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定制大魔王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塞拉斯心中有所疑惑,但是却没有忘记他追来这里的目的。

    当听到前方不远处传来细微的声响之后,他便小心地靠了上去,在一条较为宽阔的走廊当中,他终于看到了那个斗篷神秘人的身影。

    这个斗篷神秘人,此刻正踉踉跄跄地往前走着,但他的状态似乎的确不太好,以至于并没有察觉到后面跟了个小尾巴,塞拉斯尽量掩藏着身形,一点一点地朝着神秘人靠近着。

    塞拉斯的心中一直在咚咚地打鼓,他追着神秘人来,是想要夺回尼禄的手腕的,但他也意识到,这个神秘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将尼禄的右腕给变成了一把刀,此刻这把刀就握在对方手里,如果想要抢夺,必须要抓住机会一击得手才行,这样的偷袭很是考验人的心理素质。

    不知不觉地,塞拉斯跟着这神秘人走过了长廊,来到了一间房间当中,到了这里之后,神秘人突然停下了脚步。

    塞拉斯一惊,赶紧也停住,找了个位置藏起来。

    然后他就听到,这神秘人口中竟然冒出了一句话:“但丁……”

    还没等塞拉斯想明白神秘人为何会说出但丁的名字呢,结果就看到神秘人拔出了那把雪亮的长刀,双手反握过顶,然后猛地往自己的腹部插下!

    塞拉斯看得都懵了,他实在想不到神秘人竟然会来了这么一番骚操作,他之前还想着该怎么出手偷袭呢,没想到对方却先一步自裁了!?

    阴暗的光线下,塞拉斯看到刀尖从神秘人被刺穿的后背伸出来,那鲜血顺着刀尖不停地喷射着,一股血腥味立刻弥漫在空气中,而那神秘人却不管不顾地开口,用一种很有节奏的语调说道“……这周身缠绕着的……冰寒入骨的沉沉锁链……以斯巴达之名,褪去吧!”

    伴随着他的话音,塞拉斯看到一抹光芒从神秘人的后背上闪过,然后就见一个光着身子的人,突然从神秘人的后背中被挤了出来!

    塞拉斯以为自己眼花了,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但随后却发现自己并没有看错,那个人影真的是被挤出来的!

    这个光着身子的男人,被挤出来之后,就一直躺在地上,一副气若游丝的样子,而胸口插着一把刀的神秘人,此刻却跪在了地上,仰起头朝着天空发出撕心裂肺的呐喊,仿佛在这一瞬间,某种束缚被他给挣脱了一样,一股邪恶的,庞大的魔力开始从他身体上浮现而出。

    塞拉斯亲眼目睹了这一过程,黯淡的光线下,他看到了神秘人斗篷下露出的半截侧脸,那侧脸上的皮肤本来苍白得可怕,皮肤下面也满是紫红色的血管,然而当这股魔力开始浮现之后,他的皮肤颜色却开始快速地变换,一层漆黑的角质层爬上了他的脸庞。

    这样的魔力,这样的变换,还有这样的气息,塞拉斯一点都不陌生,那是恶魔的味道!眼前这个神秘人竟然在自捅一刀之后,分离出了一个人不说,还让自己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恶魔!

    塞拉斯此刻可以说是冷汗淋漓,眼前这个正处于变化中的恶魔,他的身体体型正在逐渐变大,散发出来的魔力压也十分的惊人,飞快地超过了当初劫持过塞拉斯的那个上位恶魔,而后一直持续不断地增长着。

    “恶魔领主!?”塞拉斯心中惊恐万分,他感觉眼前这只恶魔的气息,正在无限接近于自己的义父。

    原本之前还想着偷袭夺回尼禄手臂的念头,此刻早已经不翼而飞了,塞拉斯这时候只希望这恶魔看不见自己,为此他拼命地将自己的魔力收敛,以减轻自己的存在感。

    神秘人身上的斗篷,这时候早已经遮挡不住他原本的躯体了,不断膨胀的身体高度,将斗篷直接撑破,大量颤动恶心的鞭毛一样的黑色组织,从神秘人的身体中生长出来,一层厚厚的骨质甲壳开始覆盖神秘人的身体。

    最终,神秘人变成了一个三米多高的巨人,周身都有舞动着的触手鞭毛,身上还滴里搭拉地流淌着一些液体,也不知道是鲜血还是体液,总之散发着一种腐臭的腥味,令人作呕。

    而原本被神秘恶魔握在手中的长刀,此刻也被一层晶体给包裹了起来,变成了一个满是尖刺的柱子状的东西,这东西就这么漂浮在神秘恶魔的身旁,缓缓地旋转着。

    在完成了从人到恶魔的剧烈变化之后,这只新生的高大恶魔呼哧呼哧地喘息着,头也不回地撞穿了墙壁,朝着外面走去。

    塞拉斯就这么悄悄地看着,根本不敢再追上去,也还好,这恶魔似乎对屋子里的两个人并没有什么想法,没有对他们出手,但是在离开了这庄园之后,他握着那柄尖刺状的柱子,猛地往下一劈,再次打开了一个空间通道,只是有所不同的是,这次打开的空间裂缝对面,传来了魔界的气息,还隐隐有恶魔的嘶吼声传来。

    而这恶魔,伸手扒开空间裂缝的边缘,一头钻了进去。

    直到这恶魔离去好一会儿之后,塞拉斯才松了口气,小心地从藏身之处钻了出来,他先是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被恶魔撞穿的通道,而后才看向了地上躺着的那个光身子的男人。

    这个光身子的男人是有意识的,但是他似乎无法动弹,仅仅只有脖子以上的部位能动,他此刻正勉力地想要抬起头来,当看到塞拉斯后,他嘴里发出呃呃的声音,似乎在招呼塞拉斯过去。

    塞拉斯握着灾劫之枪对着他,小心地靠了过去,低声问道:“你……你是谁?或者说……你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会从那家伙身上出来?”

    光着身子的男人没有回答他,只是艰难地开口道:“水……水……”

    塞拉斯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跑出去帮他找水了,他现在有太多的疑问需要得到解答,眼下看来,似乎只有这光身子的男人才能够给他解答了,所以得先保住对方的命再说。

    这栋古宅当中早就没有水电了,塞拉斯最后是在屋外的一个水坑当中找到了一点水,也不管脏还是干净,捧了回来给光身子的男人喝下。

    结果这带着腥臭味道的水把对方呛得直咳嗽……

    不过不管怎么说,有了液体的滋润之后,这男人的状态还是好了一些,他在塞拉斯的搀扶下,坐起了身子,直到这个时候,塞拉斯才看清楚这男人身上竟然有着大片大片的刺青,这种刺青,似乎还带着魔力的样子,而且是源自恶魔的魔力……而他的头发,原本似乎是白色的,这时候正在一点一点地不停转变为黑色。

    但最让塞拉斯觉得吃惊的是,这男人的身体,似乎还处于一种崩溃的状态当中!

    在被塞拉斯扶起来之后,这男人也没有说话,而是竭尽全力地控制着身上那微弱的魔力,想要制止这种崩溃的状态。

    塞拉斯看出了他在做什么,也不敢打扰,只是呆在一边看着,同时不停地望向那被撞穿的大洞,警惕着刚才那神秘恶魔有可能的再次出现。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着,也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久,这男人竟然成功了,他用那微弱的魔力,竟然真的止住了身体的崩溃,直到他彻底的稳定下来之后,他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塞拉斯看着他,不得不承认,这男人看起来虽然瘦弱,但却有一种别样的英俊感。

    “谢谢你……”黑发男人开口了,声音十分的沙哑。

    “你是谁?”塞拉斯再次问道。

    “你可以叫我……V……”黑发男人道。

    “好吧,V……”塞拉斯嘘了口气,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到你从那家伙身上分离了出来,而后那家伙就变成了……变成了恶魔!”

    V看了塞拉斯一眼,道:“你不该跟来的……”

    “但我已经来了!”塞拉斯将枪插回后腰,走过来在V面前蹲下,道:“我是小孩子没错,但我不是笨蛋!你和那恶魔,原本是同一个人对吧?”

    “……没错!”V低下头,道:“的确是同一个人……”

    “那你应该知晓那斗篷混蛋到底是谁对吧?他为什么要抢走尼禄的手腕?”塞拉斯嘴上不停地发问:“还有,在他之前自……捅自己一刀的时候,我听到他说了但丁的名字,他或者说你们……认识但丁!?”

    一听到但丁的名字,V顿时抬起头来,看向了塞拉斯,急切地道:“你……你认识但丁!?”

    “认识!那个白头发的家伙嘛……很臭屁的……”塞拉斯用上了他最近学到的形容词来形容了一下但丁。

    “那就好,帮帮忙,给我找一件衣服,然后带我去找但丁!”V挣扎着站起身来。

    “不好意思,我拒绝!”塞拉斯抱着双手一屁股坐在地上,把头扭向一边,道:“不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是不会帮忙的!”

    “这不是你这样的孩子应该知道的事情……”V叹了口气道。

    然而下一秒,不忿的塞拉斯却将处刑者之镰抽了出来,魔力一注入,让镰刀化作了熊熊的烈焰,道:“再说一次,我也是半魔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原本的身体也是,只不过在那柄刀的力量下,你的人类血统和恶魔血统分离开了,对不对!?”

    V有点惊讶地看着塞拉斯的镰刀,然后又看了看他,道:“你也是半魔人!?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塞拉斯收回了魔力,等镰刀上的火焰熄灭之后,又插回后背上,道:“你和但丁,甚至还有尼禄,三者之间肯定有关系,虽然我和你们血统可能不一样,但是我很想知道你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缠的小鬼……”V苦笑了一声,道:“好吧,你如果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毕竟,接下来可能也需要你的力量……”

    于是,在这个阴暗的古宅当中,V对着塞拉斯说起了一个从两千年前流传到现在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