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亡命天涯

作者:大漠小鸟

    摇摇头,挥去心里的想法,nnd,本想给别人找点麻烦,现在自己却被领导最后的一句话搞的疑神疑鬼的,还是去游戏里爽爽好了。

    联上游戏,短信就响了,打开一看,是老二他们对我问候的,笑笑,随手把他们加了好友,正准备去做任务,短信又响了,一看,是那年花开的,心里不由对他们涌起了一种莫名的厌恶,叹口气,还是打开看看好了,

    “任务,刺杀天涯浪子,挂到10级以下,领导点名要你自己去做的,怎么回事啊,兄弟?”

    看着这个短信,如同当头棒喝,我的手都在发抖,该来的还是来了,只是没有想到这个来得是那么的突然,又来得是这么猛烈。

    苦笑一声,你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该你知道的你能知道,不该你知道的你永远也不知道,或许你是命令之举,或许你是无心之举,可是对我来说,却已经是要命之举了,这对我又算是什么啊?

    如果那个天涯浪子有30级的话,挂他到10级,哈哈,我就要背起20个命案,最少要60天不能进城,领导看来对我外面的事情很是不满意,给我下猛药了啊!

    抬起头,看看那蓝蓝的天空,风儿轻轻的吹过,片片的白云在她温柔的手中,不停的变换着多彩的外形,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只是景过境迁,物是人非了,这站在它下面的我终于蜕变成一个杀手了… …

    抬起沉垫垫的双手,我愤怒的回道,

    “你们把我在游戏里的所有行动都汇报给上面了吧,很好,真的是很好!以后有任务你就直接短信告诉我好了,任务我保证完成,哈哈!”

    打开自己的属性栏,看着上面的“顾客就是上帝俑兵团长老”的头衔属性,我的脑海里不断的回想起曾经一起奋斗的日子,成为俑兵时候我们一起的纵酒高歌,那年花开那陷入沼泽里挥动的两只小手,一起蹲坑那憨厚的笑容… …

    点点滴滴,历历在目,我的手不由得颤抖了,看着退出俑兵团的选项,我心里真的是犹豫了,是否我真的要退出和他们划清界限呢?身边的短信嘀嘀的响了起来,看了一眼,全是那年花开的,心里好烦,摘下头盔,我躺在床上,紧闭双眼,苦苦思索。

    路本不同,何以同谋,他们是军人,我是什么?耳边又响起大哥的话来,做人要厚道,行事要低调,要厚道,要低调啊!

    我这刚刚褪去的一层杀人狂的皮,难道就这样又穿回来了吗?活在阳光之下的感觉是何其美好,还有飞煦,她的心里又该怎么想呢?乱,真是乱!

    还有,那个天涯浪子又是何方神圣呢?为什么领导要挂他到10级,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啊?

    乱,还是乱!

    又想起上午我对南宫圣勇说的话来,

    “你这是打小报告啊你是,宇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领导如果站在我面前,他又能怎么对我说呢?

    “你这是偷奸耍滑啊你是,张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张开眼睛,我苦笑一声,只是这报应来的也太快了吧?我这点小聪明难道真的是不堪一击吗?靠,我找我大哥去,现在我的心里真是佩服大哥的高瞻远瞩了,和我有关系的人他一概不见,真是高人啊,太有远见了!

    振奋了一下精神,联上游戏,那年花开的短信依旧在那里嘀嘀的响着,这其中的缘由他又如何能知道呢?

    “大哥,大哥,在不在啊?”

    “大哥,帮忙了!”

    “大哥!”

    “sos,sos了!大哥!”

    nnd,我国际求助信号都发出去了,他怎么还不回啊,估计他现在是不在线,我心里一下就感觉少了点什么,听着那年花开的短信嘀嘀响真是好闹心,全部删除,下线。

    躺在床上,过了好久,我终于平静了一些,以前没有大哥的时候我不也是刀山火海里趟过去的吗?看来这人一有了依靠之后还真是懒惰了,不行,万事靠自己,看我拨丝去茧,从头分析。

    领导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给我任务-让我主动砍人-我的游戏姓名暴露出来-通缉榜首-被人追杀-寻求帮助-依靠俑兵团的保护-还是在他的手心里,靠,够阴险。

    不行,我要好好的分析一下。

    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nnd我砍人-我姓名暴露出来,停,只是姓名暴露出来而已,继续-通缉榜首-老子被人追杀,停,通缉榜首的玩家一般人是不敢追杀的,哈哈,隔行如隔山,你纸上得来终是浅,赵括是真么挂的不知道吗?哼,哥们我还怕被人追杀不成?-依靠俑兵团的保护,**,还依靠个p了,我这就退团,你以后的任务老子给你做就是了,我是谁,我是嗜血杀人狂!

    砍就砍了,怕个球,舔舔双唇,心里涌起一股嗜血的杀气。

    那年花开和一起蹲坑还都是有血性的汉子的,我们之间以前的感情也不是假的,唉,无辜的人为什么总是我呢?有些事情看来也要让他们知道一下的好。

    这个俑兵团我是不能在继续待下去了,别的兄弟也知道我太多的事情了,唉,我们本共侍一主,只是领导这手段也太狠些了,竟然让他们通知我。

    飞煦这个小丫头还是先别管了,女人,我可不能再次的为了女人而把自己埋葬进去了。

    想到这里,我忙联上游戏,嘀嘀的短信还在响,还是那年花开的,打开看看,

    “在吗?看到回话!”

    … …

    想了想,我回道,

    “我想我要退团了,我没有任何责怪你的意思,你也是职责所在。现在我只是希望你没有把我所有的事情全部上报,兄弟一场,我也不希望我们之间就这样结束,唉,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我命由天不由我啊,希望你能理解,你也看到了,转眼之间,我这20条命案我是抗定了,我想我们之间的感情还在,可是为了大家都好做人,这件事情只能这样了!”

    回完之后,我调出属性栏,留恋的看了一眼“顾客就是上帝俑兵团长老”的属性,显示出胸前俑兵团的标志,看着那紧握的拳头和那高高竖起的大拇指,别了,别了,猛一咬牙,闭上双目,点击退出顾客就是俑兵团!

    等了好半天,怎么还没有系统的提示声响起来,难道不让我退团不成?

    张开眼睛一看,哦,还要再次确定。

    确定好了,系统提示:

    十二个耳环主动退出顾客就是上帝俑兵团,其职位是长老,扣除声望500点。

    这刺耳的声音听的我心里是一阵肉痛,500点声望啊,抽抽鼻子,算了,抬起头,深呼出一口气,只感觉全身是一阵的轻松,哈哈,我这天下第一的功夫去哪里还不能卖上一个好价钱?从此游戏里我是天高海阔的了!

    短信响了,是那年花开的,

    “唉,我也知道这件事情不对的,蹲坑现在也很是后悔,你和他说几句吧!”

    心里一阵感慨,我回道,

    “又不是什么生死离别的,我们以后还会一起合作的,你和他好好的说说好了,我想以后大家都会更好做的,呵呵,你给我老实交代,都向上面说我什么了!”

    “唉,对不住你了,除了你和飞煦晚上在你家里做什么事情我不知道之外,应该是全都说了吧!”

    汗死!看着他的短信,我苦笑一声,军人就是不一样啊,上面布置下来的任务完成的真是太好了!

    和他们一比,我是渺小了好多,他们是幸福的,也是不幸的,为了祖国他们连生命都可奉献,我这小小的一人能和祖国相比吗?上面一声令下,我这内裤什么颜色估计都被他们上报了。

    我仅是一凡人,既不卖国,也不偷抢,只是想要好好的走完自己想要走完自己的路而已,在游戏里我已经付出了许多了,更不知道领导让我干的事情是好还是坏,上面神仙打架的事情我又哪里能知道呢?我这个枪手就打好自己的枪好了,多想无用!

    想到这里,我回道,

    “靠,我y的抽你去,不过,是好样的,要是军人都像你们这样,我在家睡觉也会安心不少!”

    “你能理解就好,呵呵,蹲坑在旁边看呢,他不好意思和你说,让我转告,说很是抱歉!”

    “呵呵,那以后不会在向上面汇报了吧?”我问道,

    “你退团的事情,我等会和领导说一下,以后我们之间只谈友谊,不谈其他,你以后有了宝贝也少在我们眼前臭显摆,我们什么都不知道,还能汇报什么啊?对了,团里你的东西什么时候来拿?”

    靠,刚才一时激动,都忘记了那些东西了,那可是我拼了老命换来的,免死金牌这种宝贝一定要多拿几块的。

    “nnd,要是敢少分我一点儿的东西,我,我,我也去和领导汇报,就说你们贪污人民血汗钱!”

    收好分给我的200块免死金牌,看着一起蹲坑略带内疚的憨厚的脸,看着那年花开机警而真诚的眼睛,我们三个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相聚总是有缘,分手自有各种缘由,但我们之间的感情还是深厚的。

    我想要自由自在的高飞在那无尽的天空中,没有点点的束缚,这其中的代价也是巨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