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教父

作者:神秘的大西瓜

    螳螂这个英雄的玩法,在普通玩家眼里,就是一个杀人红尘中,脱身白刃里的超级刺客。

    本以为能看到的是一个飞天螳螂,蜻蜓点水,谁知道游戏都十五分钟了,战绩还是三个零。

    补刀数据倒是领先了酒桶一倍,但是酒桶有两个人头两个助攻。

    而且阵容上看,完美战队明显也很更为强势。

    这个螳螂,总是路过给个w,就继续去刷了,连小龙先锋都让了。

    比分零比六,旭日战队十五分钟落后了六个人头。

    这样的情况,谁来背锅,那肯定得是螳螂啊。

    也有人会觉得,确实没机会,到处都是真假眼,路过一个草丛就是钱,这也不能怪螳螂之类的。

    这样的争论,自然是一直持续着的。

    一直表现好的人,突然有这么一场隐身了,肯定会引发粉丝和普通观众的不平衡。

    有人看的是这么一场,有人看的是整体。

    角度不同,自然看法不同。

    而他们很难看到,面对完美战队全面针对打野的情况下,gank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除非螳螂过去,能直接单吃满血。

    对方基本是一点耗血的机会都不给,加上野区到处都有的视野,陈迷只能出这么一手。

    等到幕刃做出来,这排眼效率就更高了。

    走两步就能触发一个真视,一排就是一两个眼。

    排掉以后,再用扫描扫一遍,又是一个。

    只能说,很赚。

    陈迷的视野分,正在快速的上升。

    而完美战队,则是不满足于现在的优势。

    直接带着先锋就要来推中,抱团的情况下,只进化了w的打野,肯定是没有办法开团收割什么的。

    陈迷就在远处放w骚扰,队友也用自己的poke技能打先锋!

    这个时候,完美战队推的旭日的中路二塔,一旦被推掉。

    节奏立刻就加快了,完美战队这边可以开始准备进攻高地了。

    旭日战队,不但面临更加不好处理的兵线深度,同时还少了一手防御塔的视野,容易被对手埋伏。

    所以,旭日这边的poke阵容,是不能轻易丢太多塔的,旭日的阵容,几乎没有前排,如果没有防御塔的话,甚至可能被高地强开。

    但是先锋只要不打背后的眼,就还是有着非常不错的抗性,承受这点伤害,并不影响先锋的撞塔。

    “先锋要撞出来了。”卓越前脚刚说完。

    等先锋舒展身体的时候,开隐身过去,卡一手先锋露眼的效果,a一刀接惩戒,双直伤让先锋火速掉血,剩下的血量被瞬间秒杀!

    然后光速e技能拉走,再第二次隐身拉开,回头再放第二个w。

    “艺高人胆大啊,万军丛中输出先锋!”梧桐惊讶的说道。

    “这个偷先锋,不是一般的秀啊,不过我觉得更秀的还是卓神,你刚刚说,先锋要撞出来了对吧?”枫叶补充道。

    这话让卓越一阵尴尬,怎么就这么邪门呢?

    没道理啊!

    这个先锋,都抬手要撞了,还能空中被击落的?

    解说对于这个操作,一顿吹,而对于很多观众而言,还是不够爽,你一不杀人,二不蜻蜓点水的,有啥可吹的。

    至今还不是三个零?

    打退这一波以后,陈迷的装备,再次提升。

    又多了一个锯齿短匕。

    同时,黑暗收割的层数,也在稳定的上升,接下来的w,就更加的痛了。

    并且,陈迷的天赋里,还点了僵尸守卫。

    每次排掉对方的眼,都会在地上再留下一个眼。

    这样视野分涨的更快,也会让对方的很多举动,在不经意间被看见。

    然后,再配合一下队友的poke技能,一起骚扰对手。

    我先跳到一个让对方觉得有一点机会的位置,给他一个减速。

    然后上单的杰斯,给补上一炮。

    维鲁斯也可以趁着减速,给上一箭。

    那么这样一来,对方就直接要残一个。

    哪怕有奶妈,在奶妈拥有狂徒之前,很明显也是奶量不足,奶人的时候,奶妈自己也是掉血的啊。

    而对于完美战队来说,辅助真眼买的实在太多了,一直在消耗自己的经济。

    所以要想出到狂徒这么奢侈的装备,恐怕得是大后期才能做到的。

    陈迷的螳螂,也是看准这一点,只要能找到机会,就消耗对面的奶妈。

    医者不能自医,奶妈可以奶别人,但是却不能奶自己。

    又没有开团能力,被消耗了只能往后面跑,才能维持的了生活的样子。

    随着一波又一波的消耗打退完美战队的进攻,解说逐渐开始发现味道了。

    “不对劲啊,怎么这个螳螂这么恶心啊,他这偷了多少伤害?”枫叶问道。

    “这奶妈又被摸回家了,螳螂艺高人胆大,一直在边缘恶心人,但是又很确定对面开不死自己!”卓越说着,引来了两个同行的目光。

    因为,不知道沉迷顶不顶的住这一口毒奶。

    随着螳螂近十分钟的骚扰,依然没有阵亡一次,反而是让完美战队的心态,逐渐焦躁,控制不住的想要开团。

    首先忍不住的是夜叉,看到游戏都快三十分钟了,怎么进度还是跟十几分钟前一样,我们组织的进攻,怎么每次都被poke给打退。

    他催促着打野:“酒桶开团啊,e闪开团啊。”

    夜叉的焦躁,传导到了其他人身上。

    酒桶也确实有点忍不住了,能开的机会即使不那么完美,也二话不说直接怼了上去。

    但是e闪开的团,位置怎么可能完美。

    直接就被旭日借助距离差,先搞酒桶,然后再后撤拉扯,白嫖一个桶子哥,赚了就跑。

    来回拉扯poke,反而是完美战队顶不住消耗,知道自己这边血量不够健康了。

    从而让酒桶白死,无法打赢这波团战。

    旭日这边可是有杰斯的e技能给全队加速的,还有塔姆可以吃掉被开的脆皮,再回到安全的地方吐出来。

    完美战队拿恶心人的旭日没办法,只能又一次的后撤。

    而解说们,则是逐渐明白了,旭日的战术体系,看来一开始就想好了,玩的就是恶心人的流派啊。

    螳螂到了十六级的时候,直接进化了大招,让自己可以多隐身一次,这样一来,可就更恶心了。

    借助隐身的w,还找到了对方草丛回程的位置,一手打断,隐身拉开。

    然后等待几秒,再追过去,又一个w。

    梅开二度,再次打断。

    两次打断的,都是脾气最为暴躁的夜叉,这个时候他已经开始咬牙切齿了:“这个家伙,是属蟑螂的吗,好!恶!心!啊!”

    知道位置太深了,陈迷没法再追进去给w,只能发个表情,表示一下遗憾,没法第三次打断了,好可惜啊。

    而这个行为,也是正好在对方的视野范围内,这个蟑螂,开始恶霸起来了啊!

    为什么他一个人头都没有,却成为了完美战队的心头大患呢?

    这是所有人,都想不明白的一件事。

    ps:日常求票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