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亡命天涯

作者:大漠小鸟

    作为第一快枪手的晓百生同志这次作为是痛下血本,耗费了2个宝石币取得了观摩的机会,也只有他独自坐在一个角落里默默的观看,运指如飞,迅速的把战况短信给自己新招收的小弟,在通过小弟来回的上下线,把最新的战况写道辉煌的主页上。

    当报道出观看的玩家们惨遭屠戮的时候,在主页上关注驻地防守战的玩家纷纷的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没有机会过去观看,回应的帖子更是以抒发幸运的为多,同时对那些挂掉了的玩家表示以深厚的同情,幸灾乐祸的帖子则惨遭围攻。

    消息就如同长了翅膀,传的飞快,国外的玩家也基本上在第一时间知晓了在中国出了个圣女贞德和嗜血杀人狂的重新复出的风姿。

    远在美国的雅丽看着主页上的条条信息,心里十分焦急,都已经一个多月没有他的消息了,怎么他还没有出来呢?圣女贞德是谁啊?怎么不给起中国的名号花木兰呢?猛的想到耳环第一次给自己回自己的短信来,“什么名字啊,干脆叫花木兰好了,还巾帼英雄?”心里又是一酸!回忆着我在一起的分分秒秒来。啊,他终于出场了,原来是练习骑术去了啊,呵呵,依旧是那样的光芒四射,依旧是那样的英勇神猛,可你要小心啊,别为了占一点点的小便宜就挂掉了级,你的大事还没有完成呢!

    一剑封喉由于有命案在身,没有时间亲自前去,在城外的某个角落看着手下小弟的最新短信,当得知道驻地惨状的消息后,心里更加矛盾了,咬咬牙,下定了决心,就以自己有命案在身为理由,不趟这种混水了。

    焦土城,笑傲天下帮城外驻地:

    “花开团长,你看我们就剩下最后一次的防守任务了,30分钟的防守,您还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我们的骄傲现在的脸色也保持不住一开始的沉静了,张嘴询问那年花开,看看他的团里还有什么杀手锏没有使用出来。

    那年花开坐在椅子上低着头沉思,听到他的询问,右手的食指不由不停的敲打桌面,发出咚咚的轻响,在这肃静的帮派大厅里显得很是响亮。刚看了一片狼藉的驻地,下次的攻击是前有豹后有蛇,后山基本没有设置什么防御,我们如何防守呢?慢慢的抬起头来,缓缓的说道:

    “我看只有让骑兵载着刺客现在就全部下山,向旷野的那头跑,看看能不能脱离豹子的刷出范围来,然后就看我们能不能顶到像大上次的那样了,让他们完成最后击杀豹王和蛇头的任务;至于河里刷出的怪物怕火,把传送阵免费打开,发布消息,10个银币收购木柴1捆,实在不行就纵火烧怪与敌俱焚好了!”

    旁边的领导都纷纷点头,这个办法可行,只要防守住最后的帮派大厅不被怪物攻破一起挂就一起挂好了,行百里路到九九,还差这最后的一步了,如果防守住的话,以后每次练级要少走多少路,能节省多少时间啊!

    “好,就这么定了,找不怕死的刺客90个,关键时刻全部用命换那两个boss的血,豹子不怕火,而且速度快,他们对我们的威胁比32级的蟒蛇还大,先击杀豹王!另外联系杀人狂,看他能否与我们的骑兵一起出动!”

    命令一道道的发了出去,我们团的血刺依旧被那年花开雪藏着,我答应了与他们的一道行动,因为我收取了我们的骄傲10个宝石币的钱。

    90个骑兵闪电般的集结完毕,一人身边一个刺客,笑傲天下帮和顾客就是上帝俑兵团的主要领导全部来为他们送行,抬出酒坛,取出海碗,倒满,人手一碗,喝上口壮行酒,摔破手里的碗,我们的骄傲大喊一声,

    “出发!”

    调出坐骑,弯腰上马,拉起刺客兄弟,跨马提枪手里的大旗一挥,旗面迎风招展,马蹄声响,打破沉寂的山头,山上的玩家目送他们的离开,自此离去,不知又将在何处相聚?命运在他们的手中掌握。

    风萧萧昔易水寒,壮士一去昔不复还!

    我在山下一声长啸,打破了山上玩家的沉闷气氛,靠,怕什么,挂了掉一级而已,最后的30分钟了,博了,顶住的话,各种荣誉和以后驻地收取的金钱将把哥们砸死,顶不住的话,前面的努力就全白费了,人家顶多夸你一句,“是个汉子,但老天不帮忙,功亏一篑啊!”听了更闹心。

    山上的玩家沸腾了,鼓励着,叫骂着,狂啸着,仿佛在这人世间只有他们是顶天立地的汉子,纵情于绿林草莽间,看着空空无人的山下旷野,看着那曾经人山人海的河流彼岸,看着更远处朦胧的苍劲翠绿的远山,这大好的练级圣地以后就将是我们的天下了。

    铁骑如同洪流一般,闪电般的冲到我的眼前,调转马头,我与他们的队伍会合,举起右手的马刀,大喊一声,

    “兄弟们,看谁跑的最快啊,能追上我的奖励1宝石币!”

    旁边的笑骂声顿起,

    “靠,你单人单马,累死我们也追不上,耍我们呢!兄弟们,追上砍了他!”跨马提枪手里大旗一挥,大笑着,高声喊道。

    马背上的刺客兄弟把攻击换成非pk模式,举起手里的弩箭对着我就开射,叮叮当当的击中我铠甲的声音如暴豆般响起,哈哈一笑,我左手扬鞭,用力一抽血汗宝马,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嘶叫,马儿四蹄发力,我脱颖而出,带着后面狂笑的铁骑,追赶着越过身侧的弩箭纵马狂奔… …

    山上的玩家看着我们越来越远的身影逐渐停止了发泄般的喧闹,开始巩固山顶的工事,挥汗如雨;传送阵的光芒四起,一个个的玩家鱼贯而入,丢下木柴,收好银币,在快速的传出,山顶又开始沸腾了。

    3:30分

    我们的骄傲收到汇报,骑兵已经远远的脱离了怪物的刷出范围,随时等候他的攻击命令。

    观摩的玩家大部分留了下了,作为有钱有权的一族他们,基本上都注册了游戏猎人的职业,若情况不妙,可以随时通缉走人的。

    远处金浪又见,河水沸腾又起,怪物开始刷出聚集了,这次玩家们都可以看到那壮观的景色了。

    “兄弟,怕不怕?”一起蹲坑问在他旁边的团里的一个外人战士,那个战士使用的也是两把开山大斧,从其峥嵘魁梧的身材上就能看出他也是一个兽人,双测额头微微隆起的代表双角的包块是他们特有的标志,身上的铠甲赫然发出亮银色的光芒,手里的开山大斧也不简单,铁器特有的浅白的韵芒,听到副团长的问话,他右手的斧头用力的朝地上一砍,一个浅坑顿时出现,扯着嗓门回到,

    “怕个球,脑袋掉了碗口大的疤,3秒钟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不过副团长我说你可不能先离我而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