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亡命天涯

作者:大漠小鸟

    40.小金库被占

    练级是网游的一个永恒的话题,装备是一个玩家综合实力的象征,pk更是给了网游以无穷的乐趣。

    伴随着辉煌运行时间的逐渐延长,新手升级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因为随着玩家等级的整体提高,更多的低级职业练级装备被成套的抛出,作为新手只要花上点积攒下来的私房钱就可买下装上,快速的跟上处于中下游水平的玩家。

    这天正当我狂砍地狱狂风兽的时候,短信突然嘀嘀的响了起来,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凤的,告诉我出去有事情要和我商量。

    摘下头盔,落日的夕阳将卧室映射出一片红光,一凤正坐在床头,含笑看着我,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我问她道:“小凤凰,什么事情啊?”

    “哦,是这样的,我家的表妹眼看就16岁了,天天缠着我要我给她讲述辉煌,总问我什么职业的最猛、最强、最牛x,还问我… …”

    我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在她家族中遇到的一个像是假小子的小姑娘,“是那个小魔女吗?”我忙问道。

    一凤点点头,说道:“不是她还能有谁啊,我现在都怕了她了!”

    汗,我白了她一眼,那个魔女在别人的嘴里可是号称一凤第一接班人的,从看到一凤之后,她就跟在一凤的屁股后面,一口一个老大喊的直欢,难道她现在要青出于篮不成?

    看到我奇怪的眼光,一凤的脸上红了一红,嗔道:“我问你话呢,你那样看我作什么,我又不管你要装备!”

    “咳、咳!”我忙咳嗽两声,说道:“要我也没有啊,你找飞煦才是正道,哈哈!”

    “老公,你说一下吗,到底什么职业最强啊,是不是我现在这个职业战士啊?”

    “唉,你老公最强,这都不知道?哈哈!”我大笑道。

    “哼,老公,那个魔女想要在辉煌中也当头头,你帮她挑选一个职业好了!”一凤磨我道。

    “呵呵,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中国人自己作的游戏,肯定是剑客这个职业最强了,唉,到底要我说多少次啊,宝贝!”

    “那我看辉煌中的剑客怎么都不怎么厉害啊?”一凤问道。

    “要是大家能看出来的话,游戏中有何来的众生平等,呵呵,以后你就知道了,那个魔女要是选个有前途的,就当女剑士好了!”

    “对了,副职选什么啊?”

    “随便,那个无所谓的,看个人爱好!”我回道。

    “读书识字不能可以增加悟性吗?”一凤歪着脑袋看着我,脸上露出不相信的样子。

    “只在游戏的初期有用,现在我都快39级了,她个0级的小孩要悟性何用,装备大把的供她选择,而且武功秘笈估计在过一年也能陆续的暴出不少了,多用增加熟练度就可以了,我玩内侧的时候在40级以上的boss身上暴出的概率能大些。”

    “唉,老公你什么时候才能遇到40级以上的boss啊?”一凤渴望的问我道。

    “那个,唉,可遇而不可求啊,boss没有什么固定的地点刷出,我都在挂那只地狱狂风兽boss的地方守候了快一周了,还没有看到它呢,呵呵,别着急,等我出来以后肯定帮你打秘笈,另外你们也多找找,你和飞煦两个现在杀boss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对了,你那个小妹现在淑女点没有啊?”我又问道。

    “难道我现在不淑女吗?哼!”一凤口不择言,脸上再次红光泛滥,或是想到了以前当大姐大的风光时刻。

    “不是说你啊,呵呵,我是说她应该像你学习,哈哈,我不说了!”看到一凤越发红晕的双颊,我又色心大起。

    起身一扑,将她扑到在床,双手顺着外衣的内侧直奔她的双峰而去,“老公,别闹,我还有事和你说呢!”一凤嘴里娇喘着,想到另外一件大事,忙对我说道。

    “什么事情啊?”在她的耳边我笑着说道。

    “就是那个你以前的同学,不知道怎么搞得,一来二去他就和我熟识了!”

    什么,熟识了?我猛的惊了一下,眼睛看着一凤,什么意思,我的脸上表情也不由严肃起来。

    “老公~”一凤看到我严肃起来,眼睛里闪过一丝的慌乱,她没有想到我对这件事情这么敏感,不过随后心里又是一甜,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还是蛮高的吗,估计比阿煦重一些,想到这里脸上又泛出甜蜜的笑容,双手一环,将我搂住。

    “怎么回事?”我放柔了声音说道。

    “是这样的,张宏伟来到我们学校后不久我就已经知道了,因为对你以前的事情比较好奇,而且对那事怀有疑问,所以我和飞煦商量之后就没有告诉你!”

    “停,停,他来我们学校你怎么知道的?”我忙喊停,心里的疑惑更大了。

    “呵呵,他来学校的第三周就在我的眼前晃了一下,是扶一个大娘走路,然后在我和飞煦打羽毛球的地方晃了几下,打的不错,呵呵,其实在第一次的时候我就认出他来了,老公,老公,他想追我啊!”看到我逐渐平静的眼睛,一凤不由问道。

    双手重重的捏了一下一凤丰满的**,我笑道:“要是你敢同意,我就告诉你爸爸的爸爸的… …,让族长收拾你,嘿嘿,来,叫… …!”

    听到一凤蚊子一般的叫声之后,看到她煞红的双脸,我猛的褪去她的衣衫,劳动耕耘起来。

    飞煦回到公寓的时候,我刚好鸣金收兵,闻到屋子里淫糜的气息,飞煦随手打开窗户,对我刮起脸来。

    对她摆了一个我很强壮的pose,我亲了一下正在迷醉中的一凤,对飞煦说道:“来,告诉我张宏伟的事情,一凤全都交代了,现在我看你的口供和她的一样不一样!”

    “啊~”飞煦惊叫一声,脸上露出吃惊的神色。

    低下头稳住想要说话的一凤的双唇,拉过被子遮住我们**的身躯,我抬头再次的对飞煦说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公优待俘虏!”

    “我就知道那个张宏伟对一凤姐是若隐若现,总在关键的时刻能够看到他的身影,而且还都是阳光的一面,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最近南宫又来烦我了,和张宏伟的路子基本一样,不知道他们有什么联系没有!”

    “那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我装出凶神恶煞的样子。

    “我和一凤姐都想帮助你啊!”飞煦委屈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