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亡命天涯

作者:大漠小鸟

    看着她温柔多情的眼睛,我的心里一阵温暖,孤独、落寂的心也仿佛严冬后枯黄的小草,在细细的春雨里逐渐的萌发、成长,逐渐的体会到了春的温暖。

    我慢慢的走到她的跟前,低头深深的吻了上去,此时无声胜有声;一阵心灵的悸动,打断正要进一步动作的我,是啊,练功的时间又到了,经过了漫长的一夜战斗,那里还有时间进行温存呢?

    轻轻的抽出抚摸在柔软部位的双手,对着面颊赤红的飞煦,我歉意的笑了笑,

    “今天早上我还有事情,要马上下了,下午或晚上我们在继续!”

    “恩,什么啊?”飞煦还在迷情之中,唉,真不知道她家的内功是什么样的,清晨竟然不练习?还是说传男不传女,她没有资格练习?等找机会问一下东方好了。

    “宝贝,我下了,有重要事情要作的!”我又重复了一遍,说完吻了她的额头一下,原地下线了。

    飞煦对着我下线的地方又发起呆来,他是干什么的啊,天天早上准时在太阳即将升起的时候就下线,不会是和我一样练习有武术的吧?用力的摇摇头,抛却心里的想法,随即下了线。

    小树林里,对着冉冉升起的太阳我练功完毕,低头看看我每天打坐的地方,那里已经压出一个圆形的痕迹出来了,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心念至此,更是想到自己的曲折历程,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买回早点,我回到宿舍,老二他们已经起来了正在那里浏览着主页,我忙凑了过去,一起观看,上面真是太热闹了。

    晓百生最后的坚持得到了最好的回报,套用最俗气的话就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他亲自下线在辉煌主页上发表帖子,“在烈火中永生-纵横天下帮最后的荣耀”一文,在主页上掀起了新一轮的狂顶**。

    他不惜笔墨,详细的描写了最后的驻地防守战:

    当我看到漫山遍野的怪物的时候,我的心里已经对这次的防守已经失去了信心,但是纵横天下帮和顾客就是上帝俑兵团的成员没有一个主动撤离的,为了见证这种传说中的勇气我留了下来。

    … …当纵火**阻敌的命令下达的时候,当燃烧的大火冲入云霄的时候,当听到驻地大厅耐久只有不到3000的时候,看着他们血红的双眼,这一刻,我是深深的震撼了,即使这次他们失败了,但是这种抱团成拳的顽强肯定会让他们下次成功。

    … …了望台已经被大火烧毁了,上面的弓手顶着大火发来最后的一个短信,他终于看到骑兵扬起的尘土,随后化为白光仙去,他的无怨挂去只是那忠诚的一种。

    等待,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人们鸦雀无声,只有驻地里只有干柴燃烧时发出的崩崩响声和墙外野兽的撕心裂肺的嚎叫声,而系统无情的提示声更是如同锋锐的刺刀一下狠于一下的刺杀人们的心房。

    “全部撤离!”当听到只有500多的耐久的时候,我们的骄傲眼睛含着泪下达了撤离的命令,我听在耳朵里,也是不敢相信这个命令,看着他们一个个磨蹭的脚步,流泪的双眼,我的心里也有着一种莫名的伤感,仿佛我也是他们的一员。

    复活点的白光闪了一下,一个骑兵出现,他的嘴里高声的吼道,

    “杀人狂自己已经搞定豹王了,正和其他的兄弟正在击杀最后一个boss!”

    大家的眼睛亮了一下,接着又黯淡下去,还有不到50秒了,能在短短的不到一分钟之间挂了那个32级的的boss吗?大家谁都没有信心。

    复活点的白光一道接着一道的亮起来,一个个的骑兵和刺客鱼贯而出,看他们挺拔笔直的身体,看他们无悔的容颜,看他们残缺的铠甲,可以想象那是怎样的一个血战场景!

    又一道白光闪起,那是一个刺客,他刚走出一步,就停了下来,耳朵猛的立了起来,眼睛更发出炫目的光彩,

    “我挂了boss了,我挂了boss了,我挂了boss了!”喊着喊着,他的眼泪就情不自禁的就流了下来。

    仿佛黑暗中的一道闪电划破长空,人们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震耳的欢呼声如同波浪一般一浪高过一浪。

    法师全都拼命的使出冰系的魔法,压抑着冲天的大火,其他的人更是冲入烈火中,用脆弱的身躯压灭燃烧的干柴… …

    驻地防守成功了!

    烈火铸就英魂!

    而敢于直面死亡的刺客更是在那刹那间的灰飞烟灭换来在烈火中重生后的功成名就!

    帖子写的很是让人荡气回肠,我估计那些提前撤离的观摩者看的最是详细,而血刺这个悲壮的职业也正式的出现在世人的面前,任你神功盖世,任你天下无敌,任你全身神器,任你防御绝顶,但在一堆血刺的攻击之下,你也只有望而怯步,转身逃跑。

    我在心里更是大骂系统的设置,唉,刺客兄弟们,前路漫漫啊,30级还有个槛等着你们呢,现在就我知道,可是为了自己的优势我又怎么能说呢,但愿你们能一次完成转职任务。

    “谁将第二个宣布开始防守驻地?”的帖子也是水涨船高。

    帖子强问那些跟着纵横天下帮随后发表声明的帮派,你们什么时候开始啊?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已经没事儿了,该你们上台表演了,我这次肯定花钱买个好位置!署名:大片好看

    我看了后心里是真佩服那个损人,一看名字就知道是马甲,随手看看后面的跟帖,过瘾!

    “第一帮抛却过程的惨淡,但好歹最少也赚了1500万人民币,大家一分,一夜也不少赚了,怎么都值了!你们那些跟着人家pp后面也发表声明的帮派全都没有了声息了啊?你们不出声,我们大家给你顶出声来,还就不信了,我顶!”

    “我也要看大片!”

    “靠,都是喊口号,不干事的家伙!”

    “支持”

    “为了看大片,坚决把它顶上去!”

    … …

    我一看,也别客气了,咱也发表一个字,

    “顶”

    关于圣女贞德的帖子也是大受欢迎,我看了之后心里直觉不妙,那个南宫是怎么知道飞煦在游戏里的名字的?

    带着心里的点点的困惑我和老三他们来到教室,因为上午有我最喜欢的计算机课程,这个可是我不逃的课程之一。

    给我们讲课的是一个30岁出头的中年男人,他的身上有着孙悟空的机灵,课程讲的更是深入浅出,唯一的缺点就是经常跑题,但这点也是最受全班同学的喜爱。

    这不讲着讲着就又从象形文字的基础讲到目前应用最好的网游-辉煌,唉,总是这么转的,同学们全都知道马上又要开始讲解昨天的重要新闻了。

    当说道“圣女贞德”那段的时候,同学们的眼睛全都齐刷刷的看着飞煦,我的心里是大呼我靠,妈的,竟然全知道了,连我旁边的老二都知道了,那个老师就纳闷了,我说的好好的,大家怎么全看那个小美人啊?

    “厉害啊,看不出来吧,骑着豹子呢!啧啧,看来是外表温柔,内心风骚、野蛮啊,虚,小声点!”

    南宫圣勇心里那个气啊,都怎么说话呢,我的飞煦也是你们说的吗?看你们一个个的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样子,恶心,忙伸长了脖子,用眼睛恶狠狠的瞪了教室一圈,压制下来窃窃私语的声音。

    飞煦的脖子都红了,低垂着头,心里暗自责怪自己,我怎么就把游戏里羞人的名字告诉班级里那两个和自己谈的来的女同学了呢?都已经告诉她们不要说出去的了,她们太过分了,真是鸡婆,这下全班同学都知道了,多羞人啊!以后真是一点**也没有了,也难怪耳环哥哥行事那么诡异,要是让他周围的人知道他就是天下第一,估计烦都能把他烦死了。

    那个老师的脑瓜是好使,一转就知道怎么回事情了,心里直感叹,这小小的qh园里真是藏龙卧虎啊,就这个新生班里连第一俑兵团里的人都有,想当年我也是逃课网游的,也在传奇98里闯出了响当当的名号啊!唉,怎么我目前在辉煌里混的那么差呢?难道我真的老了吗? “咳,咳!”听到下面同学的议论声加重,他忙重重的咳嗽了两声,打断下面的窃窃私语,

    “没有想到我们班的同学这么厉害啊,还有谁比较出名的啊,谁说出来让我也听听?”我听了他的问话是心里直叹气,这次怎么越跑越远了,算了,咱也听听班级还都有些那些狠人!

    “华夏电子帮的副帮主!”一个被南宫圣勇拉入了伙的同学大声说。

    南宫的面色立马从冰天雪地变成阳春三月,鼻孔也慢慢的朝到了天上,看到他的样子,我轻轻的摇摇头,靠,这么嚣张,在游戏里谁叼你啊,估计以后你能被人砍死。

    眼角一瞥,晕,老二他怎么也意气风发的,但见他挺直了腰板,面色虽然故作深沉,但是那丝丝的得意可不是他那点心府就能藏住的,好在我知道那个副帮主不是他,要不还真的误会了,嘿嘿,他下面的手在座位下面干什么呢,一个劲的直捅着老四。

    “水木之烈火青春帮的帮主!”老四无奈的高声说道,我看看老二,他的面色更加深沉了,整个就是一小老头,再看看老三,一脸的哀怨,呵呵,竟然敢对老大我保密,这下我可全知道了。

    老三心里呜咽着,凭什么他是帮主啊,不就是比我早出生了几小时是宿舍的老二吗?唉,没有想到啊,我在外面不是老二,到游戏里面却成了老二,郁闷!

    “水木之烈火青春帮的长老和副帮主!”老四的声音越说越小,脸上也有了点点的羞意,头更是低了下去,同学们哄的一声就笑了,飞煦也笑了,大大的缓解了她内心的尴尬。。

    “水木之烈火青春帮的副帮主~魔族法师~黑暗力量~唐奉贤唐大人!”一个同学模仿着老四的声音抑扬顿挫的说道,老四羞的连脖子都红了,与飞煦绝对有的一拼,同学们见此状笑的更欢了!

    看来他们在游戏里面凭借着我大力支援的武器装备现在是小母牛也敢吹喇叭了,从同学们的笑逐颜开的脸上可以看出他们的人缘很好,很是受大家的欢迎。

    老师在讲台上看着下面欢笑着的同学,心里叹息,我怎么就不晚出生个几年,想当年我们都是在上自习的时候才敢这样的放肆的,唉,年轻真是好,烈火青春,他们也赶上好时光了。

    同学们七嘴八舌的开始议论开了,老师也没有制止,一节课就这么的过去了。

    下课的时候我又逃回了宿舍,继续网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