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亡命天涯

作者:大漠小鸟

    21.飞针初成

    再次的踏上这个没有任何纷争的地方,我的心里还着实的有些不自在,多月来在沙漠中养成的警觉习惯,让我看到任何对我注视的玩家,心里上都做好了防守反击的准备,然而那些玩家的眼神对我只是一个路过,没有什么其他的复杂想法,看看自己的30级大众骑兵装备,我的心里坦然了许多。

    皇诚鉴定所。

    依旧是先前那个接待我的老哥,在我给他一个眼神之后,他再次的柄退左右,给我留下一个单独的空间来进行鉴定。

    “这次你又带来了什么东西啊?”鉴定师老哥笑呵呵的问我道,眼睛里充满了一种希望看到高级物品的渴望,因为我总能给他带来惊喜。

    点点头,我从腰带和手镯里拿出自己用落凤之羽炼制的大把飞针,然后一股脑的交给了鉴定师。

    看到我源源不断的从身上拿出同一种类似的物品,鉴定师老哥不由砸砸嘴,渴望的眼里又充满了质疑。

    “来,看看这些东西怎么样,好好帮我鉴定,里面的极品不用多,二三十个就行,哈~” 我心里极度渴望着能够有天罗地网的武器。

    “好,今天让你见识我的群鉴魔法!”鉴定师把手里的飞针放到了他面前的桌子上,对着堆成一个小山的飞针,他闭上眼睛,击中全部的精神,伴随着他的吟唱声,我不由瞪大眼睛仔细的观看起来。

    “开~”鉴定师的双手发出一道白光直射道桌子上的飞针。

    但见桌子上顿时光芒暴闪,照映的我双眼都发花,待得仔细分辨,在冲天而起的白光中,中间夹杂着的道道的七彩神光,它们是那样的美丽动人,在我的心里就仿佛是**女神一般,高贵而触手可得,直有一种想拿起在射出的冲动。

    而这种**瞬间就话到嘴里,“多少钱?”

    “哈哈,我的鉴定术又提高了不少!”鉴定师的嘴里长笑一声,看看我,继续说道,“打折之后一共是188个金币”

    “这么便宜,我还以为能又多少钱呢!”砸砸嘴,我的心里升起一种失落之情,其实我也知道,自己不到宗师的技能和我师父所制作出来的天器三级的落凤之羽是没有办法相比的。

    划过银行卡,我七手八脚的讲桌子上的飞针收入腰带和储物手镯里,告别他之后,我忙跑回自己在耕耘城的小家里,因为飞煦和一凤正在哪里等候我呢,她们说是要给我一个惊喜,不知道是啥?

    “嘿嘿!”看着花枝招展,艳光四射的飞煦和一凤,我不由使劲的咽了一口唾沫,其实给我什么惊喜和礼物都不若她们的投怀送抱。

    “大色狼!”一凤媚眼横了我一下,嘴里娇嗔道,脸上却闪过一丝得意之色。

    我知道她们肯定在心里暗自得意,不过咱也不说破,再次的“嘿嘿”奸笑一声,我一个饿虎扑食就将一凤放倒在床上,顺手拉倒正抿嘴窃笑的飞煦,…. ….

    再次的体会到了飞煦和一凤在游戏中与外面的差异,我心里的**终于得到了一次彻底的释放,躺在床上,我从腰带和手镯中将我的那些飞针拿出,“来,帮老公挑挑,看看有什么好的没有~”看着庸散的飞煦和一凤,我说道。

    “这么多啊!”飞煦惊叹一声,随手拿起一个飞针,嘴里继续说道:“烈火飞针,银器三级,攻击力60,附带火系攻击10!”

    一凤奇怪的看了我一眼,问道:“老公,你从哪里得到的这些啊?”

    “呵呵,我用落凤之羽制作的,来,帮我把神器以上的都挑选出来,其他只要带有自动回收功能的也要,飞煦拿的那个是垃圾,没有用了!”

    “啊~,你把落凤之羽给作成飞针了!”一凤惊叹一声,心里没有想到我能这样的败家!不过其他的她也没有说什么,因为毕竟我看起来也不傻,这样作肯定是有我的道理的。

    我们三个在床上围着这堆飞针就逐渐的开始挑选起来。

    “老公,一共有10件神器啊,还有玉器20件,你要的带有自动回收功能的一共有35个,不过其中神器只有7根!”

    我的心里略微的得意了一下,就怕没有可以回收的,只要有了可以回收的物品,那么我的努力就没有白费。

    拿过那些可以回收的飞针,按照能力大攻击,一组全是毒性和物理攻击,一组是单纯的物理攻击,一组是混合攻击,根据自己以后所面对的对手,我的飞针就可以随意发射了,要想毒杀的话,只要全是毒性和物理攻击的那组放出去,非常有可能100%的让目标中毒。

    而我最强的那根飞针就是让我升到大师级别时所打造的那根,它的属性非常的特殊,也让我单独的保留下来,作为神秘暗器。

    杀手之魂:天器二级,物理攻击80,附带火系伤害20点,中毒概率20%,每秒10点,持续时间20秒,自动回收,主动攻击时不暴露自己的姓名,交战状态缩短至半分钟,制作人,十二个耳环。

    看着这个飞针,我突然觉悟到辉煌中为什么没有各种职业的大宗师了,系统所给予的各种奖励对我们现在这个级别来说是好东西,可是到最后,只有玩家制作的物品才是真正牛x的,高级别玩家制作的物品肯定会偶然的附带有各种特殊的属性,心里明白了这个道理之后,我更加鉴定自己一定要好好练习自己的辅助技能。

    剩下的东西在我叮嘱她们不可拍卖之后,飞煦和一凤自然是互相一分,相中的留下,垃圾的我收起,拿起妖异之虎肠匕,一顿挥舞,将它们全部摧毁!

    “老公,你猜我们给你准备了什么礼物?”一凤突然问我道。

    挠挠头,这个我好像是真的不知道,在辉煌中她们能给我什么礼物呢?装备什么的从来都是我支援她们,难道说她们打到了我能用的不成?

    看到我疑惑的样子,飞煦从腰带里拿出一副手套,白金装备特有的光芒从其上发出,一凤更是骄傲的说道:“这个不是花钱买的,是我阿煦从boss身上暴出来的!”

    汗,真是不一样了,以前她们也买过钢铁战士拍卖出的东西,结果自然是被我说教了,想要什么和我说,买干什么,从消失的神话等朋友那里我要几件女性装备还是非常容易的!

    冲她们用力的点点头,以表达我的赞赏之意,最后在她们的一致坚持我,我带上了她们给我礼物,一副白金三级的男性特有物品。

    银猴之手套,物理防御增加20,力量+6,冰系魔法防御+15%。

    确实是一个好东西,比我原来的银器三级的物品提高了两个档次,我确实是非常的喜欢,因为辉煌里面的物品对于性别和职业区分的非常严格,所以即使暴出了极品的装备只有非常小的概率是自己能够使用的,这也是辉煌中以物换物和拍卖非常红火的一个重要原因。

    接下来的几天,我带着兴趣高昂的飞煦和一凤在辉煌里疯狂的屠杀着小怪,充分贯彻我以强欺弱的一贯方针,经常是我们三人配合宠物的攻击直接秒杀一个怪物,砍了两天之后,我们都有点兴趣索然,毕竟它们一方面给的经验实在是少,另一方面它们也不能给我们暴出什么好的东西。

    “老公,我们去沙漠中看看好吗?”一凤这天突然提议道。

    飞煦愣了一下,接着就拍手称是,虽然她的内心渴望平淡的生活,但是对于我生活了三个月的地方也有些好奇,那里究竟能有什么魅力能把我留那么多天。

    对于一凤的提议,我犹豫了一下,也点头同意了,毕竟她们现在的实力也是相当彪悍的,飞煦的圣女大名更是可以羞煞一些职业男玩家,在辉煌中她们也是那种传说中的猛女,虽然我不希望她们抛头露面,但是心里的那种男人之得意还是存在的。

    出发前的准备刚做好,我就收到了虎啸天下的短信,打开一看,言词甚义,先是对我的复出再次表示慰问,然后就是给嫂子带好,最后话归主题,希望我在杀戮之神中再帮他这个大哥一次,目标直指目前风头最近的小日本之妖刀,最最后当然是我们之间永恒的主题,钱,他开的600宝石币只是底价,剩下的分红等到比赛结束后再拿。

    钱对我来说就是一句俗话,一个都不能少,当然表面上还是要客气一番的。

    把这个消息告诉飞煦和一凤之后,并且准备了nn个要挑战的理由,但是出乎我意外的是她们非但没有反对,还都表示了强烈的赞同,汗,没有想到她们和我一样都是大中华主义者,并说我一定要赢,要是输了的话,哼,虽然没有下文,但我也知道她们想用什么来威胁我,不过对我来说不好使,我的抓奶龙抓手一出,肯定她们就投降了。

    在收到我同意之后,呼啸天下兴奋的直接飞到了耕耘城里想找我表示感谢,当然是寻找我若干圈无果,因为我家的住址没有告诉他。

    在耕耘城的香格里拉酒店里,呼啸天下肉麻的拉着我的手,言词激动的对我说,一定要把那个小日本给作了,钱是什么,王八蛋,关键是给以他为代表的在中国hg混绿林的黑道好汉们争口气,并让我放一百个心,这次比赛他将派出300个小弟负责保护我的安全,并且给我准备了8条退路,到时候让我随机选择,肯定再也不会出现我上次被暴的情况,要是我再被人给偷袭了,他把负责场地安排的那个黑道大哥的脑袋给我摘下来当球踢,这个也是其他黑道老大的一个共识。

    深秋时节,辉煌中终于传出了神秘盗帅复出杀戮之神的消息,其对手就是日本的妖刀。

    霸道现在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在杀戮之神中也是号称不败金刚一伙的,妖刀就是他的尊称。

    我们的杀戮之神的绍上都非常的简单。

    盗帅,自称月夜暗留香,精灵盗贼,技能特长,偷窃,35级+,1胜0负。

    妖刀,自称妖刀村正,兽人战士,特殊技能,潜行,等级36+,17胜3平0负。

    到底是无名盗帅厉害还是无名妖刀更胜一踌,到底是月夜暗留香将神秘进行到底还是妖刀村正将诡异更加深入,就连我们之间的杀戮到底是谁先出手都成了大家讨论的一个热门。

    妖刀所进行的20场比赛没有一场是先出手的,而他身为勇者职业之战士,却经常在放出黑烟后偷摸的潜行,其从对手背后的绝杀一刀更是妖的一个代名词。

    而我在激烈战斗中的行窃更是不同寻常,甚是邪乎,堪称是邪的一个代名词。

    虽然我的战绩只有1胜,但是没有人敢小看我,因为杀戮之神运行到现在只有我没有发扬盗贼的最让近战职业玩家厌恶和痛恨的优良传统,挂前最后捞一票,摸到啥是啥~~。

    我在上次杀戮之神中与刺客风之子的对战demo至今仍是许多盗贼出师前必看之录像,更有迷信一伙声称,看了demo之后自己再上道,出手成功率竟然大大提高了不少,听到这个消息时候,我顿时暴汗不已!

    两国的赌国常客更是下注支持自己国家的玩家,而网上的口水战到最后,我们之间的角斗竟然成了日本妖和中国邪到底谁更怪一点的讨论,结果只是害得我在家里一点地位都没有,因为一凤经常拉着飞煦的手自称的正义的代言人,我第一次反驳的时候,一凤把飞煦往前一推,大声说道,“这个是圣女!”,没有办法,我只有小喝一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然后厚着脸皮使出无赖招数,将她们轻松搞定,让男人的邪恶战胜女人的正义,虽然最后失败还是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