯,就当是为了忘却的爱情好了!”说罢,张宏伟举起手里的酒杯,南宫圣勇和他碰了一下之后,一饮而尽。

    在他的刻意接近和七寸不烂之舌下,张宏伟终于和南宫圣勇结成了朋友。

    醉了,找到可以诉苦之人了,心里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能泄漏丰宇的来历,但是张宏伟已经从他那心有不甘却无可奈何的表情里知道了自己的那个情敌背景巨大!

    “京城之地果然是藏龙卧虎啊,难道他也是高手不成?”张宏伟喃喃的说道,心里却是想到了自己在福建的风光时刻。

    2075年2月14日,又是一个情人节,到达40级的我终于可以彻底的放松一下了,带着飞煦和一凤我们再次的出去庆祝了。

    在一凤的强烈要求下,我带着她们来到了一个d厅,听着动感十足的音乐,一凤全身上下的毛孔都感觉在扩张,自从上次我们d厅遇砍的事情发生后,我就没有带她来过这种地方。

    对于喜欢安静的飞煦来说,这里就是巨大的一个噪声制造机器,没有办法,我只有和面带苦色的飞煦坐到了里面的静吧,隔着巨大的玻璃,我们看一凤如鱼得水一般的在舞池里展示她傲人的身材。

    从学校就开始尾随我们并且进入这里的张宏伟在另外一个黑暗的角落里看的痴了,不知道她在床上扭动起来,那是怎样的一种感受,抿抿嘴唇,他收回了自己的思绪,对着和他一起来的一个人摆摆手,指指我进去静吧的那个方向,然后走出了这个吵闹的d厅。

    十几个大汉走进d厅,非开后立刻就被这个宽敞的大厅所吞噬。

    “阿煦,好像你不太喜欢这种地方啊?”我问飞煦道。

    “恩,太吵了,呵呵,不过一凤姐姐喜欢,我们今天好好陪她玩玩!”飞煦说道。

    “恩,看她像疯了似的,回去看看她的腰到底有多软,呵呵,你帮我!”用手一指正成为舞池焦点的一凤,我笑着对飞煦说道。

    飞煦的脸上红了一红,显是知道我指的是什么,“要死啊,在这里说这种话!”

    “呵呵,没事,这里这么多人,谁听我们在说什么啊!”这边我和飞煦在窃窃私语,那头几个大汉已经靠近了我的这边。

    巨大的隔音玻璃效果非常的好,静吧里面都是喜欢安静的人在喝着啤酒,欣赏着外面的疯狂男女。

    “老公,你等一下,我去洗手间!”飞煦说完离开座位,在服务生的指引下,走出了我的视线。

    “就是他,欠我钱的人就是他!”伴随着一个黄毛的大喊,5个人猛的冲向我旁边的一个哥们,摇摇头,我笑笑,这种地方真是太乱了,牛马混迹,挪动了一下椅子,我往旁边靠了一下。

    5个人打1个,没有什么看头,喝了一口啤酒,场面现在是越来越混乱了,看场子的小弟也已经从四面八方喊叫着围了上来,在主人的地头上闹事,打碎了盆盆罐罐这损失可怎么算!

    心里跳了一下,我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要放松,过了,心里再次的猛的一跳,我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眼睛微微眯起,而瞳孔却已经扩大,有危险,有人对我动了杀机。

    左手握住桌上的酒瓶,我紧紧的盯着眼前打成一团的人们。

    “不是我,不是我啊,谁来救救我!”被打的那个人突然冲了出来,向我这里跑了过来。

    内心里生出一种不良的感觉,我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那个人脚下一个踉跄,向我这边倒下。

    冷冷的看着他,我没有伸手扶他。

    那5个人已经围了上来,而在我身后,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在其中已经偷偷的向我刺了过来。

    心里疯狂的跳着,我感受到了一丝强烈的不安,眼光扫过周围观看的人们,丹田里的真气已经跃跃欲试,我则拼命的压制着它们!

    “我靠!”伴随着我的一声大喝,体内真气猛的爆发,穿七经走八脉,溶入四肢,转身的刹那,我右手抓住了一个手腕,其上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啊!”我的周围的看客发出一阵大叫声,已经被看场子小弟控制住了的局面顿时又乱了起来。

    紧紧的盯着那个咬牙拼命往前我胸口递匕首的哥们,我的眼里闪过一丝嘲弄之色,逼我运功出手,罪不可赦!

    感受着体内真气欢快活跃的跳动着,奔跑着,我右手一发力,“喀嚓”的一声清脆声响起,左手握住的酒瓶随后打在他那充满愤怒和恐惧的脸上,酒瓶的碎片横飞,我知道他的右手腕已经彻底的废了。

    “啊!”那个大汉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骨头碎裂的疼痛不是他所能忍受的。

    “… …没有夜生活,就没有性生活,没有性生活,你让我怎么活… …”轰闹的音响中传出了一阵阵尖锐的吼声,灯光忽明忽暗,如同一个妖妓,一凤在这里展示了她最为狂野的一面,此起彼伏的口哨声从周围的人嘴里不断的传出!

    “老董,你看那个女的是否有点眼熟?”二楼的包箱里,一个壮汉问他旁边的另外一个壮汉道。

    “恩,不错,有味道,我喜欢!”被称为老董的人喝了一口啤酒,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舞池里身躯扭动如蛇的一凤,答非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