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亡命天涯

作者:大漠小鸟

    27.昔日旧友

    清晨醒来之后,我只感觉头痛欲裂,醉酒的滋味实在是太痛苦了,因为学过医,所以我还是知道某些药物可以快速的解除醉酒后身体不适的,和飞煦与一凤在床上温存了一会后,我提出了去医院看看的想法,一凤是尝试过醉酒滋味的,深知其后的痛苦,飞煦昨夜则是量到恰好,加上我的滋润,现在是媚态横生,只觉从骨头里都透漏着舒适,对我的自诉难受很是不解。

    终于摆脱了我的魔爪,飞煦和一凤身着睡衣开始了内功的练习,纵是风吹雨打,但清晨打坐是她们每天都坚持的必修之课,半躺在床上,看着两个宝相端庄的美人,我的心里也愈发的怀念起我的盖世神功来,心里长叹一声,头却是愈发的疼痛了。

    终于洗漱完毕,一凤开车带我来到了北京友谊医院,因为还不到上班的时间,所以我们直接把车开到了急诊的大门,看看时间,7点整,医院特有的来苏水的味道让一凤不由紧皱眉头,练习武功的人是很少去医院的,有点疾病,长辈们出手用内功帮助调理一下体内的气息就基本上可以搞定了。

    一凤抢着帮我挂了内科的号,而我直接走入接诊室的大门,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闯入了我的视野,眼睛闪过一丝异色,脑海里顿时回想起昔日大学里的生活,1年多了,我离开那里已经有1年多了,掐指一算,今年是第五年,正是实习的一年,老同学们的情况都怎么样呢?

    闯入我眼里的正是我往日的一个同班同学,张宏伟,学习极好,但是比我要差上那么一些,外貌英俊,但是和我比也还是要差上那么一点,只是他的家境非常优越,医学世家,唯独这点比我强上千百倍。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他就和我不对付,总是和我对着干,不知道现在他能认出我来吗?不过好像我应该已经是死了人!心里苦笑一声,以前我们的那些明争暗斗都只是昔日黄花罢了,而今回想,充斥在心头的更多是那点点的温馨可爱的回忆。看他现在竟然跑到北京著名的医院来实习,果然家里的能量不小,现在穿上白大褂竟然也人模狗样的像那么回事,呵呵,下巴上竟然还留起了小胡子装成熟了!

    “啊~你是?”果然,当他抬头看到我样子的时候,嘴里发出一声惊奇的叫声,身体不由自主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上更是充满了惊恐之情!

    想到领导的千叮万嘱,想到人鬼殊途,我这个活死人还是别把他吓死的为好,经历了死亡和辉煌的种种考验,现在我的心是坚如磐石,眼睛露不解的神色,上下的看着他,疑惑的说道:

    “怎么,你认识我?”说完指了指我自己的脸。

    张宏伟点点头,又摇摇头,眼睛里充满了迷茫,嘴里只是喃喃的说道:“像,像,真是太像了!”

    跟在我后身后进来的一凤立刻就知道我十有**是遇到故人了,念头一转,眼睛一转,她笑着问道:“大夫,怎么你认识的人和我男朋友长的很像吗?”

    听到一凤的问话,我心里立刻知道她的好奇心又起来了,虽然在得到她初夜的时候我就坦白交代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但是女人是奇怪的动物,但愿她别说漏嘴了。

    张宏伟看着眼前艳如桃花的美女,忙摆出自己最灿烂的笑容,笑了一笑说道:“呵呵,都是昔年往事,不过我那个同学和你男朋友长的真是太像了!”说完再次的看了我一眼,坐了下来,说道:“坐,你哪儿不舒服?”

    看到他对我和美女一凤的态度明显不一样,我的心里不由生出调侃之情。

    “头疼,大夫,看你好年轻啊,毕业几年了?”

    果然张宏伟的眼睛闪过一丝愠色,心道,怎么谁都怀疑我的年龄呢?没有看到我已经长出胡子了吗?不过他和那个人长的真是太像了,太像了,那个人已经死了,这个世界真是太奇妙了。

    “哦,有几年了,你头疼多长时间了?”

    “他昨天晚上喝酒喝的!”一凤忙说道,想快点让我看完病,然后自己在和眼前的大夫好好唠唠,以知道我以前在大学里的野史。

    我心道多嘴,对面的老同学眼睛里果然闪过一丝喜悦之色,张宏伟心道,太小儿科了,顿了顿面容,张宏伟故作深沉的说道:

    “哦,喝酒喝的啊,问题不大,昨天晚上喝了多少?”

    “5瓶多红酒!”还没有等我开口,一凤就抢着回道。

    “啊,这么多,你那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不舒服?”

    … …

    “来,我再给你测个血压!”看他一顿忙活,终于测完了,然后告诉一凤,我的问题不大,输点液体,多多休息,注意一下饮食就可以了。

    然后刷刷的就给我开了药品,我看看处方,果然他的签名上面还写有一个龙飞凤舞的林小季的名字,呵呵,你小子无证行医,还是个实习生,胆子不小啊,不过混的不错,你的老师也还真敢放手!

    “谢谢林医生啊!”心里笑着,我说道。

    “没事,你去外面交钱取药然后找护士输液就可以了,我是张医生,这个药需要主任的签名,上面是他的名字,呵呵!”

    “呵呵!哦,谢谢张医生!”我也笑笑。

    “给你钱包,你出去交钱取药吧!”一凤把钱包往我的手里一放,就把我推了出去,我心里苦笑一声,女人的好奇心真是太大了,我这好歹也是病号,你想问什么回家问我好了,我还能不告诉你吗?你这样不是让外人看着着笑吗?一点也不体贴我!

    看看处方,还可以,纳洛酮,高糖,维c,不过这个也需要主任的签名吗?刚走出房门我就听到一凤在里面和张宏伟的说话声,突然我的心里猛的一激灵,坏了,那个张宏伟也是个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花心大萝卜,一凤这样可别把他给勾引了,让他自我感觉良好!

    快速的交钱,取药,把一凤叫到眼前,告诫她别乱抖风情,那个张宏伟要是喜欢上你,我可就麻烦大了!

    飞煦小嘴一撇,反问我是不是以前还有什么其他的风流韵事没有说出来,现在心虚呢?说完就去接诊室继续套张宏伟的话去了。

    听着隔壁的欢声笑语,我的头上是冷汗直冒,哥们我怎么就遇到了他呢?

    “呵呵,你的朋友和我男朋友长的真有那么像吗?”

    “哦,是大学同学啊,喜欢他的女同学不少吧?那他以前在学校是不是也特别的花心?”

    “呵呵,你说话真幽默,我朋友他就不会说话,对了,那个人在学校还有什么臭事啊?”

    “最有意思的就是一次他在洗澡的时候… …”

    晕,竟然开始用言语挑逗勾引起我马子来了,真是不知道那个死字是怎么写的!

    … …

    “啊,洗澡的时候,讨厌拉,你不要说的那么直接吗!对了,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事啊?你说的真有意思!”完了,完了,一凤啥时候还会勾引人了?

    “还有啊,… …”

    张宏伟啊张宏伟,为了一个陌生的美女,你可把我全卖了,不过,怎么就没有其他的病人来看病呢?听着他们的话语,我看着一滴滴的液体注入我的体内,突然张宏伟的一句话传到我的耳朵里,

    “只是可惜那个人太不解风情了,被人戴了4年的绿帽子都不知道,你朋友他怎么样?… …”话到最后,声音是愈发的小了,我的心顿时猛的一惊,脑海里顿时回想起那天我站在悬崖下心里的疑问,她那美丽而温柔的坚持又是什么呢?脑袋嗡的一下,往日的谜团我立时知晓了,她竟然有了自己爱的人,天啊,4年,欺骗了我4年,难道说那个男的不知道吗?

    沉到太平洋底的回忆一下子就被人给打捞上来,不过这次我没有太多的伤痛,有的只是对爱情的不解和痛心!爱一个人真的能够让她自己付出那么多吗?可是她却付出了,4年的两面人生,背后流言的指指点点,刹那间的香销玉损,想到这里,我对她的恨意全消,她实在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不过,那个男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呢?难道说是为了我的武功秘密,可是那个时候谁都不知道啊,纳闷,算了,往事如烟,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可以了,以前的一切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也算是对她的报应好了!

    “讨厌,你说什么呢?对了,你怎么知道的啊?”一凤的话又传了过来,不过声音大了好多,或是更是想让我亲耳听到吧!

    “呵呵,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对了,怎么称呼你啊?”

    … …

    任凭一凤言语挑逗,我终于还是没有听到那个男的是谁,罢了,人死如灯灭,难道那个男的还能和我抢老婆不成?

    液体终于输完了,看着笑成一团的一凤和一脸迷醉的张宏伟,我心道,当初的号称从16-60岁女人通杀的少奶杀手今天终于被宰了,阿弥陀佛,以后我再也不来友谊医院了!

    果然,刚一上车,一凤就娇笑着对我说道:

    “老公,你没有生气吧?呵呵,你以前真的是那么不解风情吗?”

    汗,我那个时候还是个处男呢,风情是什么东西我都不知道,贼笑着,我一手摸上她的**,说道:

    “你什么时候学会勾引人的啊?”

    “讨厌了,不都是你,啊,不要啊,我开车呢?”

    看到一凤已经启动了汽车,我抽出了我作怪的大手,问道:

    “你没有告诉他你的身份或者留什么电话吧?”

    “哪能呢?不过刚才出来看到你的脸色没有因为我的问话而不高兴,看来你是真的忘却那个初恋情人了!”

    “就像重温一场旧梦一样,唉,我也刚知道她外面竟然有男人,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不说她了,毕竟凶手是我!”

    “也是,那个男的竟然没有吃醋,真是天下少有,不过老公,这也和你不解风情有关哦,哈哈,啊,我错了,我错了,对了,老公,你洗澡的时候… …”

    “好好开你的车,哼,回家再和你算帐!”感觉脸上无光,我忙岔开她的话。

    … …

    张宏伟闻着余香犹存的空气,看了一眼我们留下的病历封皮,上面的住址栏里清清楚楚的写着qh大学四个字。他嘴里念道,qh大学,那个女的还是学生,我终于找到了我梦中的女神了!”

    和一凤回到家里之后,一凤立刻拉着飞煦跑到隔壁唧唧喳喳去了,一会飞煦笑着出来,上下的打量着我,也不说话,就是笑嘻嘻的看着我!

    真是的,一凤竟然先找同盟军了,不过没有用的,嘿嘿一笑,我猛的扑了上去,上下其手,对着一凤就发起了攻击,终于一凤求饶了,再次的出卖了飞煦,与我齐心协力的把她变成一只小白羊,… …

    此后的几天,在一凤和飞煦的指导下,我系统的学习了一遍关于玩家组队打宝探险的一系列网游规则,一凤手里拿着越女剑更是掀起练级的新**,而一凤总是在休息的时候就拿出宠物蛋上下左右的看,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这只蛋要是孵化出来的时候怎么就变成一只自己害怕的蝙蝠呢?自己现在不怕蛋了,难道还怕蝙蝠不成,决心下了几次,有都放弃了!

    大被同眠之后,一凤也在飞煦这里住了下来,我是大享齐人之福,每天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性福生活生活,然而好日子还是有尽头的,因为我们终于开学了。

    老四唐奉贤最先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他回到宿舍了,让我过去吃从家里带来的土特产,汗,不知道北京的土特产都有哪些?

    辞别一凤和飞煦,生活用的东西都放到她这里,拿着游戏头盔我就回到了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