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定制大魔王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果然,仅仅只是四倍的力量增幅,还是没法直接一拳锤死一个恶魔领主啊!”

    看着尤里曾爬起来,罗伊甩甩手,然后朝着尤里曾招了招,示意他继续。

    这个动作,让尤里曾恼怒不已,蔑视感实在太强了,从他诞生以来,何曾被人用这样的动作羞辱过!?他怒吼一声,在原地开始蓄力。

    他身上原本已经被钉拳打断的那些,如同牙状的骨刺,这时候又重新长了出来,胸口被打瘪的位置,也重新恢复如初,在这种强横的恢复能力下,尤里曾再次回到了巅峰状态,当蓄力完成的那一刻,他双臂猛地一张!

    一圈蓝色的魔力从他的身体中爆发出来,这魔力瞬间引起了巨大的爆炸,刺眼的强光中,强大的冲击波横扫了树顶大半区域。

    但丁见势不妙,立马展翅飞离,塞拉斯则是机警地直接飞到了罗伊的身后,身处爆炸中心的罗伊却没有移动,只是抬起手在身前布下一道厚厚的黑色冰墙,作为抗冲击准备。

    轰!巨大的爆炸和闪光在高空出现,红墓市上空如同出现了一个小太阳一般耀眼,爆炸之后,一朵巨大的蘑菇云缓缓升起,然而却在上升了一段距离之后就被挡住了,那是一直存在于整个树冠周围的空间结界,这结界将所有的爆炸和冲击,都拘禁在了其中。

    这就导致但丁哪怕飞离了,也没能够完全脱离,在边缘地带,他依然遭受了冲击,被巨大的力量轰飞,砸在了结界上面。

    而躲在罗伊身后的塞拉斯,反而安然无恙,因为罗伊布下的冰墙,将这个面上的所有冲击和爆炸全都承受了下来。

    爆炸结束之后,整个结界当中,弥漫着无数的灰烬,那是逆卡巴拉之树无数树根被毁后产生的尘埃。

    地面坍塌了,整个树冠所组成的螺旋地面几乎尽数被尤里曾的魔力爆炸击毁,只剩下尤里曾自己站着的那一块还完好,罗伊扇动着翅膀浮在半空中,一只手拎住了塞拉斯,等塞拉斯反应过来重新飞起之后,罗伊才将他放开。

    弥漫的烟尘当中,视野实在不好,罗伊一伸手召唤出霜之哀伤,然后对着天空猛地一挥,一道无形的空间之力随着剑刃的挥动斩出,下一秒一阵玻璃碎裂般的声响传来,尤里曾所布下的结界就这么被罗伊给摧毁了。

    随手召来一阵强烈的狂风,罗伊将弥漫的烟尘吹散,对着重新显现出身影的尤里曾摇头道:“被愤怒冲昏头了?没有翅膀的你,竟然还要将地面摧毁?难不成你还想和我打空战?”

    尤里曾这时候正剧烈的喘息着,一瞬间释放出大量的魔力,对他来说也是巨大的负担,听到罗伊的话后,尤里曾露出狰狞的笑容,道:“地狱苹果被那个该死的小鬼献祭给你,这是我的巨大失误,的确,没有了地狱苹果的非凡力量,我无法成就完美状态,但别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失败了!”

    “哦?这么说,你还有后手?”罗伊失笑,一伸手示意道:“请便!”

    尤里曾也不多说,单膝蹲下,将双手按在了地面上,他所站立的那一块区域,可以说就是逆卡巴拉之树仅存的树干了,在失去了那巨大的树冠之后,此刻的逆卡巴拉之树看起来就如同一个扭曲的刺针一样,而尤里曾就站在这针尖上面。

    庞大的魔力顺着尤里曾的双臂流出,注入到了逆卡巴拉之树当中,可以看到蓝色的魔力光芒迅速地流窜下去,在接受了魔力的注入之后,逆卡巴拉之树立刻产生了巨大的动静。

    逆卡巴拉之树生长的时候,本就是螺旋形地向上生长的,这就导致它的树皮外表看起来就是扭曲的,而随着尤里曾的魔力注入,逆卡巴拉之树整个树干再次开始使劲扭动,原本粗壮无比的树干,此刻紧紧地绞在一起,越缩越小。

    就好像在使劲扭毛巾一样,这样剧烈的动静,让整棵树都发出了咯吱咯吱的轰鸣声。

    寄生和居住在逆卡巴拉之树中的那些恶魔们,立刻便倒大霉了,逆卡巴拉之树的内部空间一压缩,他们连逃都逃不了,惨叫着被闭合的空间挤压致死,而当他们死亡之后,鲜血和灵魂瞬间被逆卡巴拉之树给吸收,然后向上传导直至树尖,流入到尤里曾的身体当中。

    虽然塞拉斯之前用瘟疫风暴清扫了大量的低阶恶魔,然而逆卡巴拉之树当中依然还有着数量巨大的恶魔存在着,甚至一些上位恶魔都没能够逃过这厄运,哪怕他们拼命逃窜和挥动武器劈砍,逆卡巴拉之树依然将他们给绞杀了。

    好好的一颗逆卡巴拉之树,这时候彻底成为了一个巨大的榨汁机,源源不断地汲取恶魔们的鲜血和灵魂,然后反馈给尤里曾。

    而接收了这些鲜血和灵魂的尤里曾,身体再次膨胀了许多,浑身的肌肉如同快要爆炸了一般高高隆起,弥漫的强大魔力甚至形成一层魔力之焰在他的体表摇曳燃烧。

    逆卡巴拉之树如此巨大的动静,导致正在攀爬的尼禄和V也无法再继续前进了,两人全都抓握不住,从高空掉了下来,翻滚跌落的过程当中,尼禄拔出绯红女皇,V也用他的拐杖,两把武器使劲刺入树干当中,这才没有让他们摔成肉饼。

    这棵树估计再也没法呆了,两人也只能往地面落下去。

    至于妮可她们,这时候正开着车拼命地在不断收拢的道路上飞驰,她车上载着翠西和蕾蒂两人,翠西和蕾蒂在被救出之后,因为失去力量的关系,无法参加战斗,所以被妮可带着原本是要打算先离开的,没想到途中就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故。

    眼看着她们快要逃不出去,就要被逆卡巴拉之树挤瘪的时候,突然之间,一道身影飞致,托着妮可的车子飞起,然后将树皮撞出一个大洞,带着妮可她们逃出了生天。

    不用说,这个人影自然是罪魔人形态的但丁,尤里曾和罗伊的战斗他没有插手,在结界被毁,逆卡巴拉之树出现异变之后,但丁立刻意识到不妙,想起翠西和蕾蒂还在妮可的车上,于是立马飞着去找她们,好在他反应得及时,要是再慢那么一点点,这一车三个女人怕也要被榨成汁了……

    “但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到但丁将车子带回地面放下,蕾蒂她们也认出了这个四翼恶魔就是但丁后,赶紧从车窗中探出脑袋询问道。

    “一言难尽!”但丁用沉闷的嗓音道:“简单来说,就是塞拉斯把他义父召唤出来了,而他义父将尤里曾逼入绝境,所以尤里曾这家伙准备孤注一掷了!”

    “……”三个女人目瞪口呆,不敢置信地道:“塞拉斯他义父,真的这么猛!?”

    “一会儿你们可能就能看到了!”但丁抬起头,看向正在坍塌的逆卡巴拉之树,道:“战斗最后会回到地面上来的……你们还是先开车离远一些吧。”

    “你不早说!?”妮可听到这话,立马挂挡,油门到底,飞快地窜了出去。

    她只是个后勤人员而已,这种危险的场面,当然要赶紧跑了,不过在开车飞窜的过程当中,妮可注意到,远处有一只体型巨大的地狱三头犬,也在卖力地飞奔逃离着……

    不断绞动的逆卡巴拉之树,不但榨干了树内恶魔们的精血,也同样耗尽了它自身仅存的生命力,越来越细的树干,此刻很多部位已经开始出现风化现象,无数细碎的颗粒从树干上面飘散,让原本完整的树干变得坑坑洼洼,残缺不已。

    又过了大约几分钟这样,整个逆卡巴拉之树彻底变成了灰白色,在巨大的脆响声当中垮塌了下来,人类军方通过卫星目睹到了这一幕,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颗恶魔之树终于倒塌了,这可是个好消息……

    轰隆一声巨响,红墓市如同发生了一场八九级的大地震一般,然而这种震动仅仅只是持续了一瞬间而已,因为倒塌的树干在砸落地面之后,也彻底变成了飞灰。

    废墟之中,尤里曾缓缓地直起身来,他的身体变得和罗伊一样巨大,激荡的庞大魔力带给了尤里曾无穷的信心,他抬起头,看向了半空中。

    罗伊正微微扇动着恶魔之翼,从半空中落下,但这一次落下的不止是他,在更上方一点,竟然又多出了几个身影。

    一个是背后燃烧着黑色火焰之翼,身材曼妙的堕落天使茱莉尔,另一个是长着逆恶魔之翼的魅魔女妖拜尼娅,最后一个则是身穿巫妖法袍,浑身寒气弥漫的卡珊卓。

    在尤里曾榨取恶魔们力量的时候,她们三个也从空间通道当中降临了……

    “哦呵呵呵……”拜尼娅手持火焰长鞭,落地之后打量着尤里曾,开口道:“亲爱的,没想到刚降临这个世界,就遇上了挑衅你的家伙,看样子这个世界的恶魔和深渊隔绝太久了,不识趣的家伙变得多了呢……”

    茱莉尔倒是没说话,她和卡珊卓正拉着塞拉斯,查看着塞拉斯的情况呢。

    然而几个的模样,这时候已经被不远处的但丁看到了,直到这个时候,但丁才知道,塞拉斯并没有吹牛,他还真有这么三个风格迥异的妈……

    而光看她们的样子,但丁就知道塞拉斯这三个妈妈也不是什么善茬。

    但丁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魔剑,心中有些忐忑:要是塞拉斯这一家子在这个世界乱来,光靠自己一个人,能将他们赶回去吗?

    他现在唯一庆幸的是,当初见到塞拉斯那时候,没有和这个小鬼真的变成敌人……不然的话,麻烦大了就不止尤里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