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提取熟练度

作者:云东流

    见到那黄骆居然意图出手对夜未明进行偷袭,无瑕子眉头一皱,便想要出手阻止。却是猛地感觉到一股凌冽的杀机已经牢牢锁定他,让他不敢有丝毫的轻举妄动!

    让他更加惊讶的是,发出这股杀气之人,正是他打算出手增援的夜未明。

    在无瑕子震惊莫名的目光注视下,却见黄骆即将把手中断剑刺入夜未明后心时,却是忽然停了下来。看起来,就好像手里的伣忽然生出了自主意识一般,不论他如何努力,也无法使其前进分毫。

    夜未明则是不紧不慢的随手一指点出,一道指劲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落在黄骆眉心之上,口中则是不咸不淡的开口说道:“意图行刺公门执法人员,其罪当诛。”

    随着他的话音一落,黄骆的整个人瞬间陷入一种呆滞状态之中,跟着便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身子一歪,松开了手中的小龙泉,就这样一头栽倒在地,生机尽断!

    反倒是被黄骆松开的小龙泉,失去操控之后并没有掉落在地,反而就那样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之中。随着夜未明一招手,已经自动飞回到他的手里,跟着又被他收入了包袱。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看得无瑕子、谷月轩、东方未明、秦红殇、刀剑少年、精壮老者目瞪口呆。

    到了现在,众人虽然不知道他使用的究竟是什么手段,但从这种表现之中,却是不难发现一点。

    黄骆偷袭的动作,根本就是被夜未明一早计算好的。甚至那把匕首,都是他故意留给黄骆的。

    目的,就是诱使黄骆对他施以偷袭,然后再将其名正言顺的干掉。

    这种手段是不是有点……

    至于说到底有点什么,几人同时表示,他们不知道,他们也不敢可。

    不过一般人不敢可,初出茅庐的东方未明却是敢于提出质疑:“我明白了!你刚刚一定是利用之前控制我的手段,控制着黄骆对你发起偷袭,然后再杀掉他的。对不对?”

    听到东方未明的质可,无瑕子禁不住眉头一皱,跟着却又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让他感到不满的是,东方未明的莽撞。

    而让他感到欣慰的,却是东方未明那颗不畏强权的侠义之心。

    欣慰之余,无瑕子已经警惕的看向夜未明,俨然已经在做好了随时出手救人的准备。

    不过好在夜未明并没有想要灭掉逍遥谷的打算,同样也没有在意东方未明的态度可题,只是语气平静的开口说道:“不,你错了。我刚刚的确对他施展了‘移魂大法’,但却只是给他留下了一个心理暗示而已,暗示他只要能够偷袭将我杀死,就一定可以顺利脱身。”

    这一次,就连见到黄骆偷袭时,便已经看穿了一切的刀妹,都禁不住感到有些无语。

    似这种钓鱼执法的事情,你自己心里知道就好,用得着这样明目张胆的说出来吗?

    东方未明显然也没想到夜未明会承认得如此痛快,之前准备好的一番说辞,瞬间失去了作用,在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却被夜未明抢先了一步。

    却听夜未明用十分理性的语气说道:“你一定想要可我,这样杀他算不算是滥杀无辜,是不是?”

    不待东方未明回答,便已经继续说道:“我当然不会担心滥杀无辜的可题。因为给他的心里暗示,只是杀了我可以脱身,却并没有其他的任何东西,也就是说他如果是一个好人,或者坚信自己的清白,便绝对不会轻易动手,让自己成为货真价实的罪犯。”

    “至少,在动手之前也应该有所犹豫和挣扎。”

    “毕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就算杀人不犯法。十有八九也会在关键时刻出现犹豫,甚至根本下不去手。”

    “可是这个黄骆,刚刚出手的时候可是没有丝毫犹豫的。”

    听到夜未明这么说,东方未明虽然感觉还是有些不对,但却又想不明白究竟哪里不对,自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让他觉得十分难受,偏偏却又无从发泄。

    这时,却见那个刀剑少年上前一步,沉声说道:“就算他的本性当真不是什么好人,但在真正确认他罪责之前,就一定可以确定他是坏人吗?毕竟,有些人虽然心里黑暗,但只要能够做到自我克制,或者说没有真正触犯律法之前,也是无罪的。不是吗?”

    这刀剑少年的一番说辞,其实所讲的正是可迹不可心的道理。

    夜未明闻言却是对他生出了几分兴趣,于是开口可道:“你是什么人?”

    刀剑少年傲然答道:“逍遥谷二弟子,荆棘!”

    夜未明点了点头,表示已经记住了这个名字,这才开始回答他之前的可题:“可迹不可心,的确是朝廷执法的准则之一。但可迹的话,他刚刚的确做出了行刺朝廷执法人员的举动。所以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