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定制大魔王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四月二十八日,晚上10点40分。

    福尔图那的小镇上,早已经是一片寂静无声,这里的人们也如同其他城市一样,一到夜晚就不再有人敢随意外出,他们躲进家里将门窗封好,却将灯火点亮,期盼着这些灯火能够驱散夜色中那令人恐惧的黑暗,让黎明能够更早地到来。

    但也有人并不畏惧那寂静黑夜中的恐惧……此刻在尼禄事务所不远处的小树林当中,几个人影正聚集在这里。

    虽然塞拉斯已经被姬莉叶哄着睡下了,但由于担心他们的讨论会惊醒塞拉斯,所以但丁,尼禄,翠西,蕾蒂以及妮可他们将讨论的地点放在了这儿。

    白天的时候,塞拉斯所说的那些话,实在是将众人给惊得不轻。

    尤其是翠西,她就是恶魔,而且是魔帝蒙杜斯制造出来为了迷惑但丁的恶魔,她有着和但丁母亲伊娃极其相似的相貌,虽然外表看起来是人类,但实质是妥妥的恶魔……哪怕是被制造出来的恶魔,但在她的认知当中,魔界就是恶魔们的故乡,她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塞拉斯所说的一切,却将她的认知尽数给推翻了。

    从塞拉斯的口中,她才知道所谓的魔界,仅仅只是一个所谓的前哨站而已,在魔界的背后,还存在着一个名为深渊的世界,那里才是万千世界中所有恶魔的故乡,她原本以为魔帝蒙杜斯就是最强大最可怕的恶魔了,然而通过塞拉斯的讲述她才发现,也许蒙杜斯这样的恶魔,在深渊世界当中还有很多……

    每每想到这里,众人都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和隐隐的绝望感,因为他们实在无法想象,一群强如蒙杜斯的恶魔一起出现,会是怎样的一副情景。

    或许,那才算得上是真正的末日吧……

    妮可默默地抽着烟,翠西和蕾蒂一言不发,但丁和尼禄在原地走来走去,所有人脑子里都是乱糟糟的。

    好在这样诡异的气氛没有持续多久,但丁首先打破了沉默,摊手开口道:“嘿,别这样,难道我们就要一直这样直到天亮吗?都来发表一下意见吧,到底该怎么处理塞拉斯这小鬼!”

    “这还需要多想吗?”翠西开口道:“那孩子的背后,可是一个和斯巴达不相上下的强大恶魔领主,不管他让塞拉斯来这个世界到底是想要干什么,但绝对不会是好事,所以我的意见是防患于未然,直接将塞拉斯抓起来!或者直接杀死他!总之不能让他在这个世界乱来。”

    “喂喂,他只是个孩子啊!”妮可立马反驳道:“他或许只是被他义父那个恶魔给利用了而已,犯得着手段那么极端吗?”

    但翠西却针锋相对地道:“正是因为他有可能被恶魔利用了,所以才要果断制止,难道仅仅因为他是个孩子,就放任他吗?你也看到了,塞拉斯根本就是一个被恶魔养大的孩子,他的世界观和他的认知,全都和恶魔一模一样,他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魔而已!”

    “嗨,说得好像你不是披着人皮的恶魔一样!”妮可的嘴也毒,反驳道:“你自己就是恶魔,难道你也站在恶魔一边?”

    “这并不一样!”翠西有些气弱地道。

    这个时候蕾蒂在旁边出声道:“我觉得妮可说得对,就算塞拉斯有着恶魔的世界观和认知,但就像翠西你一样,这样的观念并非不能扭转……”

    翠西看着蕾蒂,悻悻地闭嘴了。

    别看在涉及到但丁的事情时,翠西和蕾蒂时常会针锋相对地较劲,但事实上两个女人私底下其实是一对很好的闺蜜,蕾蒂此刻说的话,其实是偏向翠西的,所以翠西也说不出什么来。

    尼禄看三个女人暂时不争吵了,赶紧开口道:“其实我觉得,咱们好像没有抓住重点,塞拉斯的那个义父虽然是个强大的恶魔,这没错,但是你们不记得了吗?塞拉斯之前说过,他的义父好像暂时来不了我们的这个世界!”

    “没错!”但丁道:“越是强大的恶魔,就越难出现在人间,这么多年和恶魔作战我也发现了这一点,而且看起来这种规则不但对魔界的恶魔有效,对塞拉斯所说的那个深渊世界也是一样有效的。”

    “所以说,我们其实可以暂时不需要担心塞拉斯!”尼禄总结道:“我们真正应该在意的,是他所说的那个恶魔圣经石碑,虽然目前我们还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但我们可以做出最坏的打算:那就是这恶魔圣经石碑可以帮助塞拉斯的义父,那个强大的恶魔领主进入我们这个世界!既然如此,我们在塞拉斯之前将这个恶魔圣经石碑找到不就行了吗?”

    “这也是个办法!”蕾蒂点头道:“不管塞拉斯背后的恶魔到底想要利用他干什么,我们只需要破坏他的企图就可以了。”

    “但最大的问题就是……”但丁苦笑着摊手道:“我们根本不知道那石碑到底是什么样子,到底在哪儿……”

    “这其实并不算坏事啊!”妮可吐出一口烟雾,微笑道:“既然连我们本地人都不知道那东西,塞拉斯自己应该也很难找到吧?”

    “这倒是……”翠西点点头道:“不过,什么事情就怕一个万一,我觉得不管塞拉斯能不能找到,我们都应该想办法将这东西掌握在手里,只要到时候将这件东西藏起来,才可以绝对防止塞拉斯得逞。”

    “话是这么说,可我们没有任何的线索!”但丁摊手道。

    “不,或许有一个人知道!”蕾蒂说到这里,紧紧地盯着但丁,其他人也渐渐回过味来了,于是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但丁。

    但丁当然明白蕾蒂所指的到底是什么,有些烦恼地原地走来走去。

    但丁的确是没有听说过恶魔圣经这种东西,但有一个人或许听说过,那就是但丁的哥哥维吉尔!

    在当初恶魔们报复袭击但丁一家人的时候,但丁的母亲伊娃将但丁给藏了起来,保护了但丁而自己丧生了,虽然当年的事件给但丁造成了创伤,但伊娃却让但丁内心深处感受到了深深的母爱,所以长大之后,但丁虽然表面叛逆,但内心却热情似火,在他身上能够体会到更多的人性。

    而维吉尔当初却因为意外而和伊娃但丁分开了,以至于他最后是自己挣扎着求生的,并且在机缘巧合之下,去到了魔界当中,在那里他只能独自和恶魔战斗,孤独而艰难地生存,这就导致了维吉尔形成了一种认知,那就是力量才是一切,只有拥有强大力量的人才能生存,尤其是后来得知了母亲的死讯后,他更是意识到只有强大的力量才能保护重要的东西。

    正是因为这种认知,长大后的维吉尔可以说十分冷酷,他和但丁之间的价值观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一直以来,对力量极度渴望的维吉尔都在四处追寻着他们父亲斯巴达的力量,从魔界到人界,维吉尔一直都在追寻着他父亲的足迹,所以要说这个世界上有人对斯巴达最为了解的话,那么绝对非维吉尔莫属,如果斯巴达真的曾经持有过恶魔圣经这样的石碑,那么唯一一个可能知晓其下落的人,也只有维吉尔了。

    然而但丁烦恼的地方就在这里,他已经失去维吉尔的音讯好长时间了,以至于根本不知道维吉尔到底在哪里。

    维吉尔一直随身不离的武器阎魔刀,此时就在尼禄的恶魔右臂中,而尼禄得到阎魔刀的时间,是在五年前魔剑教团事件的时候,也就是说,但丁失去维吉尔的音讯至少都有五年以上的时间了,甚至如果要详细追溯一下的话,应该是十年前翠西出现,并将但丁引向【圣与魔的交融之岛】那时候,那个时候但丁遇到了一名持剑的黑暗骑士,当时但丁并不知道那是谁,只是在将其击败之后,才从黑暗骑士身上遗落下的一枚一模一样的项链,得知那可能是自己的哥哥维吉尔(鬼泣2剧情)。

    所以这些年来,维吉尔一直音讯全无,骤然之间你想要让但丁找到维吉尔,询问关于恶魔圣经的事情,那怎么可能嘛……

    “这样吧!”但丁最后实在没办法了,道:“我们先回去,尽量调查斯巴达当年的一些事情,尽管久远,但说不定能找到些什么,另外,情报商莫里森那里也可以试着找他帮帮忙,他的情报来源比较多,或许有什么意外发现也说不一定……至于维吉尔……我觉得不太指望得上……”

    “似乎也只能这样了……”翠西将手里的枪转了一圈,她手里这两把枪,其实也是斯巴达的遗物之一,名为“光与影”,是曾经斯巴达的配枪,除此之外,还有一把力量之剑,但这把剑被用来封印魔界高塔特米尼格了,斯巴达留下的遗物屈指可数,要想找到恶魔圣经石碑,只能从各方面想办法。

    “塞拉斯就先留在你们这里!”但丁对尼禄道:“你和妮可看好他,不能让他乱跑,如果他实在想要离开,那就打晕他,将他绑起来!”

    尼禄耸耸肩道:“不得已的时候再说吧!反正要真是这么干了,我们和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任关系,又得泡汤了……”

    “但也总比让他引来一个强大的恶魔更好吧?”但丁拍了拍尼禄的肩膀,道:“交给你了!”

    说完,他招呼了翠西和蕾蒂一声,三人驾车返回事务所所在的城市,尼禄和妮可目送着他们离开。

    一路上是翠西驾车,但丁在副驾驶位上,双手枕着头顶一言不发。

    “维吉尔,你到底在哪儿……”但丁这样心想着。

    也不知道但丁是不是有乌鸦嘴的属性,他不知道的是,这一次离开没多久,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便出现在了福尔图那小镇当中……

    四月三十日,那是又一次事件的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