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定制大魔王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从别西卜遗蜕中获得了风系魔法回路之后,罗伊就一直在想,该怎么样将风系的魔法运用到战斗当中。

    这一系魔法,比较有杀伤力的也就那么几个,比如风刃,比如真空领域,以及龙卷风这些,但罗伊却另辟蹊跷地为自己创造了新的技能,将风系魔法运用到了近战当中。

    技能的灵感自然是来源于拳皇的暴风高尼兹,强不强是版本的事,帅不帅却是一辈子的事,毫无疑问,罗伊现在用的真八稚女实相克,走的就是帅的路线。

    当然了,因为有赤龙帝的笼手这种神器,罗伊的新招数用出来不但帅,而且还很强,而且这一招实相克不但可以使用风系力量,同样的也可以使用他的雷系力量和冰系力量,是百搭款……

    最后那一记地球上投,罗伊其实是留了手的,不然的话直接用64倍力量接一记30连的钉拳的话,估计这个世界就再不会有维吉尔这个人了。

    维吉尔可以说这次是被罗伊给秒了,等他被砸进大地当中后,但丁才反应过来,急忙从维吉尔砸出的那个大坑当中冲了进去,一直往地底深入,好一会儿之后,才找到了重伤的维吉尔,将其从被淹没的状态当中给救了出来。

    轰!但丁抱着维吉尔,冲破了岩石和泥土层,重新回到了地面上后,他才终于看清楚了维吉尔身上的伤势。

    维吉尔的大半个胸膛,此时已经变成了森森白骨,那是在罗伊的爪击以及风刃的撕裂下造成的,此刻除了胸腔中一颗心脏还在跳动着以外,其余大部分的内脏都不见了,估计已经化作碎片消失在刚才那阵腥风血雨当中。

    破烂的胸膛敞开着,周边的肌肉组织这时候倒是在重新缓缓滋生出来,在恶魔血统的力量下,想要恢复过来还是有可能的,至于到底要花多少时间,这可就难说了?  这样的重伤,维吉尔等于已经彻底退出了战斗。

    虽然一直以来和维吉尔互相伤害,然而维吉尔毕竟还是但丁的兄弟?  当看到维吉尔的这幅惨状后?  但丁也愤怒了。

    尼禄和塞拉斯之间的战斗?  这时候已经暂停了,但丁趁着这个机会,变回了人类形态朝着尼禄走去?  将维吉尔交给了尼禄?  让尼禄负责照顾他。

    然而尼禄这时候却有点不爽,维吉尔可是造成他断手残疾的元凶啊,他是但丁的哥哥?  但却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啊?  交给自己照顾是个什么意思?

    所以尼禄有点不想帮这个忙?  撇嘴道:“但丁?  要不换我来吧?你来照顾这家伙。”

    “不?  你打不赢他!”但丁摇摇头道:“你还是照顾好维吉尔就行?  别让他被战斗的余波波及到。”

    “这个我可不敢保证!”尼禄不爽地道。

    “不!你必须保证他活着!”但丁却恼火地一把揪住尼禄的衣领,凑近了对他吼道。

    “凭什么!?”尼禄一把拍开但丁的手,将自己右手的机械臂举起,对但丁吼道:“就算他是你的哥哥,但是你别忘了他之前所做过的事情?  那个欧西里斯说得对?  红墓市的灾难是谁造成的?!就是你的哥哥!就是因为他?  无数人在这场灾难中丧生?  我们之前还在商量着要怎么杀死他,而你现在竟然反过来要我保证他别死!?你的脑子糊涂了吗!?”

    “可他是你父亲!”但丁这时候猛然间抛出了这么一句话:“你想看着你父亲死在这里吗!?”

    “什……什么!?”尼禄一下子就懵了。

    “从第一次遇到你的时候,我就有所怀疑了!”但丁叹了口气道:“你不会以为?  谁都能够使用阎魔刀,能够和阎魔刀的力量产生共鸣吧?”

    “这……这怎么可能!?”尼禄不知所措地看向躺在地上的维吉尔,表情管理直接失控。

    但丁一伸手,重新召唤出魔剑但丁,然后变身成罪魔人形态,转过身,头也不回地对尼禄道:“他的过错,我会让他赎回的,但尼禄……他不能死在你的手里……”

    说完,但丁猛地一蹬地,轰的一声冲向了远处的罗伊,留下尼禄对着维吉尔不知道该怎么办。

    铛!魔剑但丁劈砍在了罗伊手中瞬间出现的霜之哀伤上面,双剑碰撞时产生的巨大冲击波横扫了四周,眼看着冲击波袭来,尼禄已经顾不得自己乱糟糟的脑子了,赶紧挡在了维吉尔的面前,替他扛下了冲击波。

    但丁这时候疯了一样,根本不做防御,用狂风暴雨一样的攻击,与罗伊战斗着,而罗伊用霜之哀伤左支右挡,看起来一副勉力应付的样子。

    罗伊的剑术对比但丁来说,的确算不上好,事实上罗伊也没有研究过什么剑术,他用霜之哀伤战斗的时候,一边都是靠着自己的力量和速度来挥剑的,但丁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攻势变得越发的猛烈了。

    交战了数百个回合之后,但丁终于抓到了罗伊的破绽,手中的魔剑一个横挥,猛然间斩在了罗伊握剑的手腕上面。

    嗤的一声轻响,罗伊握剑的右腕被但丁生生斩断了,霜之哀伤连带着罗伊的手腕打着旋地飞了出去,然后……

    然后不偏不倚地落在了尼禄所在位置的不远处!

    趁此机会,但丁一个冲锋,将手中的魔剑刺进了罗伊的胸膛当中。

    两人此时都身在半空中,这画面顿时如同定格了一样,但丁的恶魔脸庞呼呼地喘着粗气,而罗伊则是低下头看着刺入自己胸膛中的魔剑。

    “怎么会……那么容易?”但丁有点不敢置信,脑子里面也有点懵。

    而罗伊却突然对他露出一个狰狞的微笑,仿佛猜到了他的想法一样,道:“当然不可能那么容易!”

    说完,罗伊的身体再次化作无数细小的分身,就连那握在霜之哀伤上的断手,也是如此,这些细小的分身在后退了一点距离之后重新汇聚起来,又重新组合成了他的本体,刚才被但丁刺中的伤口,也恢复了原状,就连断掉的右腕也是完好如初。

    “该死……”但丁暗骂了一声,正打算冲上去,突然看到罗伊对着霜之哀伤所在的方向遥遥地一伸,似乎想要把他的剑重新召回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观战的尼禄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看到罗伊的意图之后,他竟然抢先一步冲上前去,将罗伊的霜之哀伤紧紧地捏住。

    霜之哀伤在尼禄的手中,使劲地挣扎着,但尼禄却死死地咬着牙坚持住了,用自己的力量制止了罗伊召回这把魔剑。

    而刚好但丁也重新冲了上去,纠缠住了罗伊,于是罗伊在试探了几下未果之后,便放弃了召回霜之哀伤,转而空手继续和但丁打斗起来。

    尼禄顿时有点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好像也帮上了忙一样,将霜之哀伤握着带走,回到了维吉尔身边。

    然而,他转身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霜之哀伤上面的骷髅双眼,猛然间闪出了一阵红色的光芒,随即又消失了。

    但丁狂战士一样不要命的攻击持续了好一会儿,虽然以以伤换伤的打法,在罗伊身上添了一些伤痕,然而他自己的消耗也十分的巨大,在被罗伊一拳击在剑刃上将其打退,重新在半空中稳住身形之后,他暂时停住了冲锋,漂浮着想要喘口气。

    “这样真的好吗?”罗伊也同样停住了动作,突然开口戏谑地对但丁道:“我不知道你这样徒劳的攻击到底有什么用,如果你想要继续的话,我可以和你耗上一整天,但我要提醒你的是,再这么下去,你的哥哥维吉尔可能真的要死了哦!”

    “嗯?嗯!?”但丁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但随后突然想到了什么,惊道:“不好,刚才那把剑……”

    他猛地一回身,结果就看到了尼禄此时脸上出现了一种不正常的潮红,他的双眼泛起了血丝,眼神也开始变得有些迷茫,正站在昏迷不醒的维吉尔身边,缓缓地举起了手中的霜之哀伤,将剑尖对准了地上的维吉尔……

    “我的剑,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拿起来的……”罗伊狞笑道。

    尼禄此时的状态的确不太对,从他拿起霜之哀伤之后,他对外界情况的感知,就在悄悄地消退着,在他的耳边,仿佛有什么人一直在呢喃着和他说话一样,尼禄整个人渐渐地就沉浸在了这些呢喃的语言当中。

    霜之哀伤中的心灵扭曲效应,开始发挥出了效果。

    如果但丁之前没有告知他维吉尔与他的真实关系的话还好,可偏偏但丁却说了,于是本就心乱如麻的尼禄,此刻在心灵上顿时出现了破绽……

    断手之仇,还有幼年时被抛弃的孤独,维吉尔这个当爹的,在尼禄身上的确没有做到应尽的义务,相反的却一再给尼禄增添伤痛,正常情况下,这些情绪会逐渐被尼禄暗藏在心理并且掩埋掉,然而在心灵扭曲的效应下,这些情绪却被挖掘了出来,并且不断地被放大,最终变成了对维吉尔的痛恨与仇怨……

    在霜之哀伤的引导下,他准备杀死维吉尔!

    “你……!!”但丁回过头看向了罗伊,怒吼道:“你刚才根本就是故意的!?”

    “没错!”罗伊很大方地承认了,摊手道:“我说过,我要借用魔剑但丁和阎魔刀,也让你们不要拒绝我,然而你们是怎么回应我的?既然你们不识趣,那我就自己拿!维吉尔是个顽固分子,但我可没说阎魔刀也不是非要从他手上拿到才行,换个人也可以……”

    “啊啊啊啊!!!该死的!”但丁这时候悲愤交加,但是却又顾不得罗伊了,飞身冲了出去,想要阻止尼禄的动作。

    而罗伊也没有阻拦他,这一波他已经玩得很尽兴了,倒也不是非要杀死维吉尔不可,相信这个教训,足以让但丁他们刻骨铭心了,杀灭他们的傲气之后,他们会乖乖地将魔剑但丁和阎魔刀交上来的……

    咚!一声巨响,但丁及时杀到,将尼禄击飞了出去,救下了维吉尔。

    尼禄手里的霜之哀伤脱手飞出,直到这个时候,尼禄才突然间清醒了过来,回忆起刚才自己的行为,冷汗一下子湿透了他得后背。

    “我……我刚才到底想要干什么?”霜之哀伤斜斜地插入地面,尼禄看到那剑颚处的骷髅眼眶中似乎出现了一抹嘲讽的目光,惊得尼禄心惊胆战地在地上爬出去一段距离,尽量远离霜之哀伤这把诡异而可怕的魔剑。

    不等但丁和尼禄松口气,霜之哀伤已经脱离了地面飞了起来,回到了罗伊手中,而罗伊这时候已经来到了但丁他们三人的头顶上方,高大的身躯带着阴影笼罩了三人,巨大的恶魔之翼缓缓扇动着,罗伊降落了下来,杵着剑居高临下地望着但丁他们,道:“我最后说一次,把魔剑但丁和阎魔刀交出来,你们这个世界我没兴趣,但如果你们想要阻挠我达成目的话,我也不介意收集更多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