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上帝之手

作者:三千勿忘尽

    “不愧是我神白鲸啊!”

    “机器人再多几个护盾也没用好么?”

    龙牙tv直播间,粉丝们都是感到大快人心。

    然而,ak47的影流之主也是一个大招给到所有技能都在冷却的皎月,但就在黑影降临的瞬间,白鲸的皎月却直接变作金身,躲掉了影分身的伤害。

    “是白鲸的秒表!”

    秒表也是在新版本里加入到的装备,它的唯一主动凝滞,能够让英雄在2.5秒里无法被选定,同时免疫掉任何伤害。但特点是这个机制只能触发一次,秒表在使用一次便会破损,不过后面可以同样用来合成中娅沙漏。

    釜山体育馆中国解说区,萝萝的嘴角上扬,兴奋的说道:“这次从家里出来后,白鲸是做了一个秒表。着对于全部都是输出装的他来说,是一个权宜之计!”

    “没错,后期出沙漏,很大程度上可以保障白鲸在切完后排之后全身而退,而我们看到,卢锡安也是开启了大招,从后面扫射在保护白鲸!ak47,还敢不敢打?”

    “交换位置了!现在影流之主的伤害,没法跟皎月纠缠,要是再等到技能锁定完毕,皎月的w技能也要冷却完毕了。”萝萝说道。

    “ak47!非常难受!”

    影流之主选择了撤退,但与此同时,一阵乌鸦的声音也是嘈杂起来。开启大招的稻草直接降临到白鲸身旁,他想要拉住秒杀掉白鲸!

    砰!

    不等乌鸦的毒牙咬住自己的身体,皎月的脚下寸芒闪现,矫健的逃离了稻草的绝命圈。

    比赛席上,白鲸的嘴角扬起,似乎很满意自己这个操作。在逃离了稻草控制的同时,如鬼魅一样落在了影流之主的身后。

    擦!

    一道精芒出手,熟悉的 rq是再临影流之主的身体。卢登开启回响,加速着他的死亡。

    想跑!

    e技能直接拉住,月刃闪过,终结!

    “double-kill!(双杀)”

    铿锵有力的系统音冰冷的播报着,皎月的杀戮,还没有停止。

    “rabbit的两个物理输出都被秒掉,现在稻草手里也没有大招,没跑了!”

    “树精想要缠绕白鲸,完全没用。白鲸的手里大招仍然在,有蓝buff在身上不愁放不出技能。”欢乐说道。

    稻草放完大招后,便是陷入众矢之的,女坦eq将其控制住,皎月女神锋芒将至,用一套rq收掉稻草!

    “triple-kill!(三杀)”

    三具尸体,接踵倒在了撕裂的蓝色方野区,而树精自然也没有办法逃跑。象主的卢锡安十分仗义的把治疗加给白鲸,在月辉的追击下,树精也成为了白鲸的剑下亡魂。

    “要杀掉了,这样白鲸拿到四杀,应该是已经超神了!”欢乐兴奋的说道。

    “现在白鲸简直不要太富有,一波下来身上又是已经攒了两千多紧闭着,回家之后毫无悬念能够做出沙漏。”

    “一场完美的团战,要是能再杀掉机器人就更完美了。”萝萝舔了舔嘴唇道。

    画面上,rabbit的机器人的确是赶到了蓝色野区,但是听到队友的死亡提示后,便是头也不回的朝着反方向跑开。脚下宛若装了雷达,所到之处,都滋啦啦的响着静电场的声音。

    萝萝的笑容僵住,脑门上瞬间降下一排斜线,果然还是同样的味道,机器人跑的不要太魔性。

    “为了不送五杀,这个机器人也是拼了。”

    “没错,但毫无疑问,这也是一场尊严之战。”

    ……

    “哈哈哈,看到没有,那个机器人跑的简直像个孙子一样啊!”比赛席,象主直接笑出了声音。“要是把他杀了的话,你就是本次比赛场上第二个五杀了!”

    白鲸释然的看了象主一眼,然后道:“五杀重要么?”

    “不重要么?”

    “赢才重要。”白鲸平静的声音里却透着一丝威严。

    ping!

    白鲸直接在男爵位置打了一个惊叹号,现在rabbit死了四个,是他们打大龙的不二时机。乱世开启扫描后,即是把rabbit布置下的所有眼位照亮,再一一排除。

    奈何rabbit是处心积虑,但也是机关算尽!

    白鲸的皎月发育早已跃然成为全场第一名,打起男爵来也丝毫不含糊。加上象主卢锡安的输出,十几秒钟的时间,他们已经把男爵buff成功拿到了手中。

    全队的经济发育,已经完全被追平!

    ……

    “比赛第二十四分钟,撕裂拿到了大龙,而在此之前,是打了rabbit一个团战,重挫了他们的气焰!”

    “经济图表上面是呈现出一个陡峭的折线,撕裂实现了逆袭!”

    主场馆解说区,小胖在看到撕裂战队英雄的身上沐浴出紫光的时候,在心里也是预判出了结果。

    大龙这种东西或许在排位局里没有那么重要,但是在职业比赛里,却是能够扭转整个比赛的资源。rabbit也很清楚,在大龙buff持续的这段时间里,他们的每一个决定都非常重要,如果再被撕裂抓到机会的话。

    这盘比赛想赢,就很困难了!

    ……

    呼!

    比赛区,ak47边清理着浩浩汤汤的龙血兵线,边是长长的叹了口气。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低估了撕裂的水平,有白鲸在的撕裂和没有白鲸在的撕裂,完全是不同的对战体验。

    而更令他绝望的是,他的影流之主打起兵线来是非常吃力,这局比赛,他已经彻底废了。相反撕裂半肉流派的优点便是渐渐显露出来,既不会因为吃了他们伤害就一击必杀,反而每一个人又有着进攻的能力。

    这局比赛,让他不舒服到了极点。

    坐在他身旁的m4a1也是注意到,ak47的状态非常不好。

    “你还行么?”

    “前十分钟太伤了,现在几乎没什么用了。”ak47面色铁青,为难的说道。“现在白鲸出了金身,女坦这里还有护盾鸟盾,也围着他当中心打,我们这把太难了。”

    “也别这么丧气。”打野稻草突然说道:“守住这波兵线,我们不要和他们打团。”

    ak47皱了皱眉毛,说道:“不团?”

    “找机会支开白鲸,再把他们剩下的逐个击破!”稻草咬紧了牙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