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教父

作者:神秘的大西瓜

    一夜好梦!

    陈迷感觉自己精神很棒,而且记忆清晰,昨晚学的东西,一点都没有忘。

    别人学外语,我却只能学打野,同样是学习,这感受天差地别啊。

    王者修炼手册,讲解的东西,不是一般的细。

    每一组野怪的血量,攻击力,仇恨机制,抗性,攻击速度,刷新时间,所有的属性,系统都要求陈迷全部背下来,一个都不能错。

    错一个,就要承受一下电击的刺痛。

    好家伙,这玩意儿怕不是杨教授发明出来戒网瘾的。

    陈迷高考都没这么认真,背的那叫一个细心。

    好在能考上985的脑子不算笨,加上有游戏基础,压力不算大。

    如果自己是纯粹的游戏小白,那可能要先从这个游戏的基本介绍开始。

    一款5v5的moba类竞技对抗游戏?

    不,英雄联盟的根本核心就是推掉敌方的水晶,为了实现推到敌方水晶这一终极目标,我们无所不用其极,一点一点的扩大自己的优势,最后实现最终的胜利。

    为什么不是5v5呢,因为也有可能是四打五三打五,甚至一打九!

    只有推掉水晶,才是真正的赢家。

    野怪的数据,让陈迷花费了不少时间,不过学政法的,本来就是要不停的背诵法律条文的。

    陈迷目前已经背了三百多条刑法了,因为传说最赚钱的方式,都写在这里。

    陈迷不一定会去做,但是一定要了解清楚。

    不够聪明的人,才会去做犯法的事儿赚钱,陈迷完全可以合法的从犯法的人身上赚钱啊!

    比如,给他们当辩护律师,专业团队,海报陈迷都让小五准备好了。

    下课以后,依然是稳定的带饭缓解,陈迷每天可以从带饭这个事业上,把室友银行卡的钱,合理的转移到自己的卡上。

    劳动光荣,一天赚个小三十,不是问题。

    室友们都有赚钱的路子,比如陪玩,代练什么的。

    都是大师王者,用手里的技术赚钱,压力不大。

    而且,都是大三大四了,课程也是不多,时间非常的充裕。

    理论上,大四已经可以出去找实习了,基本就处于没课的状态。

    不过震旦大学,连续几年全国高校联赛都是八强,不拿一个冠军,他们是不会走的。

    陈迷带着饭回来,收费以后,打开了自己的电脑。

    经过陈迷的调教,电脑的开机时间,正好是六十秒,一分钟整。

    很舒服!

    接着,点开英雄联盟,重启了游戏生涯的第一步,刷野!

    看到六子打开了英雄联盟,应决然走近问道:“哟,咋了,你强迫症好了?”

    舍友们也曾想着带着六子一起玩,不过很可惜的是,每当陈迷漏刀,这个游戏就会开始折磨,那一副抓耳挠腮的样子,像是自己看到了极品的动态图,却找不到出处一样。

    很难理解,为什么漏个刀会这么难受。

    很多职业选手,也都有些强迫症,他们漏刀很难受,但是能立刻走出来,而陈迷是真的走不出来,抓心挠肝了属于是。

    所以,他们放弃了带着陈迷一起玩的美好愿景。

    毕竟,游戏只能五黑,但是他们有六个人啊,很想把他塞到对面,但是又不能保证排到,就很僵硬。

    陈迷摇摇头道:“不是做了你们的替补吗,所以练练训练模式,刷刷野,刷野不会漏,所以问题不大。”

    应决然立刻拍着陈迷的肩膀,向众人介绍道:“看看,这就叫做专业!

    虽然永远不能上场,但是一样有着把自己当作主力训练的心,你们看看你们,一个二个的,都要当主力上场,结果呢,一个二个,沉迷女色,玩物丧志!”

    “怎么能叫沉迷女色呢,我这叫追求爱情!”老三纪渤跳出来说道。

    “你哪有爱情啊,人家搭理你不?盯着人家朋友圈晒的图,要去偶遇,你这叫舔狗!”应决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咋偶遇啊,我只有图片,不知道人在哪儿啊?”纪渤看着手机,很是惆怅,“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为什么,不问问万能的六子呢,他那么爱看推理小说,说不定能知道人在哪儿。”老四袁风啃着烤肠道。

    “怎么可能,这照片一看就是在商场,但是中海商场比你一局补的刀都多,怎么知道在哪儿嘛。”纪渤摊手道。

    “试试嘛。”老二江奕也是看热闹一般,怂恿着。

    接着纪渤就把手机拿到了陈迷面前:“儿子,帮帮爸爸,让爸爸给你找个妈妈吧。”

    陈迷刚选完人。

    游戏载入到开始,目测需要三十秒,再到野怪刷新,一分半,陈迷要争取在这两分钟内,把人给找出来,不然影响自己的刷野训练了。

    “帮爸爸倒杯水,我尽快。”陈迷斜眼道。

    纪渤一边倒水,一边说道:“找不出来,我就让你感受一下爸爸的父爱,等价交换,很合理吧。”

    陈迷不说话,专心看手机。

    这是一张p过的美女商场图,图中姑娘,身穿白衣白裙,腰细腿长,手握一杯奶茶,在商场里笑容满面,不得不说,确实长得不错,如果p的不是很离谱的话。

    陈迷立刻寻找关键信息,首先就是这杯奶茶,是一个很贵的品牌,三十多一杯。

    这样的奶茶店,在中海不少,但也绝对不多,加上奶茶口感一般都是做出来以后不久就要喝,所以可以判断,奶茶就是在商场买的。

    接着,背景里的女生脚下,出现了一个路标。

    指向是地铁站,那么就是说,不远处就有地铁,地铁附近的上场,且有这个奶茶品牌的商场里。

    那么,立刻用网络搜索,缩小范围。

    地铁附近,且有该品牌奶茶的商圈,再配合图中不经意间漏出的商店名字,一家奢侈品牌店,同时满足这几个点的中海大商场,一共就三家。

    然后根据网上的图片,对比装修风格和地砖型号颜色。

    那么,真相只有一个。

    “她在中海金茂中心大厦,三楼香奈儿附近。”陈迷说道,陈迷划拉着手机道。

    “.....”纪渤愣了一会儿,接着眼中带着几分狂热道,“义父,果真吗义父?”

    “去吧,不行就算了,泡不到爸爸也不会怪你的,就当没你这个儿子。”江奕说道,他可是教了寝室哥们不少的把妹手法,搞不定纯属学艺不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