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定制大魔王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古镇福尔图那(Fortuna),这是一个几乎不为人知,可以被称之为秘境的小城镇。

    在这个镇子上,存在着将一部分国家和地方作为童话而流传的恶魔斯巴达崇拜为神的独特宗教,居民过着与近代文明相距甚远的古代生活主义者的生活,而这个独特的宗教,名字就是“魔剑教团”……

    大约五年前,这个小镇中出现了一次巨大的异变,整个城镇中的建筑几乎被毁灭一空,大量居民流离失所,伤亡惨重。

    而在这次异变事件后,一家创刊三十多年的著名报纸《福尔克罗亚时报》曾经派出记者前来这里寻找新闻的真相,这家《福尔克罗亚时报》是一家只处理和报道神秘传闻和都市传说之类的报纸,近些年来,这家报纸随着大量神秘事件的发生而变得十分知名,对于当时小镇上的异变,这家报纸最后给出的新闻报道是这样的:“神秘的白色巨人袭击了古镇Fortuna!?”

    由于小镇上独特的宗教信仰,所以这里的居民也显得十分的排外,对于外人十分的冷漠,这也使得当年前来调查的记者只能得到一个模糊的信息,于是才会出现这样类似于连蒙带猜的标题。

    现如今,五年过去了,福尔图那小镇已经逐渐完成了重建,很多建筑也都恢复如初,但在这小镇上,如今却多出了一家有些特殊的事务所。

    【DevilMayCry】……

    花了大约三个小时的时间,但丁和尼禄一行人驱车从邻市回到了这个小镇上面,此时依然是夜晚十分,当车子停在了这家事务所前的时候,还能够看到这个事务所房顶上的字母霓虹灯亮着,但丁推开车门走下车来,抬头看到这霓虹灯后,不由得感慨地道:“尼禄,没想到你竟然还有钱交电费?我那事务所的招牌,已经有两个月时间没有亮起过了……”

    尼禄用公主抱,将车上已经睡着的,他媳妇姬莉叶给抱下车来,听到这话后忍不住道:“但丁,你要是不每次出门都将你事务所的打门给踹飞的话,你也有钱交电费的!”

    言下之意,就是但丁花在修大门上的钱太多了……

    但丁摊手耸耸肩,打开后尾箱,将还在昏迷中的塞拉斯一把扛起,招呼翠西和蕾蒂两人跟上,一行人跟在尼禄身后,进了他的事务所。

    尼禄的这个事务所,和但丁的事务所名字是一样的,甚至于尼禄事务所的这个招牌,当初都是但丁送的,接受委托猎杀恶魔,这是尼禄和但丁两人现在都在做的工作,只不过和但丁不同,尼禄的事务所维持得还算很好,他不但靠着事务所赚钱养活了自己的媳妇姬莉叶,甚至还和姬莉叶一起,收养了几个五年前因为魔剑教团事件而成为孤儿的孩子。

    两个相同的事务所,运营情况却截然不同,以至于当翠西和蕾蒂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但丁那块老脸都不由得有点脸红……

    “哇哦,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

    刚进入事务所当中,一个女声便响了起来,随后一个穿着T恤热裤的女人出现在众人面前,她戴着一副眼镜,叼着一只香烟,黑色的头发显得有些微卷,一身小麦色的肌肤,手臂上满是奇异的刺青。

    “嘘,小声一点,姬莉叶睡着了!”尼禄不等这女人继续发问,赶紧制止她道:“我先送她回房休息,弗利奥他们呢?”

    “小孩子们也都睡了……”眼镜娘低声回答道。

    尼禄点了点头,走进了卧室当中,留下眼镜娘和但丁他们大眼瞪小眼的,只不过很快的,眼镜娘似乎从但丁的装束上面认出了他的身份,脸上立刻出现了激动的表情,结结巴巴地道:“你……你是大名鼎鼎的但……但丁!?”

    “啊,是我……”但丁愣了一下:“你认识我?”

    “我……我是妮可,妮可莱塔·戈尔多斯坦!”眼镜娘妮可激动不已地道:“你可能不认识我,但……但你绝对认识我的祖母,妮尔·戈尔多斯坦!”

    但丁一脸的茫然:“……那是谁?”

    “啊,对不起……我忘了说了!”妮可赶紧指了指但丁手里握着的枪道:“我的祖母就是给你制作枪械的大师!”

    但丁抬起手里握着的黑檀木和白象牙,在枪柄上面看到两张照片,妮可一指那两张照片,激动地道:“对对!这就是我的祖母!”

    没想到竟然会是熟人,但丁顿时一笑,道:“你看起来可不太像她……”

    “呃,是不怎么像,我的样貌遗传自我父亲……”妮可有些紧张地搅动着手指,看她这模样,但丁将枪插回了腰后,伸出右手和她握了握,顿时让妮可开心不已,紧张感也消失了不少。

    而在他后方,翠西和蕾蒂不约而同地撇了撇嘴……

    “咳咳!”察觉到身后传来嗖嗖的凉意,但丁赶紧转移话题道:“先找个地方安置一下这小鬼吧!”

    妮可这时候才注意到了进门后就被但丁给放在桌子上的塞拉斯,不由得有些惊讶地道:“一个小孩子?这是怎么回事?”

    但丁也不太好解释,不过好在这个时候尼禄出来了,他从桌子上重新扛起了塞拉斯,招呼众人跟他走,最后带着众人来到事务所后方的一个临街的车库当中,这里是尼禄平时修理车辆和武器的地方。乐乐文学

    “先把他捆起来吧?”尼禄将塞拉斯放在一张椅子上,然后征求众人的意见。

    除了不明所以的妮可以外,但丁和翠西他们全都点头同意了这个处理措施,之前但丁变身魔人打出的那记手刀颇为沉重,他们估计这孩子怕是要睡到明天早上才会醒来,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对他做出一些限制措施为好。

    在将塞拉斯捆起来后,蕾蒂拿过一条毛毯,给塞拉斯盖上……

    然后翠西这才将他们从塞拉斯身上缴获的处刑者之镰和灾劫之枪,放在了灯光下的工作台上面,一群人开始进行围观。

    当一看到这两件武器的时候,妮可顿时就挪不开目光了,伸出手就想要去拿那把灾劫之枪,结果却被尼禄阻拦了一下,道:“小心一点。”

    妮可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

    尼禄之所以会同意将塞拉斯带回他这里来,其实也是考虑到妮可这个武器专家在的原因,这个女人自从几个月前找到自己之后,就一直在这里赖下来了。

    妮可拿起枪后,开始试图进行拆卸,然而很快她就意识到这是不可能的,于是惊讶无比地道:“见鬼!这支枪竟然是一体成型的!?”

    “什么意思?”翠西出声问道。

    “意思是,这把枪不是由零件构成的!”妮可解释道:“它从被铸造出来的时候,就是这个完整的模样了,而没有经过任何的组装,同样也无法进行拆卸,除非我们直接砸坏它!”

    “这样的制造工艺可能吗?”尼禄下意识地问了出来。

    “当然不可能!”妮可很肯定地道:“所以我才说这只枪非同一般,你们稍微等一下,我从这只枪上面取一点材质分析一下。”

    然而,当妮可在众目睽睽之下,试图用砂纸从枪柄取一点碎屑下来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撼动这只枪的任何部位,组成这只枪的材料竟然坚固无比。

    “别费劲了……”蕾蒂这时候在旁边开口道:“但丁说过,这把枪有可能是恶魔的骨头打造的。”

    “但这是什么人打造的呢?”妮可疑惑地问道。

    没人能回答她这个问题,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向了还在垂头睡觉的塞拉斯。

    倒是尼禄,他伸手用左手拿起了这把枪,稍微注入了一点魔力之后,对着车库中的一个标靶开了一枪。

    巨大的枪声吓了妮可一跳,但随后却发现尼禄和但丁都有点脸色凝重。

    “怎么了?”妮可出声问道。

    “这孩子使用这把枪的时候,可以射出火焰子弹和黑色的腐蚀子弹!”但丁解释道:“但刚才尼禄同样也打出了一枪,却没有任何特殊效果出现。”

    “是的,魔力注入进去后,像是石沉大海一样,转眼间就没了!”尼禄道:“要么是我没有找对使用方法,要么就是……这把枪只有这孩子才能够使用!”

    “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但丁叹了口气道:“这是妥妥的恶魔武装了……”

    “再看看这把镰刀吧!”翠西这时候将处刑者之镰放到了桌子上,道:“你看看这把镰刀到底是用什么材料铸造的。”

    妮可接过来仔细观察着,片刻之后才道:“也是一体成型的铸造方式,如果估计得没错的话,这把镰刀和那把枪应该是同样的工艺……但这镰刀虽然是金属,可我印象当中似乎从没有见过这种金属。”

    “那可真是……”翠西有点头疼地扶住了额头,道:“再告诉你们一个更坏的消息吧,我印象当中,魔界也没有这样类似的金属!”

    翠西是个恶魔,她就是来自于魔界,也就是这个世界的炼狱空间,她说没有在魔界见过类似的金属,那就意味着真的没有类似的金属。

    那么问题来了,这样的金属来自于哪里?

    另一个……世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