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教父

作者:神秘的大西瓜

    那个男人,lpl最传奇的打野之一。

    对于反蹲和对方打野位置的理解,堪称世界顶级。

    总能算到别人在哪儿,从而达到一个你的野区我养猪的战术意图。

    自己在lpl试训的时候,就约到过那么几次训练赛,真的是被打的找不着北。

    千珏的印记层数,正在不断的提升。

    再这样下去,程离就真的被养猪了。

    所以,这一刻,程离回想起了被支配的恐惧。

    但是,那可是lpl啊,世界第一赛区的顶级联赛。

    高校联赛差了不知道几个级别,往年的高校联赛冠军,就是在大学生里,都没啥知名度,不是自己学校的比赛,很多人都懒的看。

    今年要不是有传奇人物的影响力,高校联赛的热度,也不会这么高。

    自己这个水平,本来以为是降维打击,没想到还输了一局,一局而已,也不是自己背锅,倒也可以接受。

    没想到还冒出来一个怪物,这个节奏,胡建学院这边已经要开始走翻盘局的路线了,千珏的刷野数量,领先了凯隐一半,节奏还更好。

    同时印记突破六层,而游戏时间,才刚过十分钟而已!

    等到千珏再继续控到七层印记,拥有六百码射程的时候,这个游戏里能摸到千珏的英雄,就已经不多了。

    就算你能摸到,他还有大招,就算大招,还有一个秒表。

    多重保命技能之下,千珏在野区的入侵,依然是为所欲为的状态。

    为所欲为到什么程度,养印记!

    只要把所有可能刷印记的野怪都反了,剩下的那个,就一定是下一个刷新点。

    就像某位著名侦探的名言一样,当你排除所有的不可能之后,不管剩下的那个多么难以置信,他都会是真相。

    陈迷这种在比赛里养印记的操作,可谓是把印记增加速度,开发到了理论最快。

    除了虐菜局想杀谁就杀谁,这种卡点刷印记,已经是几乎完美了。

    而对于对手而言,千珏的动向也很好预判。

    看到哪儿有印记,说明他已经在附近了。

    所以直接远离印记,就可以不被抓。

    好比兰博,看到印记刷石头人,二话不说就去了自闭草丛。

    现在的千珏,抓他那估计都不用大。

    输出绝对要超过他们的adc!

    “兰博居然躲到了自闭草丛,颇有职业风范啊。”山药调侃了一句。

    在高校联赛的比赛之中,还很少有这样的意识。

    知道自己出来就得死,所以为了活着,哪怕一塔还在,却主动在二塔挂机。

    说一声有职业风范,确实不为过。

    但是对于兰博来说,自己的委屈求全,如果能换来胜利,那就什么都是值得的了。

    胡建学院,不是什么好大学,一个三本民办院校罢了。

    管理松散,文凭含金量不高,但是学院的人,有足够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对于他们而言,冠军是多么的重要。

    这是我们证明自己的一种方式,不像你们这些名校的人,就算拿不到这个冠军,前途也是一样的光明吧,毕业就有大把的好公司校招吧。

    所以,我们不能输,这是我们唯一能赢这些名校的地方了。

    我们胡建学院,就是要在电竞上,把所有的对手,全部打倒!

    这是所有胡建学院比赛选手们的心声,面对这样的劣势,他们不会放弃,坚信可以找到翻盘的机会。

    十三分钟八层印记!

    不少看比赛的职业选手们,都已经觉得,这局游戏已经差不多结束了。

    剩下的,就是看这个千珏怎么秀操作而已。

    等到印记超过八层,之后的印记,就将会刷在史诗级野怪上了,也就是大小龙先锋。

    所以,陈迷如果控掉先锋,就必然会刷在小龙了。

    那么,千珏的下一步,就是去控先锋了,这里必须找机会打一波。

    凯隐已经知道,自己的惩戒有点拼不过他,所以只能创造自己一个人用惩戒的机会才行。

    自己这边,还是有一定的团战能力的。

    兰博加上蚂蚱大招,再配合凯隐的机动性,直接单秒一个,不是问题。

    能抓到千珏的话,可以让他大招都开不出来。

    胡建学院这边,直接出动了全部的兵力,下路已经拿下了一塔,ez加酒桶,直接参与了团战。

    再加上一个酒桶大招,千珏的大招也将很难发挥。

    只要这波团战能打出来,就可以连续控下先锋,还有即将刷新的火龙。

    节奏还能有机会,下路的优势可以发挥出来。

    胡建学院这边,先一步的站住了位置。

    然后直接开先锋,人多打人少,卡一个时间差。

    维鲁斯要过来,还早的很,下路二塔的那波兵线,就要花几秒。

    五个人站好位置开龙,这种行为可谓是阳谋了,你知道你也不能拿我怎么样,千珏要是过来,路上就要被打死,蚂蚱的闪现大招可等着呢。

    “大招,送我进去。”维鲁斯和莫甘娜正在朝着这边赶,但是等他们来了再打团,那先锋可就丢了。

    震旦大学这边拿到先锋,结束游戏的时间,至少可以快五分钟。

    “真的要这么刺激?”纪渤问道。

    “送我跟船长就行了,莫甘娜传送前给我e就行。”陈迷说道,这波是四打五,人少打人多,直接硬打不行,起码要等到团战打完前,维鲁斯能赶到。

    瑞兹的大招,对面也能看见传送门的准确位置,可以说是把自家的脆皮给送进去了。

    但是因为陈迷的出色表现,已经慢慢的自然的获得了指挥权。

    这个东西,在没有明确约好的情况下,就是谁打的好谁话语权大,毕竟终极目的是为了赢。

    华夏这方面,讲究能者上,不是年纪越大说话越对,只是对老者长辈尊重而已,正经的事情还是看实力。

    陈迷两局比赛,就自然的指挥起了全队,瑞兹一个大招,把他和船长,一起送进了先锋坑内。

    而陈迷的千珏身上,还有一个黑盾。

    “这波有机会啊!”程离看着瑞兹大招传进来了,对方现在人不齐,强行抢先锋,也许是胡建学院这边翻盘的一个契机,对面好像一点亏都不想吃,如果是自己的话,应该会放弃先锋,全力守小龙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