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亡命天涯

作者:大漠小鸟

    导员奇怪的看着我,我的脸上没有流露出什么特别的神情,但是他的心里忐忑不安。

    “小宇啊,估计你也知道了,那个女我是真的是感觉特别的有共同语言啊,真的是仿佛找到了我的第二个青春,唉,我自己都没有想到啊!能在这个年龄能遇到如此懂我的人!”导员深情的对我说,

    看着他的样子,我在心里是暗暗的好笑,你的名字起的“有梦想的那年”,看名字就知道想在里面寻找第二春,在说了,人家叶子是hg的职业感情教授级专家,就靠这个吃饭的,骗你个老师还不是一二三的!心里这么想,可是嘴里不能这么说。

    “咳、咳”我忙咳嗽了两声,打断了他的感情发泄,“那个独眼黑狼是一点儿的戏也没有了,这个导员你放心!”我突然发现自己也满会坐思想工作的,这不把那个黑狼的先给说出来,导员的眼睛果然一亮。

    随着敲门的声音,服务员端着酒进来了,导员接过酒瓶,给我倒了一杯酒,我立刻感觉自己的等级提高到了校长一级,但也忙站起来,连说,“不敢,不敢,我来给您倒上!”一番争执后,导员说,

    “那个独眼黑狼和我争,哈哈,还是你厉害啊,有了组织的人就是不一样啊!”导员拍我呢!

    “那是、那是,那个黑狼估计比您还惨!”我忙接上话,继续说道,

    “导员啊,我说您心里可要有准备啊,您这里和他那头也差不多!”导员手里的酒杯咣的一声掉到了桌子上,杯子没有碎,看来不是什么伪劣产品。他用充满了疑惑、惊讶、带着气愤的眼睛看着我,

    “怎么回事,别不是逗我玩吧?”导员气愤的对我说,我叹了口气,把桌子上的酒杯扶起来,倒上五粮液,用我充满了同情的眼睛看着导员,惋惜的说到,

    “那个叫叶子的女人后台相当硬”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导员就高声的打断我,

    “我们的感情是纯洁的,我又不求她什么,我… …”言语激昂,我看着他,终于他说完了,

    “她的背景是一个势力相当强大的黑社会”我淡淡的说到,

    “什么黑社会我也不,什么,什么,你说她的背景是黑社会?”说道最后声音已经又点颤抖了,我重重的点点头,说,“来,导员,干了这杯!”说完仰头一饮而尽,

    … …

    我把叶子的事情的经过大概的说了说,当然了都是我朋友帮我查出来的。

    然后我郑重的对导员说,“导员,您也知道,那种女人一旦沾上,搞不好您就是家破人亡啊!导员,您有没有告诉她你的详细情况吧?”我也要知道点关于自己的事情了。

    导员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一脸的庆幸,说道,“好在我英明啊,没有告诉她详细的情况,只是说了我在北京!没有想到啊,真的没有想到啊!”我忙给他加上一把劲,说到,

    “导员,我看,其实您最好还是把游戏人物给自杀了,重新建立一个,这样子最是安全的,我朋友在里面花了血本才摆平这件事情的,以后一旦,唉,安全第一啊!”

    导员咬咬牙说到,“好,就这么定了,回家后就自杀,这次真的是谢谢你了!唉,我真是老糊涂了,借你的装备”我一听,忙摆摆手,

    “您这不是见外了吗,咱们谁和谁啊,换其他人,我肯定不会管的,等您在到这个级别不是还要穿吗?以后就别提这件事情了,来,老哥,咱们在干一杯!”

    同导员说了明天我要参加军训的事情后,导员没有继续下去的意思,我也没有挽留的意思,草草收场。

    送走了导员,我的心里终于踏实不少,搞定了一个,还有一个独眼黑狼,没有问题,他们也不知道我在现实中是谁!

    自己喝上小酒,吃一口菜,真是佩服自己了,一举数得啊!酒足饭饱之后,打着酒嗝回到宿舍,头有点晕,呵呵,今天高兴啊,先睡觉了,管他什么拍卖的,战士会把钱转到我的帐户上的,明天中午去银行查查就知道卖了多少钱了,在梦中我手里不停的数着钱,数到手都发软。

    定好的闹钟把我唤醒,看看老四他们,戴着头盔继续呢,走到窗前,外面黑朦朦的一片,迎面吹来的晨风带着点点的雨水,深深的吸了一口自然的空气,已经下雨了,虽然不大,但出去时间长了,身上也会被雨水淋湿。

    不知道昨天关注我的人是偶然的还是有目的的,穿上我的防雨外罩,关上窗户,我出了宿舍的门,点点的雨水打到我的面上,外面看不到晨起锻炼的人,我潜行匿踪偷摸的来到那片小树林,运足全身的功力,探查周围没有任何人的迹象,迅速的清理了自己留下来的足迹。

    看看这个树林,还好有一棵比较大的树木,枝叶茂密,施展我在辉煌里练就的爬树神功,三下五除二的我就上去了,动作比较笨拙,但是一些基本的爬树的动作我还是做了出来,原来在游戏里面展握的东西在现实生活里也能发挥出一点的,看来游戏是没有那么简单的,影响人的神经意识,里面的东西如果熟练的话,在现实中也能使用出来,那么以后我的生活技能的锻炼要切实加强了,那样子出来后再加以锻炼,不就事倍功半了吗?

    习惯性的在树上搜索了一下,防止有什么危险的动物隐匿在树上,我找了一个茂密的树枝躲了进去。

    某女生宿舍,一个美女拿下头盔,看看时间,恩,差不多了。昨天早上那个人在树林里盘膝坐下不长时间就开始赞美太阳,看他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是精神病人,哼,作的太假了,难道发现我了吗?不过不可能啊,我藏在树上,他应该是看不到我的,除非他的气功练到高深的地步,有爸爸的程度,他那么年轻,不像!

    问了家里的长辈,在这个学校读书的各个世家的弟子算上我只有4个人,2个新生,还有1个在这里攻读博士,在没有别人了!

    推开窗户,外面下了小雨,我今天还去那个小树林吗?真是讨厌啊,怎么下雨了呢?如果他是练习内功的话,应该是在宿舍的,看来他应该是住的4个人的房间,呵呵,今天真是个好机会啊,如果他今天还来的话,那么… …

    换上淡绿的色的紧身衣服,再穿上自己红色的防雨套装,看看镜子,哦,这样太现眼了,想了想,拿出一个小包包,把红色的套装和一个毛巾放到包里,恩,这样回来的时候穿上就可以了,呵呵,等会就看你来不来了。

    我无聊的坐在树上,点点的雨水打到我的身上,顺着身体流到树干上,在顺着树干融入到大地母亲的怀抱,突然心里一阵警觉,我立马提神,运足目力四处的观看。

    一个淡绿色的身影从远处飞快而来,速度比正常的人类速度快了好多,我的心里的大大的吃了一惊,莫非她使用的就是传说中轻功?师傅所追求的虚无缥缈的武功真谛就摆在我的眼前,强压抑住自己心中的喜悦,我气沉丹田,尽量减轻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身影逐渐的靠近了,透过树叶的缝隙我看到了,她是个大大的美女,紧身的淡绿色的衣服把她完美的魔鬼身材突兀的显露出来,心跳突然的加快了几下,嘴里感觉有点干渴,我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她,她留下的足迹很是浅,看她丰满的身材怎么也有110斤,可是那浅浅的足迹好像在说,我很苗条,我才40斤,看来她还真是练有真功夫啊!

    她的眼睛迅速的扫了一眼树林,重点在我前两天练功的地方看了看,然后用脚底抹去自己遗留的足迹,看的我是心惊胆战啊,这么谨慎的心思,和我有的一拼了!

    看着她点点的后退,美妙的臀部一扭一扭的,扭的我心里痒痒的,下面都起了反应!不对啊,怎么离我越来越近,好像退的方向是这颗大树啊?心里对自己说,不是吧,这位姑娘,我们这么有共同语言,连藏身的地方都想到一起去了?念头至此,我迅速的蜷了蜷我的身体,又移动到上面的一个小树枝上,还好我在这颗树的最顶端的那个茂密的树枝里,要是她还是和我相中了同一个地方,我,我,我也就认了!

    却说树下的美女从来到这个小树林,心里总是感觉到有点什么地方不妥当,仔细的看看树林,没有人啊,在看看我以前盘坐的地方也没有什么不妥啊,心里纳闷,回头一看地上,哦,原来是自己在没有草的地方留下了脚印,心里赞叹了自己一下,看来我的武功的大有进步啊,已经到了先知后觉的地步了,用脚底抹去自己遗留的痕迹,退到那个昨天在上面观察那人的大树旁边,抬头看看树,唉,真是的,这个雨下的真是,自己的衣服都快湿透了,叹口气,一提身,两下就上了树。

    我看的心里是那个佩服,这个才是轻功啊,那里像我刚才那样的一爬一爬的上树,她距离我更近了,高高隆起的胸部随着呼吸而前后微动,看到她突然抬头,我忙闭上眼睛,听说高手都能感应到别人在观察她,可不能现在就露出马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