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亡命天涯

作者:大漠小鸟

    加快脚步我赶快去买上鲜花和红,接上飞煦带着她就奔向了西山,嘿嘿,独眼黑狼的计谋不错,拿来用用,果然效果不错,杀个僵尸然后送给飞煦一朵鲜花,飞煦红着脸接收了,我又杀个僵尸,又给了飞煦一朵鲜花,反复几次之后,飞煦的脸更红了,看着我们的友好度直线上升,我杀的更起劲了,有了我强大的战斗力作保证,这么一夜就闪电般的过去了。

    又是清晨,老二他们准时的起来,换上新鲜的衣服,对着镜子一顿打扮,出去看美女了。我还真拿不准是否还要继续在小树林练习武功了?不知道怎么的脚步还是移动了过去,看看那里没有人,心里不知道怎么起了一丝丝的失落,继续练习我的内功好了,当太阳完全出了地平线,我收功,看着升起的阳光,我转身离开。

    远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人,她注视着我,我的心里是翻江倒海,看着她我无语,她朝我走了过来,我转身想跑,可脚步迈不动地方,她开口说话了,

    “你在练习内功?是不是?”

    我张开嘴,本想说不是,可是说出来就变成是了,她看着我笑了笑,我可受不了了,她想干什么啊?

    “你是那家流派的啊?”她继续问我,

    “没有啊,自己瞎练着玩的,我还有事情,我先走了!”心里总是感觉不太妙,还是走人好了,现在一点主动权都没有!

    “大清早的有什么事情啊”她笑着问,我心说,也是啊,大清早的能有什么事情呢?

    “我还要给别人买早餐,还要去收拾房间,还有收拾他们吃剩下的东西,诶丫,真的是有好多的事情啊!”我真是佩服自己的头脑了。

    “是吗,怕我吃了你啊?”说完脸上有点红,我一看,都说男人笑眯眯,不是好东西,女人脸上红,心里想老公,心里的无名欲火腾的就上了去,

    “那个,不好意思啊,我前天发现好像有人在监视我,昨天就提前来了想看看我的判断准不准,谁知道是你啊,后面的事情,那个,你那么美丽动人我也就又点控制不住自己了,对不起啊,那个,你昨天没有摔伤身体吧?”我越说她的脸上就越有红,看得我心里痒痒的。

    “没有”她回道,

    “我叫丰宇,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我继续问,

    “我叫东方一凤,你是那年的学生?”她看着我略微成熟的脸问道,

    “呵呵,我是大一的新生,是计算机系的,以前在社会上待过几年,现在来这里求学,大龄青年了。”我回答道,

    “哦,你和那个飞煦是一个班的吗?”她问道,

    “是啊,怎么你们认识?”

    “恩,是我表妹,对了,你的内功看来已经到了很高的水平了,你真的是自己练习的吗,没有什么人指点?”她想到来找我的主要目的,问我道,

    我一听,终于要找到组织了,自己的盲人摸象的历史终于要结束了,以后能不能得到高人的指点全在眼前的美女了,念头至此,忙拿出自己最有魅力的声音说,

    “是啊,全是自己摸索着练习的,前几年还走火入魔了一次,小命差一点点就没有了,唉,天道无凭啊,祖国的武术精华已经没有了,我要趁着我现在还年轻看看能不能总结出一点经验来,为祖国的国粹留下一点点的种子,虽然或许我会失败死亡,但我也一定要尽自己的努力来实现这个远大的愿望!”看着她对我仰慕的眼光,我越说越是慷慨激昂,自己都感觉自己的形象又伟大的许多!

    只是说说而已,我还没有那么伟大,只是为了自己的坚持而坚持的,什么留下种子的事情根本没有考虑过,或许我以后会收留徒弟。但武术失传肯定有它失传的原因,或许是内在也或许是外在,但是它总归是逐渐的失传了,存在即是合理,我还没有自大到以一己之力来挽救它的程度上。

    “真的是你自己练习的吗?你真是太厉害了!”她恭维的说,其实我自己也何时不在佩服自己呢,能活生生的练到现在这个地步,失去了多少的东西,心里一痛,我的脸色黯淡下来。

    “怎么,有什么伤心的事情吗?”她疑惑的问,我淡淡的一笑,轻轻的说,

    “其中的代价是你想象不到的,我的最早的启蒙老师是练习外家功夫的,对内功他深信怀疑,教导我的时候就让我以后一定要练习内功,哪怕走遍千山万水也要找到明师,可惜,在我8岁的那年走了。为了师傅的遗训,我在9岁的时候一个人开始自己摸索练习传说中的内功,12岁走火入魔,全身瘫痪,不能言语,我的爷爷、奶奶、姥爷等他们在我11岁的时候伤心过度先走了,我的双亲在我15岁的时候也伤心劳累过渡走了。

    于是在这个世界上还留下我孤单单的一个人活着,生活的艰辛是没有什么的,孤单的痛苦也是无所谓的,但是我对他们隐瞒了我是练习什么虚无飘渺的内功才走火入魔瘫痪的,那种内疚是最难以忍受的,有的时候真的想自己也就这么走了吧,去另外的世界陪着他们好了”

    把自己的经历简单的改改,说着说着我自己的鼻子也是发酸,眼泪差点流了出来,我对面的美女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我叹了口气,说声“再见”转身走了。

    后面传来带着哭腔的声音“没有关系,还有我会关心你的!”心里一番苦笑,对自己强烈的bs在bs,停了停,没有转身,我加快速度跑回宿舍,看来以后会有人告诉我内功是怎么一回事情的!

    一会儿,老二他们无精打采的回来了,我看到了她他们还去那里看啊。今天的军训还是那个样子,没有什么新的花样,中午的时候导员找到我,告诉我他已经自杀重来了,名字叫“家人我的最最爱”,并告诉我以后要和他的爱人一起游戏了,我说,以后有什么事情就找我好了,没有什么摆不平的,导员客气了一番,问我的游戏名字,我还是没有告诉他,委婉的说,我的名字现在谁都没有告诉,包括我的舍友,名声不好,终于混了过去。

    晚上的游戏还是陪着飞煦练级,她说看着僵尸很是讨厌于是换到她所在的那个城市,来到了以前来过的山沟里,我们就在那里屠杀着怪物,这里不时的有玩家出没,我就没有穿自己的铜器套装,只是用诸葛弩射杀怪物。

    看着我们的友好度已经10200了,自己的经验眼看也就到了30级了,我还真的不知道该不该继续下去了,到了30后系统会不会在发生什么变故,新的怪物出现,地图继续扩大,正在这个时候,后面远远的过来4个玩家,我忙收起自己的诸葛努,拿出铁棍。

    那四个玩家靠了过来,看到飞煦在那里杀怪,我在旁边看着她杀,都面露鄙视目光,当看到飞煦的正面的时候,口水都流了出来。

    我一看,倒霉,怎么碰到色狼了,拉住飞煦不让她继续往前走杀怪了。我说手一抱拳,礼貌的说,

    “这四位朋友,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啊,我和女朋友在这里练级,没有妨碍各位朋友吧?”四个人带头的一脸坏笑的说,

    “哦,我们很远就看到这位女侠在这里杀怪了,真的是非常的厉害,我和兄弟们一商量,应该过来见识一下,这不就过来吗,这位兄弟,不是我说你,怎么能靠女人吃经验呢?和小白脸有什么区别,是男人,就应该像我们这样啊!你们说,是不是啊?”说着挥了挥手里的长剑。

    另外的3个都拼命的点头,纷纷说,

    “就是啊,男儿当自强,就应该像我们老大这样才够男人!”

    “我们老大成立了辉煌里第二个佣兵团,老大就是团长,怎么样,够男人吧!”

    “就是,靠女人吃经验,算什么啊?”

    带头的手一挥,装着愤怒道,

    “谁让你们说出来的,我们现在正在发展中,团里需要新鲜的血液,像这位女侠的这种身手,我们团是竭诚欢迎的,看在女侠的面子上,这位兄弟我们也就破例收下了,怎么样?”说着眼睛不住的看着飞煦。

    我的心里是苦笑不得,飞煦红着小脸,估计是我说她是我得女朋友闹得,笑笑得看着我,左手拉着我的衣服,在我耳边轻轻的说,

    “他们要收我们作小弟呢,小白脸,呵呵,你说怎么样啊?小白”

    没有等她的说完,我就重重的拍了她的臀部一下,第一次这么亲密接触,手感不错,飞煦的脸更红了,低下头,眼角看着我不在继续说了,手里抓我的衣角更紧了,我另外一只手挽住了她的胳膊,心情大好,对他们笑笑,说道,

    “谢谢各位朋友关心,可惜我们志不在此,告辞了”说着拉着飞煦的手从他们的身边走了过去。

    他们四个看的眼红红的,我们的小动作他们看得一清二楚,当着他们的面**。

    “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