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服第二

作者:落日蔷薇

  向小柔病了。

  两天一夜的疯狂游戏,让她病如山倒。

  昨夜她甚至没有等到全服公告和全服欢庆,就果断下线了。28岁的大龄女青年都是伤不起的折翼天使。果然,这一下线,她就病得神魂颠倒。

  其实只不过是普通的感冒,可对于身体一向不错的人来说,发作起来就会特别严重。再加上两天一夜的精力损耗,让她的病更是来势汹汹。

  他说,为你成神,我的女王!

  她下线的时候,就来得及看到这句话。

  整个晚上,梦里都是一个面目模糊的男人,在她耳边低低地呢喃。

  仿佛在诉说久远的心事,又好似在承诺未来。

  一会儿是方又安温柔的笑容,一会儿是家有娇花闲散猥琐的眼神。她已经分不清虚幻和现实的界限在哪里了。

  从与江山堂结盟那一刻起,她就隐隐约约查觉到了他的身份。除了风痕,还有谁能让屠心心甘情愿地结盟?

  只是,少年时光的爱情,兜兜转转的缘份,谁会想到,这份缘竟然如此深?

  即使想到,只怕也不能相信。

  第二天早上,闹钟“叮铃铃”作响,理智提醒她该起床上班了。

  她满脑子晕眩,那感觉就像自己的头变成了高中体育考试时要扔出的那颗铅球。她挣扎着下床,脚步虚浮,像踩在棉花上,脑袋里完全成了浆糊状。去TM的六年时光,去TYYD的家有娇花、方又安,还有那些浮浮沉沉的纠结往事,和暧昧不明的情节……

  都见鬼去吧。

  工作见鬼去,情人见鬼去,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见鬼去吧。

  她累了。

  重新爬回床上,她连假都没有力气请,生病的时候,她任性得就像一个孩子,带着无畏的勇气,不管不顾一切。

  这一次睡下去,她便昏昏沉沉地,没有梦,也有点意识,只是眼睛睁不开。一会儿热得像在39度的马路上奔跑,却没有汗;一会儿又像是大冷天只穿了件小背心,冷到骨头里。手机铃声不断的响起,隔一会就一个电话打来,但她没有力气去接。

  喉咙像火烧,只是她连起床倒水的力气也没有。

  再然后,她隐约觉得有人开门进来,一男一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听不清在说些什么,有人扶起她,把她抱在怀里喂了一点水。他身上的温度让她感觉到舒服,温热的水滋润了干渴的唇和灼热的喉咙。

  她感觉到心安,然后连意识也一并睡去。

  再次醒来,并且有清醒意识的时候,她已经在医院了。

  第一眼看到病房的时候,她以为是在某旅馆的小套房里,虽然并不高级,却也舒适整洁。然而手腕上插着的吊针,以及那股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让她立即明了了自己身处的场所。

  她坐起来,头还有点晕,体内的力气像是被抽空了一般,只留下空荡荡的感觉。一个男人趴在床边,发丝有些凌乱,看不到面容。

  是方又安。

  病中的女人和守护在病床边的男人,像电影情节一样的镜头。

  她忽然心生爱怜,伸出手,拔弄他的发丝。

  他就醒了。

  “醒了?我给你倒杯水吧!”方又安的声音比往常来得低沉,有一种说不明的吸引力。他的脸上有丝倦意,却带着喜色。

  不等向小柔回答,他便起身倒水。

  “你怎么在这?”向小柔问他。话才一出口,她就发现自己的声音粗得像个男人。

  “我们到你们公司开会,结果你却迟迟没来,我就去找了于夏。后来和她一起把你扛到医院来。已经帮你请好假了,这两天你安心休息吧。”

  向小柔看着他的背影,突然间起了戏耍的心情。

  “我要叫你什么呢?家花?风痕?还是方又安?嗯……大神!”

  方又安转过头,脸上带着几分讪然,嘻嘻笑着,像个被抓住痛脚的孩子,却耍着小赖皮,撒着小娇。

  这个,还是当年骄傲的那个方又安?

  像,又不像。

  “随便,你爱叫啥就叫啥!”他把水递给她。

  “你的旧情人呢?”向小柔微微翘起下巴,斜睨着他,女王范儿十足,只是脸上的病容让她看起来并不强势,反而像是耍着脾气的小女人。

  “我没有旧情人,我一直都只有一个情人!”方又安笑着,眼睛里闪着小智慧,“快喝水,需要我喂你喝吗?反正以前也喂过,你懂的!”

  向小柔的脸一下就涨红了。他说的是六年前的事,她还是个清纯的少女时,在某个冬日也是一样的发烧感冒,他毅然放下所有的事情到她宿舍看她。那时候还是青春热恋阶段,他们人前是大神,人后是缠绵的小情侣,喂口水吧也要用唇,最终的结局就是两个人一起感冒了。

  “滚!老娘不懂你那些龌龊思想!”向小柔对他的厚颜无耻十分痛恨,一边骂着一边往嘴里灌水,猛得一口水喝下去,呛得她不停咳嗽。

  “慢点喝!”方又安心疼地说道,边拍着她的背给她顺气。

  “喂,我饿了!”向小柔缓过气来,看着他的眼,忽然间开口,像个任性的少女。

  方又安一愣,随即展开一个花一般的笑容。

  “遵命,我的女王!”早有准备的他俯身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句,然后从小柜中拿出了一只保温瓶,打开,粥香四溢。

  向小柔原本只是看不爽他脸上的猥琐,把他当成小厮支使,这会儿突然闻到白粥的清香,却突然觉得肚子饿极了。

  一整天没吃东西了,难怪她四肢没有一点力气。

  就着上好的肉松喝着清粥,温暖的感觉从她的嘴里一路蔓延到胃里。这辈子活到现在,从没有哪个时候能让她觉得一碗稀饭的味道,胜得过天下珍馐。

  方又安看她吃得一脸满足,突然间感到幸福。

  生活,就这样吧,简单点就好了。

  喝了粥,向小柔又开始犯倦,便窝进被子里,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脸,少了些强势,多了点可怜。

  “我要睡了,很晚了,你回去吧。”向小柔闭上眼睛。

  “嗯,你睡了我就回去。”方又安帮她把被角掖好,然后坐在床边的小沙发上,安静地看着她。

  向小柔不再理他,她以为自己会在他的注视下忐忑不安、睡不安稳,谁知没有两分钟便沉沉睡去。这一觉睡得香甜安稳无比。

  方又安到底没有离开,就那么守着她,看着吊瓶里的药水一滴滴落下,困了就闭一会儿眼,一会儿又不放心似的张开眼,总害怕吊瓶里的药水滴完了要叫护士,又或者是害怕一觉醒来她又离开了。

  一夜就如此沉默地过去了。

  向小柔在医院呆了三天。

  她本打算第二天就出院,可惜被方又安和于夏两人坚决地制止了。

  于是,后来的两天时间,都是在和方又安的斗嘴中度过的。她享受了一段女王般的美妙日子,仿佛回到20岁那年的时光。

  偶尔不斗嘴的时候,方又安会说说这六年里他是如何的宅,在《恋世》里如何的抠门,或者告诉她大战结束后,冰雪刺杀者得到了爱维斯的英雄领主称号,而一叶无花则最终改变策略,夺走了纳多城和迦克里城的英雄领主……而最让向小柔高兴的是,冰雪和暗夜星辰确认了恋人关系,成了公会中最让人羡慕的一对。

  而她会时不时地奚落他几句,有时心情来了,也会说说她六年里的遇到的人事。

  他们就像是一对老夫老妻,在嘻笑怒骂中安静地过着小日子。

  出院的时候,向小柔的脸色仍旧苍白着,裹着厚厚的羽绒服,看到外面的天空,顿时有种重生为人的感觉。

  接下来的日子,她没有再上过游戏,偶尔去论坛逛逛,看自己的大名被挂在史册最前方,有种前世今生的错觉。激情过了,她便平静了。

  她回归到忙碌的工作中。公司确定了和方氏的地产广告案,她和方又安在工作上又开始合作。后来,又听说他接手了方氏的某一块产业,迅速成为商界的有为富二代,但那与她无关。她努力工作着,各种会议、提案、制作……她忙得连恋爱约会的时间都没有了。

  因为这个地产广告案让范老板狠狠地赚了一把,于是他也没亏待他们,年终的分红特别的丰厚,看得她心花怒放。

  过了春节,继续忙碌着,直到六月,和方又安的合作,终于结束。

  范老板很高兴,于是兑现了年前许下的承诺,安了一个七天的港澳游给企划部的全体同志们。

  向小柔终于在长久的辛苦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六月清早的一场大雨过后,机场外面的地面湿漉漉的,空气像被清洗过一般,充满草木的气息。

  向小柔和她的同事们狼狈不堪地从机场大巴上下来,奔向候机室。

  集合、点名、换登机牌、过安检……

  终于在空姐迷人的微笑中,向小柔登上了飞机,这一次她的位置不错,并没有和她的同事坐在一起,而是独自坐在了他们后方靠窗的位置上。

  她很满意这个位置,安静,并且可以看到云朵。

  但她现在有点累,老板为了省点钱,选了大清早的飞机,她一大早五点就爬起来赶飞机,所以此刻困得直打呵欠,索性掏出了准备好的眼罩,闭目养神去了。

  飞机上不断有人入座,空姐温柔的声音每隔一会就会响起,带着催眠的味道,让她身心渐渐放松,一个多小时的飞行旅程,她准备好好的睡个觉。

  身边突然间一阵窸窸窣窣,有人入座了。

  她闭着眼,感觉身边一股干净清新的味道传来,有点熟悉。

  空姐提醒着飞机即将起飞。

  飞机缓缓跑动起来,速度逐渐提升,最后一飞冲天。

  她安逸地继续睡觉,飞机穿过云层飞行了一段时间后,突然一阵颤动,她手中的遮阳帽便滑落到地上。

  “小姐,你的东西掉了!”隔壁的男人温柔地提醒她。

  好听的声音,却出人意料。

  向小柔摘掉眼罩,对上一双藏着小心思的星亮眼眸。

  邂逅,从六年后开始。

  ————THE END————