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亡命天涯

作者:大漠小鸟

    落日的余晖照亮天边最后的一抹晚霞,红红的火烧云化为天狗噬日,高耸的皇城伫立在点点的红芒下,甚是威严,晚风轻轻的吹过,又带走了一丝光亮,笔直的皇城大街上到处都是逛街购物的人们。

    一声长长的马嘶声从西门外传来,划过天空,打破了喧闹的人群声,随着“蹋、蹋、蹋”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一个骑兵,坐下一匹高头大马,右手里长长的骑兵枪高举,左手盾牌护住胸前要害,从西门城外闯入皇城,通体披着七彩晚霞慢慢的走在皇城的宽广笔直的马路中间,享受着人们的瞻仰的眼光。

    “哇,真的是太酷了,如果有个骑士能像这样身披彩衣来迎接我该多好啊!”一个神族的法师mm满脸陶醉的说到,全不顾身边盗贼男友一脸的铁青。

    “靠,酷,18岁到48岁的女性绝对通杀,真不愧是泡妞必杀职业!nnd,这么快就出师了,又抢了我的风头!”一个手拿长枪的无马骑兵眼睛通红的说道。

    马上的骑兵脸上全是自豪,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好难啊,在训练场上的一次次的摸爬滚打,在治疗师的一次次的治愈手脚骨折后的再战,我终于考取了驾驶执照,牛x的时候终于到来了,美人,我来接你了。

    骑兵终于登上了舞台,经历了漫长偃旗息鼓,他在万种瞩目下杀入了辉煌。

    随着马路两边的妹妹的尖叫声,骑兵的身板越发的笔直,左手的盾牌收起,频频向两边的人们挥手致意。

    我正陪着飞煦在那里闲逛,听到马蹄响,我和她都十分的吃惊,骑兵?忙拉着她走到路边看看是谁这么牛x。

    骑兵的眼睛一亮,哇帅,前面300米处有一绝世美女,目标出现,双腿一夹,马速徒加,长枪平举,在周围妹妹的尖叫声中,以风驰电掣的速度的就奔着我这里而来。

    我看看飞煦,眼睛果然是亮丽了不少,在看看那个骑兵,全身的铠甲在七彩的晚霞中竟然流光闪闪,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感觉,平淡了好些日子了,在百草争鸣的今天,不断的有惊喜出现,可能人们把我嗜血杀人狂都忘记了吧!看着他越来越快的速度,我叹口气摇摇头!

    骑兵突然连同马匹闪电般的停了下来,按照牛顿力的定义来看,这完全是不符合规矩的,大家都莫名其妙,我嘿嘿的笑了起来,小样,刚骑上马就想泡妞,哼,我骑马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果然老朋友皇城城管008粉墨登场,

    “超速行驶,罚款10两银子,扣除声望20点,你可以… …”

    在周围玩家的哄笑声中,骑兵翻身下马,用手摸摸空空如野的腰带,靠,没有钱了,刚才为了给自己买上匹牛x的骏马,为了给自己牛x的骏马陪上牛x的鞍甲,都说人靠衣服马靠鞍,马是够牛x的了,看看自己的一身,再给自己添加点东西好了,于是,花光了所有的积蓄。

    骑兵的脸色如同酱茄子一般,在晚霞中发出亮晶晶的紫色,眼看着他就要被城管带回去学习城市治安管理条令,我高喊一声,

    “等等,我来代付!”

    我可不敢闯入马路中间,那样我也将一样的受罚,代付了10两银子之后,那个骑兵收起自己的骏马,(有了驾驶证之后,自己的属性里面多了一条坐骑的标栏,坐骑可以收到里面,每10级可以多容纳一个坐骑),眼睛看着飞煦,神情多了些不自在。

    看着他自哀的样子,真是泡妞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津,我的马子是什么人都能泡的吗?看他的表情还行,知道进退,第一个骑兵,恩,实力应该强横,是个可以拉拢的对象。

    “呵呵,这位朋友,真是缘分啊,来,我作东,去‘香格里拉’给兄台庆祝一下,骑兵终于在兄弟的带领下要开始辉煌了,哈哈,来,别客气!”看着他不自在的样子,我一边拉着他的手就走,一边给那年花开发短信,告诉他骑兵已经出来了,速来皇城酒店招人,飞煦看那个骑兵尴尬的样子,在旁边忍不住呵呵的笑了起来。

    “慢着,等等!”那个骑兵刚要说话,后面就传来一声高喝,语气甚是不善!

    我转过头,一个兽人战士带着十几个玩家在我们身后跑向我们,倒,看来是想和我抢人的!骑兵那强大的冲击力和超绝的速度是每个帮派都正在培养的主力,现在出来蹦出来一个,看到的肯定都要争取。

    “有什么事情吗?”我问道,那个带头的兽人没有搭理我,直接对那个骑兵双手一报拳,说道,

    “兄弟,看你很顺眼,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的‘狂战天下帮’,我就是帮主‘狂战’”说着把自己的头衔一亮,继续说道,

    “加入我们帮后,漂亮妹妹随你挑,报酬更是好说,职位可以给你大队长,以兄弟的实力在我帮实在是有广阔的发展空间的!”

    我的心里那个不是滋味啊,这年代,俑兵如走狗,帮众满街走,领导才能抖一抖,你y的哪里蹦出来的狂战天下帮,恁的不把老大哥放在眼里了,当个帮主就抖了,还美女,金钱,高职一起来勾引人家,恁的无耻了点,不过我好像也要拉拢他,念头一转,对着骑士说道,

    “呵呵,那个帮主太直接了,我的意思和他差不多,看中了兄弟的为人和实力,实力是一方面,为人更是重要,呵呵,看你性格直率,是个敢爱敢恨的汉子,如果兄弟愿意,就入我们俑兵团,不过只能从基层干起,美女什么的,还要靠你自己,呵呵!”

    骑士看看我,再看看那个帮主,心里还真是爽,老子当初明智,到了20级后立刻苦练枪法和骑术,终于熬出头了,现在成了香饽饽了,有人抢着要,哈哈。面带喜色,那个帮主说的太那个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直接表白,我是那种为了美女、金钱、地位就出卖自己的人吗?要说你也偷偷的对我说啊,还是刚才那个帮我付钱的精灵看起来实在些。

    对那个帮主抱抱拳说道,

    “谢谢你的美意,那位兄弟和我谈得来一点,刚才又帮了我一个大忙,真是不知道怎么样才好,怎么也要感谢他才好,至于什么加入帮派俑兵团什么的,我还没有考虑这件事情!”

    “不就是10两银子吗?这里有10两黄金,诶,你,就是你,接着!”说着拿出10两黄金对我就抛了过来。

    我的心里那个气啊,用钱砸我,老子当年使出钱坤一掷**的时候都是论宝石币的,唉,也就那么一次而已,你还对我用这招,我,我,我还是先接着好了,钱多不烫手。

    经过这些天的雕刻锻炼,我的眼力和手法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双手一挥,10个金币全部接到手中,旁边的人都看的大为佩服,和杂耍一般,让人眼花缭乱。

    那个帮主本来是散着丢给我的,想让钱落在地上,在看着我像狗一样的弯腰去拣,我这一手亮出,心里顿时收起小看我的想法,那是个高人!

    骑兵看我的眼神就更佩服了好多,恩,是个牛人,有两把刷子,怪不得泡的妞那么漂亮,妈妈说了,看圈识家,看妞识人,果然不假!

    手里上下的掂量着那10个金币,随手递给面色已经微怒的飞煦,我笑着对狂战说道,

    “谢谢啊,出手这么大方,骑兵兄弟,今天我请你吃的晚饭钱有人抢着买单了,呵呵,没有什么事情我们就一起先走了!”说完拉着飞煦对骑兵点点头,想一起走人。

    周围看热闹的玩家这下可过瘾了,轰的一声全笑了,中间夹杂着口哨声,狂战的脸色铁青一片,城里不能动武,他拿出手里的砍刀干着急也是没有办法。

    骑兵一看,现在只能两头选一个了,要是自己单独走人的话,这两伙人可就全得罪了,仔细想想,还是跟着那个最开始帮我的好了,听他的话够阴险,估计和他在一起,怎么都不能吃亏。

    于是对着狂战不好意思的笑笑,

    “不好意思啊,我先答应那位朋友一起吃饭的,不好爽约,以后有机会在联系好了。”说着跟着我和飞煦就奔向了酒店。

    “靠,跟上,看他们去哪里,这也就是在城里,要是在外面敢这么跟老子刷嘴皮子,我非砍了他不可!”狂战对周围的玩家说了些狠话,挽回点面子,跟着我们也去了酒店。

    “服务员,这里最好的菜上六个,酒水就上米酒好了!”我对着漂亮的服务员说道,然后转头对骑兵说道,

    “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等会儿我们团长就会到的,你可能会认识他。”正要继续往下说,眼睛就看到了狂战带着10几个手下也进来了,还真是个苍蝇。

    他们在我们旁边摆了两桌,眼睛直勾勾的瞪着我,不时的用眼角瞟瞟飞煦,还真是讨厌,大厅里的玩家一看这个架势,估计是要有好戏看了,买单结帐的也停了下来,我忙给那年花开又发了个短信,

    “多带点兄弟过来,有人可能要找茬!”

    酒和菜在他们的热情的眼光注视下,我们是吃的一点味道也没有,飞煦一气之下蒙上了面,眼睛里多了点点的得意,可她这种扮掩琵琶半遮面的神态更是诱人,连我心里的欲火都被勾引来了,想到等会回去和她蒙面的她xx,感觉肯定好。

    门口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传来,大厅里也是“哇靠”声一片,我抬头一看,团长他们来了,说实话,在辉煌里不认识他的人还真是不多,e级俑兵团团长,目前完成任务率100%,手下团结,不怕挂,而且等级高,装备一个比一个好,绝对的老牌劲旅,目前无人敢撼动其俑兵团老大的地位!

    没有理睬周围玩家们的感叹,那年花开直接走到我们这桌前,眼睛往我们旁边的两桌一扫,眼神不怒而威,对我和飞煦点点头,看着眼前第一次相见的骑兵,他张大的嘴吧,充满惊讶、喜悦的眼睛,直接说道,

    “我刚听兄弟说,他今天看到辉煌的第一个骑兵了,很有胆色,敢泡我弟妹,哈哈,我这就赶快过来看看是哪个猛男,这么牛x,连我都只敢在心里想想而已,不敢赋之以行动,现在这一看,你还是个汉子!”他的话一说出口,大厅里顿时笑声一片,一下子就拉近了男人彼此之间的距离,大家的眼睛全看着飞煦这个蒙面美人,飞煦使劲的瞪了他一眼,同时手里用力的掐了我一下,意思是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那个“狂战天下帮”的帮主一看那年花开出来就知道完了,辉煌里想加入他们俑兵团的人多如牛毛,说得卑鄙点,一为那e级帮派的多增加的物理防御,二为那免死金牌,三位那丰厚的奖金。可是他们团要想加入极难,非有内部人介绍不能入团,至今才有357个成员,可以说加入该团以后泡妞时牌子一亮,是用手大把抓,练级是坐火箭上升,团里人自己组队,实力绝对强横,以后的生活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狂战陪着干笑几声,站起来双手一抱拳说道,

    “真是幸会啊,没有想到在这里能碰到第一俑兵团的团长大人,我们还有其他的事情,就先行告退了!”看来是想溜了,那年花开转头看着他们,也笑着说道,

    “手下兄弟不懂事情,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见量,你们先忙,我这就不送了!”看着他们离开酒店,我招呼其他的兄弟坐下,叫来服务员,按照刚才的标准在叫上4桌,我也好久没有和他们见面了,趁着这个机会联络一下感情。

    经过介绍我们知道了那个骑士叫跨马提枪,刚一听到他的名字,飞煦刚取下蒙面黑布的脸立刻就红了,用力的瞪了他们一眼,“唾”了一声,再掐了我一把,起身转头就往外面走去,后面是哄笑声一片。

    我忙也起身告退,结上帐,尾随着她走出酒店,残留晚霞的余晖照在她微微发红的双颊,看着她微微喘息的胸部,我是色心大起,搂着她就通过传送阵飞回家,热吻到床边,我给她蒙上面,只留一双紧闭的双眼,看着她因兴奋而高度膨隆的双峰,我跨马提枪的就上了去… …

    别有一番风趣的战斗打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